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UNLIGHT同人

Tags: UNLIGHT  UL  艾伯李斯特  艾伯  伯恩哈德  伯恩  伯恩艾伯  伯恩x艾伯  茨組  伯恩哈德先生沒想到會在這看到您  

Comment (4)  Trackback (0)

伯恩艾伯*【朝露夕霧】下

*網頁紙牌對戰遊戲 UNLIGHT(UL)同人創作
伯恩艾伯x艾伯李斯特。有R卡劇透。死後世界。



伯恩哈德帶著「艾伯李斯特」到他的房間,準備了裝著熱水的大臉盆和乾淨的毛巾,讓他做簡單的擦澡。臨時也找不到適合十四歲少年尺寸的衣服,只好把最外層的訓練生制服脫下,拿到窗邊向外拍一拍撢一撢,把跌倒時沾上的泥土草葉拍落。擦澡讓少年自己來,伯恩哈德則俐落地清理好了他的衣褲。

「艾伯李斯特」還是一語不發,但在伯恩哈德對他低喃一句:「我是伯恩哈德。」之後,那雙眼睛裡先前滿溢的猶疑一掃而空,他便默默遵從伯恩哈德的指示,說什麼就做什麼。伯恩哈德不確定他是不能說話還是不想說話,只確定他聽得懂,雖不是完全無法溝通,但終究是單方面的,沒辦法得到切身的訊息,想了解他,只能透過他的表情。

下垂的眉眼彷彿若有所失,伯恩哈德暗忖著緣由。包括少年為何出現在森林裡?從何而來?又是要往哪裡去?更重要的是他究竟對自己認識多少?知道自己的名字跟身分麼?伯恩哈德對他而言又是什麼樣的角色?想了許多問題,但沒有一個問出口。於是室內只剩下水的聲音。水被毛巾吸起又再被擰落,嘩啦啦地在盆裡激起連續不斷大小不一的圓形波紋,

「艾伯李斯特」還穿著白色內襯和貼臀的底褲,有些顧慮地擦拭著身體各處,尤其水抹過腿部時,總面露痛苦之色。伯恩哈德從書桌的抽屜拿出外傷敷藥,看見「艾伯李斯特」兩腿分布著程度不一的擦傷,不規則錯落的紅痕在精瘦白皙的腿肌上分外醒目,好像自己也感覺得到痛一樣而扭曲了表情。過剩的同理心幾乎令他感到困惑。

伯恩哈德伸手輕拭過「艾伯李斯特」沾上黑色泥點的鼻翼和面頰,「艾伯李斯特」沒有抵抗,只是自然地閉上眼睛,這時伯恩哈德才發現他沒有帶眼鏡。他記得艾伯李斯特入伍時就是近視眼了。

「……你等我。」伯恩哈德邊說邊把訓練生制服放在「艾伯李斯特」伸手可及的地方,然後轉身離開房間。

走上長廊,剛好大概吃完飯準備回房的艾伯李斯特迎面走來。他一看到伯恩哈德,便主動點頭微欠身,在約四步的距離問候道:「您好。」成長至二十餘歲的艾伯李斯特更加成熟穩重,應對進退也比少年時期更加玲瓏圓滑。

「嗯。」相形之下伯恩哈德回應得有些僵硬。他看著艾伯李斯特,腦內卻直掛念著在自己房間裡那少年模樣的「艾伯李斯特」。好像艾伯李斯特忽然分裂成了兩個一樣,霎時令他感到不知所措。當然他很明白,真正的艾伯李斯特只有一個。擁有靈魂的、真正的艾伯李斯特,毫無疑問是眼前的這一個。那麼究竟「另一個」算是什麼呢?

伯恩哈德和艾伯李斯特在這死後的世界也相處了好一段時間,然而他們沒有互相觸及關於彼此的回憶。伯恩哈德沒有,而他也無法確知艾伯李斯特到底是遺忘了,還是也和自己一樣,說不出個理由,但就是自然而然地閃避著不談。不想談或不願談,還是沒有必要談?伯恩哈德沒有答案。

或許是因為他們都改變太多了。當重拾曾經遺忘的回憶時,不管是對記憶中的自己還是對方,他們不免猶豫甚至懷疑。記憶沒有新舊,只有遠近。兩人重疊過的回憶實在太遠、太遠了,好像夢那般遠。儘管每晚都會在眼前重現一次或是許多次。

「方才在餐桌上沒看到您……」艾伯李斯特主動開了話頭,眼神和語氣中透露著適當不過份的關心。明白自己在對方眼中就和其他同伴並無二致,伯恩哈德不自覺像是逃避著什麼似地移開了視線。

「……沒什麼。」伯恩哈德生硬地應著不成回答的短句。

「……請問‥是發生了什麼事麼?如果有幫得上忙的地方的話……」艾伯李斯特見伯恩哈德少有地欲言又止,機敏而不失禮地補述道。

伯恩哈德重新看向艾伯李斯特。成人的艾伯李斯特的視線只比自己略低一些,幾乎齊高,鏡片後的金色瞳孔迥然有神,比起能從中讀到他的感情,更像是會輕易地被看透一樣。伯恩哈德緩緩眨著眼睛,語氣盡量平穩淡然地說:「我需要眼鏡。你有多的眼鏡可以借我麼?可能需要借一陣子。」

伯恩哈德的要求出乎意料,艾伯李斯特不禁楞了一下,但只有一瞬間。

艾伯李斯特微笑著答應:「如果您需要的話。」那表情、話語和聲音都顯露出應酬的意味,伯恩哈德又下意識地移開了視線。他只慶幸艾伯李斯特沒有追問視力正常以上的伯恩哈德需要眼鏡做什麼,

拿到眼鏡後,伯恩哈德沒有直接回房,反而繞出長廊,想去廚房拿點簡單的糧食,但還沒到廚房就遇到了人偶少女的侍從布勞。他親切地笑著,遞給伯恩哈德一張銀製餐盤,上面有兩人份的三明治和一人份的餅乾,交代一句這是大小姐吩咐的,便欠身離去。

回到房間,「艾伯李斯特」已經穿回制服了。一看到是伯恩哈德,好像很著急似地小跑步到他面前,又因膝蓋關節的傷而踉蹌跌到他身上。伯恩哈德即使拿著餐盤仍然站得很穩,反而是「艾伯李斯特」因反作用力而往後倒。伯恩哈德暗想不妙,想叫「艾伯李斯特」抓住自己,但根本來不及開口。沒想到「艾伯李斯特」自己伸出雙臂,抱住了自己。伯恩哈德一瞬間還以為「艾伯李斯特」是對他心裡所想的有反應,但仔細想想這應該只是保護自己的反射動作而已。

伯恩哈德將餐盤交到左手,右手攬過「艾伯李斯特」的腰,少年對他而言很細很輕。他讓他坐到床沿,餐盤放到書桌上,改拿起敷藥,同時也從外衣口袋裡拿出眼鏡,給「艾伯李斯特」戴上。「艾伯李斯特」抬頭望著伯恩哈德,那對金瞳好像更直率明亮了。

伯恩哈德蹲下身,後知後覺地發現制服是長褲,把褲子脫掉比較方便擦藥。才剛想開口叫「艾伯李斯特」脫下褲子,少年已經輕抬起臀部,自行退去了長褲。伯恩哈德微訝地看著「艾伯李斯特」,他也注視著伯恩哈德,沒有一點猶豫徬徨,反而流露出信任。

伯恩哈德反芻人偶少女的話:看不見,不代表不存在。你看見了,表示是你的,需要。驀地他有了一種確信,眼前這個少年模樣的艾伯李斯特,是因著他的需要而創造的,是幻影,但絕不是像影子那類沒有靈魂的東西,「他」很真實。

旋開藥膏的蓋子,右手食指中指併著挖起草脂,往「艾伯李斯特」右膝上的外傷塗抹,形成一層琥珀色的的薄膜包覆住傷口的赭紅後,轉而用掌心輕輕摩搓。那膝蓋骨比他的手掌小上許多,顯得脆弱可憐。伯恩哈德閉上眼感受著掌心裡傷口的粗糙和骨頭的凹凸,想像著此時少年吃痛的表情,明明那是別人的疼痛,他的五官卻扭曲了起來。

溫熱的指尖繞在頸後,規律的吐息撒在額際。伯恩哈德的身體自然前傾,像是被少年抱在懷裡。他抬起頭,「艾伯李斯特」的表情看起來難過,但和痛苦不太一樣,直視那雙眼睛,看到的只有自己跪在地上狼狽至極的倒影。

伯恩哈德希望「艾伯李斯特」能說說話,或是嘲笑他也好,莫名地想聽少年的聲音。但「艾伯李斯特」反而抿緊了雙唇。

伯恩哈德又闔上眼,比起敷藥的藥草味道,在臉頰兩側少年手腕上動脈的熱度更為強烈地浸入五感,幾乎有股窒塞感,但卻同時帶給他充實的滿足感。繞在頸後的十指又更扣緊了一些,伯恩哈德反而完全地放鬆了。他的體重壓到少年身上,兩個人自然而然往後倒進床舖裡。

睡意如高漲的潮水將他的意識拉進墨藍色的夢裡。在那裡,他睜開眼睛,色調轉成灰藍,眼前是罩著紗般薄霧的早晨,放眼望去是在回憶中出現過好多次的緩丘,他有自覺身在夢境,不禁露出了微笑。他轉過身,看見戴著眼鏡、穿著訓練生制服的黑髮少年在距離約三、四步遠的地方,有些顧慮似地望著他。

伯恩哈德先生。少年的聲音融在霧氣中,透明而溼潤。一切結束後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呢?我想看。不是為了得到,而是想去創造。

「你都夢到些什麼?」伯恩哈德開口問道。但他其實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說出來,可能只是在心底默念著而已:「到這個死後的世界之後,你都夢到些什麼?艾伯李斯特。」

伯恩哈德闔眼深呼吸,當他意識到露水洗過青草、再經過朝陽曬過之後的香味充滿鼻間的時候,他已經醒了,獨自一人側躺在單人床上。坐起身,看見沒有蓋子的敷藥放在床腳下,盛著水的臉盆在書桌旁,而書桌上有一副眼鏡。

下了床,握起眼鏡,伯恩哈德急步離開房間。繞出長廊後筆直地穿過大廳,出了玄關走上宅邸後方覆著矮草皮的緩坡,光從東方幾乎水平地將晨霧切出好幾層斷面,後方有不知名的鳥兒有精神地唱著。上了坡,伯恩哈德在背著陽光獨立的大樹下看見艾伯李斯特。

靴子被露水沾濕,踏草聲夾雜著水聲顯得連續不斷。艾伯李斯特困惑地轉過身來,發現來者是伯恩哈德後,一瞬間露出了罕有的驚訝神情。

「……您早。不過‥真是有點過早了呢。」艾伯李斯特微笑著。因為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才好所以露出的微笑顯出笨拙的不知所措。這種困窘很久沒有過了,艾伯李斯特下意識地把頭垂低。

伯恩哈德沒有走上前,保持在視線剛好容納進對方全身的距離,發現少了軍式大盤帽和長大衣的艾伯李斯特的身形看起來單薄許多。站姿凜然而眼神直率堅定,他不是昨晚的那個少年,只是曾經是。

「這時間,你在做什麼?」伯恩哈德問出口後,意外地發現自己的心情竟感覺莫名輕鬆。

「找個安靜的地方散散步。偶爾的話,也不錯吧。而且這坡雖然不高,跟附近的平地比起來,不失為迎接早晨日出的好地方。」艾伯李斯特坦率地回應著。還未散去的霧水在曙光下閃閃發亮。

伯恩哈德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之前不管是他還是艾伯李斯特都沒有觸及過往,甚至仍然沒辦法確切證明艾伯李斯特還擁有與自己重疊的記憶,但他此時卻對彼此心之所向相同沒有任何懷疑。

「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喚他的聲音清朗,並且淺淺地笑了。伯恩哈德想他自己的表情應該差不多也是那樣。



完。


後記:
(´ω`)………(無言以對(←
結尾想了三天左右,只能說蒼天已死而俺沒有黃天可當道啊(語焉不詳
結果果然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有……(憾恨不已
因為有點不知道這裡要打些什麼跑去看自己以前的後記,發現俺好久沒打伯恩艾伯了耶!!比俺想像得還要久很多…有點驚嚇。明明如此日也想夜也思(?
俺總相信兩人在死後世界會因為某種很普通的契機距離急接近(?)標準心靈契合的一對…不需言語之類浪漫的關係ㄏㄏㄏ
結果這篇打下來最用力的可能在人偶少女(爆)搞毛咧~
其實用了很多伯恩哈德R2的材料,這張R卡真的快被俺看爛了XDDDD

俺好想看伯恩艾伯激H喔(說好的心靈契合不需言語呢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伯恩哈德你的妄想實體化能力也未免太強大! 跟尼西有得一拼!(無誤)
所以最後伯恩哈德其實並沒有丟失少年艾伯, 儘管那個孩子已經在艾伯李斯特被殺之前就夭折在過去, 但卸下軍裝後可以發現那個孩子依然在那裡, 從來不曾走遠
Re: 沒有輸入標題
> 伯恩哈德你的妄想實體化能力也未免太強大! 跟尼西有得一拼!(無誤)
> 所以最後伯恩哈德其實並沒有丟失少年艾伯, 儘管那個孩子已經在艾伯李斯特被殺之前就夭折在過去, 但卸下軍裝後可以發現那個孩子依然在那裡, 從來不曾走遠

謝謝收看留言!
畢竟是星幽界XD其實想投射的是伯恩哈德的內心,只是因為愛(爆)才以少年艾伯李斯特的模樣出現
在時間流裡每個人的內在外在都不斷在變化,但即使兩人早已不同以往,還是會有某部份強烈連結著…那叫做愛(凎
即使他們沒有兩情相悅,俺覺得曾經發生過的事和情感對他們彼此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事…

安安大大,
最近看到你的文章後就從犬眼鏡坑坑底挖穿連到了茨組坑去了XD
好喜歡這種一切盡在不言之中的氛圍>////<
茨組魔力好強大XD

謝謝大大讓我體會到了病犬推眼鏡以外的新宇宙~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安安大大,
> 最近看到你的文章後就從犬眼鏡坑坑底挖穿連到了茨組坑去了XD
> 好喜歡這種一切盡在不言之中的氛圍>////<
> 茨組魔力好強大XD
>
> 謝謝大大讓我體會到了病犬推眼鏡以外的新宇宙~

安安北鼻(?!)謝謝收看留言!
茨組讚啊……!!非常有成熟魅力的一對QQQQQ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