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全職高手同人

Tags: 全職高手  葉修  葉秋  ABO  雙葉  弟兄  

Comment (0)  Trackback (0)

雙葉弟兄ABO*【兼葭蒼蒼】12(完)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ABO設定。ABO設定。還有各種捏造!!!!
弟兄,葉秋x葉修


12.

葉秋的秘書張杰把當日發行的一疊報刊抱到辦公室的茶几上,順手往自己的馬克杯倒了六分滿的咖啡,沒加糖也沒加奶精直接拿到嘴邊抿了一口,濃郁的香氣和獨特的苦澀感敲鐘一樣直擊腦門。只怪昨晚過了半夜近凌晨才捨得離開電腦入睡的自己。眼睛底下讓淡妝給遮了八成的黑眼圈更顯沈重,需要一點刺激醒醒腦。這麼想著,她屏息大膽灌下一大口咖啡。

葉秋甫進辦公室,就看到張杰皺著臉,往馬克杯裡猛倒糖包和奶精。

「早啊,怎麼了?一大早表情這麼苦逼!」葉秋看那奇怪的表情,不禁好奇一問。

「您早……不、這是…呃,說來有些丟臉…其實昨天晚上有點太興奮沒睡好。」張杰拿著小湯匙攪拌咖啡,羞愧低下頭。

「不過是贏了挑戰賽,有這麼誇張麼?」葉秋一臉無所謂,邊說已經坐到辦公桌前擺弄電腦。

「哎不一樣!對方是嘉世耶!這次還找來了戰術大師之一肖時欽,那叫孫翔的雖然還遠遠不值鬥神名號但也是很強的,唉看到一葉之秋輸真是心情複雜難以言喻──…啊,抱歉。」張杰自覺又興奮起來了,趕緊收口,想掩飾失態地又喝了幾口甜得滑口的咖啡。葉秋倒是不以為意,隨口虛應幾聲而已。

張杰開了幾個工作表,猛然想起方才上司說的話,又忍不住急問:「您也有看比賽?」

「我又看不懂。」葉秋頭也沒抬,簡單回了一句,即否定的意思。

「那……」那怎麼會知道昨晚挑戰賽最終局嘉世對興欣,是葉修帶領的興欣贏呢?張杰猶豫該不該繼續這個話題,起了個字,卻沒成句。

「那時候我不是說了麼,他一定會再去比賽然後獲勝的。」葉秋笑了笑。張杰的位置剛好可以越過葉秋桌上的顯示器看到他的斜側臉。那彷彿不羈又不足稱為叛逆的自信,立刻讓她聯想到在挑戰賽期間,電競之家曾登過的某篇興欣專訪裡,率性大方談論著榮耀的葉修--那個在約一年半前驟然宣佈退役的「葉秋」。

張杰還記得那篇退役的報導,甚至清楚記得當時自己愕然的心情。後來張杰趁著年假,也買了張榮耀帳號卡,正式接觸榮耀。學著和上司同名同姓的神秘大神「葉秋」創了個戰鬥法師,順著新手任務一路升級。到了可以進入競技場時,為了解任務打了一場,竟然在還搞不清楚的情況下就被秒殺了,才重新發現所謂電玩競技絕對不只是滑滑小老鼠敲敲鍵盤這麼簡單。本來在一葉之秋相關報導的耳濡目染之下就已經是半個榮耀粉了,短短幾天年假,親身經歷榮耀是怎麼一回事後,張杰沒什麼意外地成了鐵粉。

年假結束回到職場,張杰還浸淫在榮耀的氛圍裡。因為在榮耀裡認識了不少也喜歡「葉秋」的玩家,人人都遺憾大神竟然忽然宣佈退役,張杰就更覺得可惜。來到辦公室看到上司葉秋,竟有種觸景傷情的感性,無意識歎了好幾聲,自然引來葉秋關切。張杰也沒瞞,老實說她玩了榮耀,然後對於「葉秋」退役感到更加不捨等等。她本來以為葉秋會聽聽就算了。畢竟葉秋雖然有在關心榮耀大神「葉秋」,卻對榮耀本身一直興趣缺缺的樣子。未料葉秋竟然非常篤定地告訴她:他會再去比賽的。

於是張杰按捺不住長久以來壓抑著的好奇心,小心翼翼地問:請問一葉之秋葉秋到底是、是您的……?

那個時候葉秋的表情也讓張杰很難忘。葉秋不過長她幾歲,但因上下屬的關係,談話裡三句不離公事或職業相關,鮮少聊到私事,又葉秋辦事利索,沉著理性,儘管待人斯文有禮,卻給人有種距離感。然而一聽她的提問,葉秋卻露出了她從來沒見過的猶疑不定的表情。

張杰慌張自己可能問了不能問的問題,卻又感覺葉秋的那份猶疑並不是針對那個問題,而是別的難以言表的什麼。葉秋並不是在猶豫要不要回答,而是在考慮著該不該回答。

最後葉秋似乎選擇放棄考慮該不該,以張杰陌生的彆扭語氣小孩子講祕密一樣低語道:他是我的另一半。兩人相視,緘默數秒,看著對方的臉頰紅了起來,不知道誰先開始呵呵傻笑,無言而共鳴。從此張杰才覺得自己真正認識了葉秋這個人,也連帶知道葉秋所描述的另一半的「葉秋」。

以後張杰再從報導上看到「葉秋」正名為「葉修」,看到新聞稿旁附圖裡的和自家上司同個模子刻出來似的大神,不禁覺得分外親切可愛。上司的伴侶是雙胞胎哥哥、雙胞胎哥哥是大神、大神的性別是Omega什麼的,一連串聽起來看起來聞起來都覺得有些驚世駭俗的事,偏偏在自己身邊發生了,反而顯得不足為奇。身為Beta的她甚至感到有些憧憬,憧憬葉秋在說起他們這對雙胞胎兄弟的時候,那種並非命運安排如此而是我(們)選擇了命運如此安排的自然而然。

就是現在也是。

「唉,明明輸了就有理由叫他回家了。所謂戰術大師也太不濟了吧?」葉秋不滿地碎碎念著,一手帶著滑鼠點開數個報表。

「您說的話前後語境完全對不上喔。」前一句那麼自滿似地說著葉修會獲勝,後一句又抱怨他怎麼不趕快輸了好回家。張杰無奈笑了笑,配合地回覆吐槽。

「少囉唆,工作工作。」葉秋邊說邊登了QQ,點了頭像還黑著的那唯一的聯絡人,在訊息欄裡鍵入了恭喜兩個字,就聽見張杰清亮的甜嗓子說:「您才是,別領著薪水用小企鵝談情說愛啊。」

「哪有。我沒有。」葉秋冷靜地回,冷靜地喝了一口咖啡。

「好歹恭喜親口說比較好吧?」張杰也喝了口咖啡淡然回應。

「……」葉秋想起在葉修身邊那個一眼便能分辨出他和葉修不同的叫做蘇沐橙的女Beta。撓撓後腦杓納悶為何這些女人都料事如神?

「下禮拜會去找人家麼?」張杰又問。

「會啦會啦。」葉秋敷衍得像回老媽一樣。

「那幫我要簽名。孫哲平的。」

「啥?」面對張杰莫名其妙的要求,葉秋挑眉,卻立刻收到新信件的通知,趕緊打開,寄件人不是別人正是秘書,抬頭很正常,是通常的工作信件,不過附檔卻加了密。

葉秋正想問張杰密碼,張杰走過來遞了張紙條,上面寫三個字:「孫哲平」

「密碼。拜託啦!求簽名!一生一世的請求!」

葉秋扶額收下紙條,揮揮手叫張杰回自己位子上去。重新坐正調整心情,照著紙條輸入孫哲平三個字,葉秋卻想著葉修。兩人一年半來大致維持一個月見一次面的規律交往。見面不外乎吃飯做愛,為了確認距離而忘記距離,抑或是為了忘記而確認,相擁無語後的早晨又再不知膩地吵吵回家不回家的老問題。

葉修贏了自己到底開不開心?這個等待了將近一年半的勝利,到底價值何在?葉秋不懂榮耀,但他卻剛好從葉修和張杰一邊選手一邊粉絲切身感受到了它。前者的意義在勝利的結果,後者的意義卻在於競爭的過程。對葉秋而言的意義大概是在此兩者的「意義」本身上吧。

葉秋秉持著現實功利的角度左思右想之時,驀然醒覺,原來在知道結果之前他都沒有假設過葉修輸了就可以逼他回家的情況。下個禮拜他見到葉修時,會以自己也感到驚訝的喜悅,聽葉修講他還要繼續為了常規賽做準備的種種細節。於是知曉真正不惜拋擲生命也要追求的永遠是模模糊糊只有個影子看不清摸不著的那種東西──名曰理想,亦言愛。


完。
【葉秋:恭喜】
【君莫笑:呵,謝了】
【葉秋:但看來至少這一年你是不會回家的了?】
【君莫笑:嗯,會很忙。】
【葉秋:哼,真忙呢】
【君莫笑:嗯,真挺忙。你能體諒哥,哥再感動不過!】
【葉秋:……】
【君莫笑:怎麼,放棄摧我回去了嗎?】
【葉秋:反正總有一天你會回來。
    會回來我身邊。
    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無論如何你是我唯一的哥哥】
(間隔三分鐘多)
【葉秋:……
    幹麽不回?難不成害羞了嗎?】
【君莫笑:(臉紅)】
【葉秋:……】
【君莫笑:(臉紅)
     (臉紅)
     (臉紅)
     (臉紅)】
【葉秋:住手!】
【君莫笑:害羞也不行嗎?我唯一的好弟弟(臉紅)】
【葉秋:不理你了,我要關電腦了】
【君莫笑:要想哥喔(臉紅)】
──您的好友 葉秋 離線了──

後記:
十二是個好數字。
一年有十二個月西洋有十二星座中國有十二生肖十二天干地支鐘面十二一轉十二可以被二四六整除而二四六相加剛好是十二……所以能結尾在十二俺好感動!雖然!當然!俺一開始本來以為約四回就能結束(爆
謝謝一直看到這裡的您!

上一回後記也已經說過了,這篇完全是俺藉著ABO設定讓雙子能理所當然在一起的偷懶之作(←
想著既然都ABO了就讓俺捏更多吧,於是女秘書什麼的也跑出來了。其實俺壓根兒都沒有仔細設定葉家到底是什麼背景或葉秋做的是什麼工作。原先是不希望講死了反而破壞原作,但後來只能承認是俺沒那個腦子(←
之前看到有人說覺得葉家是書香世家而不是像樓少那樣子的土豪,俺覺得這設定真不錯!但俺還是不知道要讓葉秋做什麼啊!算了吧…唉(凎
唉打了這麼多篇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年紀愈長愈發覺得自己實在太太太太不會說話了,困擾至極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才好…語言真的是很神奇的技能呢(?)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