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全職高手同人

Tags: 全職高手  葉修  葉秋  ABO  雙葉  弟兄  

Comment (0)  Trackback (0)

雙葉弟兄ABO*【兼葭蒼蒼】08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ABO設定。ABO設定。還有各種捏造!!!!
弟兄,葉秋x葉修


08.

「好歹站起來,坐著不好弄。」葉秋站起身,扛著葉修手臂想拉他一把,葉修卻還是一屁股黏在地板上不肯配合。

「我不要靠在牆壁上。」葉修抱怨。

「……」葉秋一時無語。心底吐槽不想靠是不會自己站好麼?好吧,他是宅男,還是虛胖肥宅,走沒幾步路就會想趕緊找地方坐下來休息的那種體能丙等不及格,又現在他是正值發情期剛被Alpha關照過的Omega,連站的力氣都沒有也是理所當然,絕對不是因為他就是懶到骨子裡要救也沒得救……為什麼自己要為他找理由呢?葉秋無奈。

「靠著我總行吧?」葉秋歎了口氣。

「嗯?剛剛好像有誰想扶我但壓根兒沒力,結果一起坐到地板上了呢?」葉修故意裝傻著問。

「那是因為…!」葉秋說不出口那時他也因為快感而腰軟,辯駁的話哽在喉頭,反而憋得臉紅。

葉修嘴上那麼說,倒還是乖乖站了起來,雖然看起來真的頗艱難,還沒站直就又重心不穩地挨在葉秋身上。葉秋雖然有些暈,但還使得上力,攬著葉修的腰,這次扶得挺實在。

「呵呵……」葉修輕輕笑了笑,剛好在葉秋耳邊,若有似無的氣息搔得耳根子發癢。

「又笑什麼?」葉秋皺皺眉。

「成長得這麼可靠了,真好。」

「所以說是你後知後覺!」

兩人對看了一眼,葉秋先移開視線,伸手拿蓮蓬頭,葉修乾脆閉上眼睛,下巴支在葉秋肩膀上,配合地雙腳站開了些,讓葉秋去忙。

葉秋左手拿蓮蓬頭,右手擠開臀瓣,食指中指打開還溼潤柔軟的穴口,送進一些溫水,沖稀黏膩的性事殘餘。

「嗯…輕點……」手指混著熱水在那裡摳弄實在不是一件太舒服的事,葉修擰眉哼了一聲。

「……自己稍微用點力。」對葉秋而言這也是第一次,哪裡知道怎樣叫輕點,不敢太深入,只用上兩指節,卻也搞不清楚清乾淨了沒有。

「……媽的……」想趕快完事的葉修依言使力,擬似排泄的感覺卻詭異得讓他一陣寒顫,不禁恨恨地爆了聲粗口。

葉秋以前從來沒有不戴套子做的,更別說射在裡面,回想起來這次真的是玩脫了,明明年紀也不小了,不禁覺得有些羞窘,顧不得去猜葉修其實想得也跟他差不多。對葉修而言更是真真正正徹頭徹尾的第一次。本來是閉著眼睛想休息的,不料信息素的味道、指腹擦過內壁的觸感,還有和著體液的溫水撫摸似的沿著雙腿流下,都讓他分心,只好睜開眼,浴室磁磚白得有些刺眼,葉修咬咬下唇,意識到自己覺得害羞才最令他難忍。

但想想對方是葉秋啊,從小什麼事沒互相糗過?葉修乾脆兩手摟上葉秋的背,對方大概太專心忙活了,突然被擁抱,竟然誇張地渾身一顫。葉修不禁莞爾,心情輕鬆了不少。

葉秋是他的家人,唯一無二的雙胞胎弟弟,他可以扔下他拎著他準備的行李離家出走十年,是因為他們的關係太毋庸置疑。他相信葉秋會氣他,可能氣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可能還要更久……就和他離家出走前一樣。記憶中葉秋好像常常在生氣,他挑食,對父母的管束和要求總是抱怨連連,就算他不喜歡吃的最後都到了葉修碗裡,就算父母總是覺得葉修比較皮往往責備的都是哥哥,葉秋還是不滿,好像要連著葉修的份一起不開心那樣。

所以當葉秋對他說他想離家出走,最好還是兩個人一起的時候,葉修驚訝之餘,卻也因此下定了決心。那個時候兩人的生活因為葉修對遊戲的嗜好而有了分歧。葉修在那裡發現了一種追求,那是無關乎利益甚至不在乎意義的熱烈追求。別人會嗤之以鼻說那只是遊戲,但正因為是遊戲,這種追求才能如此純粹。

那天晚上他帶走了葉秋的行李,其實是自私的。即使是他知道只是想要離家出走的葉秋一旦真的離開將會嘗到如何的後悔,因而希望藉此讓葉秋留在家裡,仍然是出於一片私心。在葉秋看來葉修走得多麼乾脆,瀟灑得不帶走一片雲彩,大概沒想到要他留下正是葉修躊躇的表現。

葉秋對葉修而言,是那個知道最清楚自己過去的人,一定會在那最初的地方等待他的人,不用回頭也知道他在那裡的人,不管他們變成什麼樣子都有百分百的自信能夠一眼認出彼此的人。是兄弟、是家人,如今還要再加上什麼稱謂?是伴侶、是戀人?總覺得都不足稱他們之間的這種親密。

無關乎利益,不在乎意義,只是純粹的熱烈的追求。世人稱夫妻是各自的另一半,他們倒不是那麼和諧的一半一半,是一個和一個,質同卻形異,形異卻神合。

「好了好了,差不多了。」腳邊的水已經是一片清澈不帶雜質,葉修邊說邊單手伸向旁邊擺著各種瓶罐的架子,擠了一把平常用的沐浴精,用那隻手捉過葉秋剛抽離後穴的右手,手心與指縫相摩搓,就這樣抹起了泡沫。

葉秋好像很專注在清理,其實一直在愣神,葉修被熱水淋得白裡透紅的臀部、柔軟溫溼的肉壁觸感再加上水蒸氣裡的信息素氣味令他頻頻分心,好不容易裡面結束了,葉修卻拉著他的手抹泡泡,沐浴精黏黏滑滑的觸感刺激著末梢神經,目的在讓身體變乾淨的乳白色泡泡看在眼底竟然變得色情。

「換洗洗外面吧。」葉修語氣愜意,葉秋真的覺得他是故意的,總是要那麼剛好地在邊緣撩撥,自以為高明不著痕跡,反而更令人心焦。

葉修倒真的沒什麼特別意識,泡沫溢出手心,他就鬆手,轉而往自己身上抹。葉秋又愣了。

「蓮蓬頭掛回去啊,你也洗洗、欸……你也太有精神了吧?都已經做兩次了……」葉修注意到葉秋又有了一些反應,下意識往後退了退,但淋浴間就這麼點大,早就退無可退。

不忍說就是葉修往自己身上抹泡泡這畫面對葉秋而言也挺帶感,葉秋帶著一種接近自暴自棄的自我嫌惡怨了一句:「都你的錯!」

葉修略遲疑,最後自己手上的沐浴泡還是抹到了葉秋身上。葉秋倒抽了口氣,眼睜睜看著葉修在他腰側亂摸,腹筋痙攣,泡沫滑過恥骨,匯聚到大腿內側,而那性物更有精神了。

「葉修……」葉秋咬牙低吟,表情很兇,但搭著潮紅的雙頰一點魄力也沒有,他只彎了彎腰表現出形式上的退縮。

「不喊我哥哥了?」葉修緊攫著葉秋的視線,促狹一笑,看起來積極又從容,其實心跳早亂得毫無章法。剛清理過的後穴又本能地覺得寂寞,好在信息素已經沒有那麼濃烈,莫名其妙來臨的發情徵狀也平息許多,還能憑理智抑制情動,盡量讓自己忽視又開始酥麻的下肢,思索著要用別的方式謹慎小心地處理。真的不年輕了,擦槍走火個一次兩次就已經夠折騰,再來第三次已經不是過份可以形容。

「唔……」葉秋忙分心想能怎麼反嗆回去,卻見葉修屈膝一跪,兩手捧著自己的,竟然伸舌舔了舔頂端。

「啊!」葉秋驚叫出聲。

「小聲點啊,反應也太大了吧…第一次?」葉修輕緩有致地套弄葉秋的分身,感受它在掌心愈發漲熱,心跳得更急,只能像是要為自己定定神似的出言挑釁。

「你難道不是第一次?」葉秋鎖緊眉頭,希望自己的表情能盡量凶狠,但依舊被從臉頰燒到耳根脖頸的一片緋紅背叛。

葉修聳聳肩,一手把過長的瀏海往後梳,說道:「沒看過豬走路也知道牠是用四隻腳走。」

葉秋才想回那句俗諺好像不是這麼說的,但他說不出口,只能顫抖著倒抽一口氣,因為葉修一口含住了前端。葉修當然是第一次,動作一股子藏不住的生澀,只留心著不要讓牙齒碰到了,輕輕含著,懵懵懂懂地伸舌舔弄,總覺得不能像用手一樣恰到好處,他反而有些懷疑這樣會不會覺得爽了,卻不知道技術什麼的根本不重要,葉秋看著葉修垂下眼瞼認真為他口交,吻紅了的薄唇摩擦著莖身,淺淺的吞吐反而更顯煽情,整個覺得很不好,很不妙。

葉修雖然感覺得到葉秋不是沒反應,分身很有精神地脹滿,但還是不太確定地抬眼看了葉秋一眼,卻見弟弟兩眼緊閉,表情痛苦,蓮蓬頭還灑著水,淋得他看起來又像大汗淋漓又像淚流滿面,有些後悔以為知道豬是四條腿就可以大言不慚地說哥懂豬,不料才想退出,後腦杓就被按著往下壓,一口氣吞下半截以上,直抵喉頭,在反射性的想嘔之前又被猛地拉開,就聽見葉秋壓抑地悶哼,然後感覺額頭上臉頰上一陣溫熱黏稠的觸感……

葉修愣在那裡,腦內浮現一個在謎片殼子上看過的詞:顏射。葉秋反應倒快,抓了蓮蓬頭直往葉修臉上灑水然後把那些液體抹掉。

「……」

「……」

兩人一陣沉默,看著彼此卻也不像是在等誰先開口的樣子。

「我說…是不是有點兒快啊?」葉修掐掐指頭,回憶幾秒鐘前發生的事,貌似在他張開嘴巴到被噴得滿臉(熱水)之間好像只經過了約莫不超過一首流行歌的時間。

「混帳哥哥!」葉秋咬牙切齒,拿著蓮蓬頭戳了葉修的小肚楠,葉修哎唷一聲笑了出來。

「老弟乖,還是快洗洗睡吧!」

葉修重新搭著葉秋的手站了起來,兩人各自擠了一坨沐浴精往自己的身體抹,只不過交換了幾次很淺的不小心撞到似的吻。沐浴精是很清新的肥皂香,和那甜果酒的味道整個極不融洽,幾乎讓他們鼻子過敏似地打了幾次噴嚏,震得頭又更暈,你一句我一句地抱怨,最後擦乾了身體換上衣服,躡手躡腳溜回那小儲物間時兩人心情卻又極好。

齊齊倒上床,兩人都不想再動了,但葉秋看著睡在裡側又面朝牆壁側右邊睡的葉修的背影,開口要求葉修跟他換位子,於是換他睡裡側,換側左邊睡,反而是他比較習慣的方向,兩人面對面,葉修眼睛再沒睜開過,葉秋看著他自然放在胸前的手,莫名覺得又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多一點,卻又覺得它跟記憶中的疊合不起來。

葉修說他長大了,確實,他們都長大了。最後一次一起洗澡,最後一次一起睡,不知道是幾年前的事了,但感覺上似乎沒有隔那麼久。為什麼呢?葉秋想。明明葉修離家後他沒有一日不盼著他回來,卻又好像沒有一日覺得他真的離開了。為什麼呢?

「快睡。」那隻手忽地伸到眼前戳了他眉心,葉秋下意識閉上眼。酒香微醺,從來不懂什麼叫喝第二杯的葉秋很快地放任意識往下沉進夢鄉。

待續。

後記: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馬的,咬什麼咬,打到後來對自己很生氣。而且俺很絕望地發現玩不到胸部!啊!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每次都打得時間太晚,導致完全沒辦法好好編織語言…況且本來就……唉……俺真的應該好好靜下心來研究研究漢語文法的,如果有機會(所以說文法呢
終於算是做完了,俺知道很早洩,對不起,俺很早洩(←
俺很絕望,玩不到胸部俺很絕望!!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