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全職高手同人

Tags: 全職高手  葉修  葉秋  ABO  雙葉  弟兄  

Comment (0)  Trackback (0)

雙葉弟兄ABO*【四月時雨】

*全職高手二次同人創作
ABO!和【蒹葭蒼蒼】同個脈絡。葉修已經回家囉!
依然是很多很多的捏造……

葉修一個月前便把這天的葉秋給預定下來了。葉秋奇怪地問那天是有什麼事情,葉修笑了笑,神秘兮兮地說你猜。

自從葉修回家以來,他一如既往地宅,同個屋簷底下兄弟倆過著兩種生活,除了晚上吃飯和睡覺時間,幾乎是各自為政的狀態,葉修不大管葉秋要做啥,葉秋則管不動葉修不做啥,有休假的時候都是葉秋提議然後被葉修駁回,這回卻是葉修主動提,還指定日期,分明別有居心。

葉秋想了兩天,也煩膩了,反正他愈是表現出好奇,葉修也只是會笑得更欠抽而已。他直覺想一定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自己就是有這麼一個興趣惡劣喜歡看弟弟徬徨糾結引以為樂的哥哥,還能說什麼呢?

豈知葉秋到底還是太自以為是了。縱然他和葉修作為雙胞胎兄弟從小朝夕相處親近得擠不出縫來藏祕密,那也已是過去式,分開十餘年,不至於滄海桑田,卻也該積出一條水溝來了。葉修是回家了,他們結合了,不意外的話未來幾十年都要一起過了,但葉修離家那十餘年的日子中葉秋不在那裡,反之亦然。

葉秋一早盥洗完才想問葉修到底要去哪,他才好選衣服穿,就看見葉修已經穿好一身漿燙過的筆挺西裝,要不是他對著鏡子調整領子和皮帶的身形仍然看得出有些駝背,葉秋可能以為葉修被外星人綁架調包了。

「你…這是…我…呃……」葉秋驚呆得幾乎語無倫次。這或許還是他第一次看到穿整套西裝的葉修,雖然不是非常正式的那種,卻已經足夠讓葉秋天馬行空地有葉修是要帶他去公證的想像了。

「說啥啊?看到哥穿西裝比你帥,是甘拜下風呢還是不甘心?」葉修看著鏡子裡還穿著松垮棉質睡衣的葉秋嘲諷地一笑。

葉秋一時間竟還不了嘴。一來自己身上略顯老氣的格紋睡衣自然不能和葉修那套黑白分明的西裝比,二來也是葉修體現了一句俗諺人要衣裝佛要金裝,西裝是好貨不說,配上那沒挺直的腰桿和散漫不經意的眼神,竟然有種獨特的慵懶韻味。葉秋背過身去打開自己的衣櫃,把瞬間的動搖當作賀爾蒙作祟,有時候他真心覺得受不了,為何偏偏這混帳哥哥就是這麼吸引人,承認了,他不爽自己,不承認,他又忍不住想腹誹對方,左右不想認的就是一個輸字。

從來不都是Omega對Alpha百依百順、神魂顛倒麼?然而事實卻是除了每月固定的發情期外,兩人幾乎沒什麼像情人的互動。雖然如果葉修忽然變得柔情似水性感嫵媚嬌俏可人……葉秋可能會留下一輩子的精神創傷,也說不出他希望葉修怎樣對他百依百順神魂顛倒,甚至真要說的話,葉修維持這樣不要變是最好的了,但就是覺得心有不甘。

葉秋翻了下衣櫃更確定葉修身上那套是自己的,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是你穿的西裝好。記得洗乾淨了還我啊。」

葉修笑而不語,拍拍褲管逕自走出房間。葉秋不耐地提高了音量問道:「到底要去哪?」

葉秋沒有得到回應,只好迅速換下睡衣,平常穿慣了西裝,葉秋在鏡子前擺弄幾下就準備妥當了。出到客廳,看到葉修倚在沙發把手上,嘴裡叼著沒點上的菸。

「好了?」葉修問。

「如果是說出門的準備那是好了。」葉秋回。

「那走唄。」

「去哪?」

「猜不到?」

「你無聊。」

葉秋誠實的冷淡反應反而把葉修逗樂了。

「帶你見個老朋友。」

葉修的答案真的平凡得嚇人。老朋友?什麼樣的老朋友需要特地穿這麼正式去拜訪?看葉修的表情也不像是故作神秘要開他玩笑的樣子,葉秋想了想後說:「不早說,好歹該準備點禮物吧?等下路上再買好了。」

葉修遲疑片刻,葉秋奇怪地皺皺眉頭:「該不會你現在才想到這點吧?不是一個月前就決定要去了麼?」

葉修搖搖頭,然後又點點頭:「也好,買些水果過去好了。」


兩人到H市後,葉修叫了車,向司機報了個地址,一串路名聽下來都很陌生,葉秋也沒在意,既然是老朋友,葉修記得熟也是裡所當然。

計程車開出車水馬龍的市中心,又一路穿過了住宅區。葉秋注意到四周景色的變化,天空灰濛濛的,何時下起雨來也不意外,他忽然意識到現在是什麼時節,隱約猜到了那老朋友是怎樣的老朋友,還有葉修穿西裝的理由。但他沒有開口求實,只是時不時瞄幾眼側著頭看窗外不知是放空還是若有所思的葉修。

一下車,一張親切可人的笑臉迎了上來,不是別人,正是蘇沐橙。

蘇沐橙穿著剪裁清麗的洋裝,美之上還有一種精靈活潑的氣質,懷裡抱著一束白色的花。她大概早就和葉修聯繫好了,只口頭上寒暄了一下,轉而想和葉秋握手,卻發現他兩手各提了一袋水果,根本空不出手來。

「你都欺負人家!」蘇沐橙噘著小嘴,不由分說搶過一袋來塞進葉修手裡。

「說這什麼話!做哥哥的不欺負一下弟弟還敢自稱是兄長麼?」葉修回得正義凜然,內容卻讓葉秋想吐血,當下沒形象地連呼你滾,連蘇沐橙也幫腔,葉修被數落卻一臉滿悅的樣子,倒是乖乖提了那袋水果沒有二言。

葉修和蘇沐橙並肩走在葉秋前頭給他領路。葉秋不傻,早就看出來這裡是公墓區,而今天葉修要帶他來見的所謂老朋友,大概就是那位傳說中的蘇沐秋了。

蘇沐秋這個名字葉秋也只聽過一回,是當初他問起蘇沐橙的事情時,葉修曾說「她有個哥哥叫蘇沐秋,不過英年早逝」,短短兩句不過是陳述事實的話,葉秋沒怎麼放在心上,要不是他的名字和蘇沐橙很像,還頗巧合地和自己同樣個秋字,葉秋很有可能還記不起他的名字。

距離清明節還有數日,所以沒什麼人,只有低低飛翔的燕子偶爾啁啾,更顯安靜。葉修和蘇沐橙不間斷地閒聊著,葉秋仔細聽了幾句,都是他一知半解的遊戲術語,知道是在聊那款叫榮耀的遊戲。

葉秋低頭有些心不在焉地瞅著蘇沐橙左右飄逸的裙擺。他曾經在意過這個女孩和葉修之間的關係,當年他到興欣網吧找葉修,第一次遇到蘇沐橙,她輕易認出他不是葉修,還知道他是他雙胞胎弟弟葉秋,但葉秋卻不認識她,甚至根本不知道她。葉修和蘇沐橙說了葉秋的事,卻沒有和葉秋說過蘇沐橙的事。縱然明白葉修不是會特意對自己有所隱瞞的人,不說,只是他覺得沒必要說而他也沒問過罷了。但葉秋卻在他和蘇沐橙之間感受到了時空的差異,好像葉修成了她的哥哥,而他自己卻成了外人。

他知道自己是想多了,但就是很難不去想。真正讓他在意的,或許不是蘇沐橙的存在本身,而是葉修的態度。他很想知道分開的這些年裡葉修認識了誰又經歷了什麼,葉修卻既沒想要分享又對葉秋那幾年過得如何毫無興趣的樣子。

葉秋並不是想誇張地說那幾年他如何因相思和被綁在家裡恍如被哥哥拋棄似的喪失感而痛苦,只是想多少填補他們錯過的那些空白。這種心情若說出來,連他自己都覺得肉麻矯情。既然葉修不提,那他也不問,反正他已沒有心急的理由。

走了幾分鐘路,總算到了目的地。墓碑上的照片有些斑駁,但還是看得出來是個和蘇沐橙神貌相似的俊秀少年,生卒年算下來剛好十八,正是最年輕、對未來最有夢想前景無限好的年紀。雖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葉秋仍禁不住為之惋惜神傷。

蘇沐橙和葉修看起來倒沒什麼特殊的情緒,葉秋想他們應該早就能坦然面對了,十八歲到現在,也十多年了,相比之下他即時而生的感傷顯得膚淺。

葉修從葉秋手上接過另一袋水果,蹲到石碑前,打開袋子佈置好。一旁蘇沐橙也彎下腰,把花束放在中間。

「今年又是什麼花?」

「康乃馨。」

「嗯?重複了吧?」

「顏色不一樣!」

「是不是已經差不多沒得選啦?」

「才不是呢!顏色不一樣意義就會不一樣的。」

「而且康乃馨不是送老媽的麼?」

「那也沒什麼不對啊。」

「我倒挺想看他聽妳喊他老媽的表情。」

葉秋在一旁靜靜聽著兩人語氣輕鬆地有說有笑,看著那束白色康乃馨像從天空摘下來的雲朵一般,上面還有水珠,純白得彷彿透明。

「你才是,怎麼今年就知道帶水果來了?」

「我弟說要送的。對吧?」

葉修抬頭用下巴往葉秋的方向點了點,蘇沐橙側著身子朝葉秋甜甜一笑,葉秋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他一開始可不知道是這樣子的拜訪啊,心一慌下意識就說了句有夠彆扭的客套話:「微薄小禮承蒙不嫌。」說完就後悔了,在葉修和蘇沐橙的注視下他意識到自己臉熱了起來。

「哥哥會很開心的。」蘇沐橙笑出酒窩來:「謝謝你們。」

葉修伸手揉了揉蘇沐橙的頭,把她好看的長髮給揉亂了。蘇沐橙假嗔地揮開葉修的手,躲到葉秋身邊。這互動裡頭家人似的親暱幾乎讓葉秋難以直視。這女孩對葉修而言是特別的,而那已逝的男孩應該也是無可取代的。他並不是覺得嫉妒,只是有種被排除在外的疏離感。他和葉修毫無疑問是在同個圈圈裡,而蘇兄妹是另一個框框,那個框框卻又包括了圈圈裡的葉修,葉秋就被劃在範圍之外了。

「真的謝謝你了。」蘇沐橙湊近葉秋,以兩個人聽得到的音量說。

「啊、不,沒什麼。」葉秋擺擺手,不自主地也壓低了聲音。瞄了眼葉修,他扶著石碑,好像正低聲說著些什麼。

「有什麼在意的事情麼?」蘇沐橙突兀地問。

「呃……我看起來很在意麼?」葉秋苦笑。

蘇沐橙搖搖頭,笑容收斂了些:「在意的可能是我吧。」

「……」葉秋沒有答話,不由自主瞅著蘇沐橙。

「嗯?」蘇沐橙感覺到葉秋的視線,抬眼發出困惑的單音。

「妳哥哥他…一定是個很好的人。」葉秋甫說出口,又覺得後悔。他直至今日才發現自己真是個不會講話的白痴。為了掩飾這種羞愧感,又再匆匆補了句:「能和那種任性的傢伙成為好朋友實在太不簡單了。」

「呵呵!」蘇沐橙卻又綻開笑容,「因為哥哥他也任性得不得了啊。」

葉秋想追問下去,雖然他打定主意葉修不說他就不問,還是會好奇,究竟離開家後葉修和怎樣的人過著怎樣的生活?還沒能開口,葉修已經站起身走了過來,邊說:「你倆講啥悄悄話啊?」

蘇沐橙俏皮地眨眨眼睛:「你猜?」

葉修大概也只是隨口問問,反而是看向葉秋,極其無奈又無辜地聳了聳肩膀。葉秋心想人家女孩子說起來可愛多了,誰像你那麼欠抽!

「沒關係,你們就光明正大的聊,我去旁邊抽根菸啊。」葉修一手掏菸盒,另一手輕輕拍了拍蘇沐橙的頭,不等兩人有所回應,逕自走到幾步遠的地方點起菸。

葉秋一時不知道怎麼開口,一旦被打斷,再拉回前面的話題似乎有些不自然。蘇沐橙屈膝,從花束裡抽出一朵康乃馨,讓它躺在石碑上頭。

「哥哥也很喜歡榮耀。」蘇沐橙自己開了頭,「那個時候我只是看著他們玩,不是沒有興趣,只是比起親自下去玩,更喜歡在旁邊看,總覺得那是屬於他們倆的事情。他們真的很投入,一心一意都在榮耀上,相比之下我的態度隨便多了,大概是隱約明白這一點,所以我不太敢真的參與其中吧。當然,現在的我已經不那麼想了。榮耀連結了哥哥和葉修,還有我,還有其他許多人……呵呵,抱歉扯遠了。就當我自言自語好了!哎……」

蘇沐橙梳著頭髮,紅著小臉不好意思的樣子。

「沒關係、沒關係,我喜歡聽。」葉秋真心地說。他大概能體會蘇沐橙的心情,尤其是當年看著哥哥和葉修玩榮耀的蘇沐橙的心情。當一個人全心全意投入某件事情的時候,常常會讓周遭的人,尤其是原本愈親密的人,感覺更難以介入。

蘇沐橙有些意外地瞅著葉秋,愈發覺得葉秋雖然和葉修五官雷同,眼神和整體氣質卻迥然不同。

「你相信命中注定麼?」蘇沐橙眨眨眼,已經沒了剛剛那種羞澀。

「呃?」問題太突兀,葉秋愣了一會兒,才有些遲疑地回道:「嗯……應該是不大相信吧……感覺如果相信命中注定的話,那人的一切行動和選擇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那奇蹟呢?」蘇沐橙再問。

「嗯……我覺得只是正好稱心如意的偶然吧。」葉秋想了想後回答。

「在我看來,你們倆就是命中注定的奇蹟呢。」蘇沐橙甜笑。

葉秋終究不夠遲鈍,馬上就聽懂了,反而換他臉紅。尷尬地清了清嗓子,故作嚴肅道:「話題是怎麼變到這裡來的?」

「你想多聽點哥哥的事?還是想知道哥哥和葉修那時候的事?」

「……」葉秋無言以對,既然都被看透了,再作辯解難看的就是自己了。

「其實那段日子真的就是生活、榮耀、生活、榮耀,生活即是榮耀榮耀即是生活,就是這麼說也不誇張的程度……嗯……」蘇沐橙歪著頭想了想,試著找葉秋可能會有興趣的部份,「想起來,他的第一次Omega徵狀發作真是把我和哥哥嚇了一大跳。」

葉秋睜圓了眼睛,幾乎是下意識的,瞬間對當年的這對兄妹抱有無謂的敵意。當然他很快恢復了理性。他想,他參與不及的事可多了,根本不可能一一計較。他反而怨的是從來都不對他透漏的葉修,卻忽略了其實自己也鮮少向葉修傾訴。葉秋是個Alpha,他一直以為葉修也是,說不定葉修的想法和他一致,因而從未提起吧。

「我和哥哥都是Beta,後知後覺的,一開始還以為他是發燒,帶他去看醫生,才知道是Omega徵狀,醫生開了抑制劑,卻叮囑說抑制劑不是長久之計,最好早點找個Alpha作伴,醫生和哥哥說得比較詳細,那時我年紀還小,還覺得很氣,為什麼我和哥哥不是Alpha不能幫他……之後哥哥不在了,他成為職業選手,只能小心翼翼地數著日子使用抑制劑……我好希望能有誰來幫幫他,卻又覺得難以忍受哪個誰成為他的Alpha,因為那樣不是很像看準了他的弱點趁虛而入麼?感覺好卑鄙!」蘇沐橙說完好卑鄙後還鼓了鼓頰瞪了葉秋一眼。

「……」葉秋不置可否。Alpha和Omega在本質上存在著不平等的支配與被支配的關係,但他一直相信,人之所以為人而不同於動物之處,在於人有理性和意志可以對抗本能,即使知道徒勞,也要奮力抵抗到最後。他雖然是那所謂佔絕對優勢的Alpha,面對Omega他卻同樣掙扎。他之所以和葉修在一起,絕對不是因為他是Alpha而他是Omega這麼簡單,只是剛好他們是,如此而已。

「謝謝你。」蘇沐橙很快又恢復笑容,葉秋深沈的表情反而顯得突兀。

「……謝什麼?」葉秋不明所以,不知道蘇沐橙是不是又跳到別的話題去了。

「這是幫哥哥說的。」蘇沐橙說道。見葉秋還是迷糊不解的樣子,又失笑補充:「他之所以可以打榮耀,可以再拿冠軍,和你脫不了關係的。」

葉秋皺起眉頭,還是不解其意,想不通他跟榮耀、跟冠軍到底有什麼關係了?

「因為有溫柔堅定的家的存在,才能放心將自己的所有投注到喜愛的事情上啊。」蘇沐橙邊說邊再從花束抽出一朵康乃馨,折短了花莖,然後插到葉秋胸前的口袋裡。花的白和外套的黑對比相襯,白的更純粹,黑的更堅定。

葉秋一低頭,冰涼的水珠卻剛好滴在頭上。

「哎呀,下雨了。」蘇沐橙的額頭也滴到水,瀏海上一小粒雨水像露珠一樣慢慢滑下。

那邊原本還想抽第二根的葉修見雨有變大之勢,趕緊湊了過來,迅速收拾起兩袋水果,三人一起找了個屋簷躲雨。

雨不至於滂沱,卻也綿密如幕,一絲連著一絲,打在瓦簷上卻又清脆地叮咚作響,不知道該形容它像什麼才好。葉秋歎了口氣,看著雨簾子裡的墓園,倒是應了一句清明時節雨紛紛,挺有氣氛。

這郊外溫度本來就比市區低上一兩度,下了雨又再降溫。葉修脫了外套,圈住蘇沐橙單薄的肩膀,要她披上。

「打通電話叫他們來接妳,趕緊的,別著涼了。」葉修說,眼神語氣盡顯溫柔。葉秋有些恍惚,有種時空倒錯感,總覺得他們小的時候也曾有過這一募,只不過他不是像現在是站在旁邊看的那個。

蘇沐橙依言從提包裡掏出手機,撥電話給興欣老闆娘陳果,簡單說了現在的狀況,陳果答應馬上搭車過來。

葉修和蘇沐橙如來時那樣閒聊著榮耀的事,在蘇沐橙右側的葉秋則無語地低頭看著左胸前的白色康乃馨,指腹輕撫柔軟的花瓣,心情也同樣柔軟,雖然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他想他回頭應該要向蘇沐橙道謝。

等了幾分鐘,陳果撐著傘一路小跑步過來,顧不得還喘不過氣,很熱情地和葉秋握手寒暄,遞給他們一人一把折疊傘,說車子還等在外頭,我們先回去再聊。葉修卻搖了搖頭,把兩袋水果分別交在兩個女孩子手上,吩咐她們回去給大家分了吃。陳果詫異地問不回去看看麼不說包子其他人也都興奮著呢,葉修笑了笑,只說還有機會。陳果還想再勸,被蘇沐橙擋了下來,推拉著陳果就要走,走前對著葉秋眨眨眼睛說謝謝你的外套。

「嘖嘖,也不想想是誰給她披的外套。」葉修目送著兩人走遠的背影,感嘆道。

「也不想想是誰借你穿的外套。」葉秋無奈地照樣造句。

「什麼借不借的,多見外吶。」葉修說得痛心,臉上卻還是滿滿的笑意。

「……其實再請天假也無所謂。」葉秋說。

葉修知道葉秋的意思是應了陳果之邀也是無妨,他沒有直接答,反而伸手拿起葉秋胸前那朵花。

「沐橙插的?」

「嗯……」

葉修拿起來湊到鼻尖聞了聞:「哎,沒什麼味道了。」

「……你想知道我們聊了什麼嗎?」葉秋試著問了一句。雖然他知道葉修肯定不會給予肯定的回答。

葉修把花重新放回葉秋的外套口袋裡,順勢湊了過去,兩人頓時沒了距離。

「所以說太見外了吧?笨蛋弟弟。」

大概是空氣中的濕氣使然,彼此欺近的體溫剛好得以熨燙變得貼身有些悶不透氣的西裝,攬住腰、抱過肩膀,兩人交換了一個吻。葉秋沒想到葉修會主動伸出軟舌想加深這個吻,輕吟一聲,嘴角淌出些許稠液。

葉修伸手幫葉秋抹了抹嘴角,不禁覺得好笑:「怎麼了,這麼初心的啊?」

「這裡是公共場所開放空間!」葉秋也知道自己是在找藉口。雨一下,原本就稀落的人更全散光了,沒有其他人,公共不公共、開放不開放就沒什麼意義了。

「而且你身體好冰……」葉秋手貼在葉修背部,他竟然穿的是質輕而薄的夏季襯衫,「還脫外套給人披、叫人家別著涼,你自己肯定要先中鏢。」葉秋皺緊眉頭,比起葉修主動營造的曖昧氣氛,他更希望這混帳哥哥能更自愛一點,各種方面而言都是。

「我有個好弟弟可以溫暖我啊。」葉修說得臉不紅氣不喘,兩手還不安分地貼在葉秋胸膛,指尖描過鎖骨的線條往兩邊抹,葉秋被這般挑逗反而一驚,在發情期以外做這種事還真是第一次,何況現在不是在家裡,甚至不是在室內,難道哥哥就喜歡這樣?哥哥喜歡野合?這對葉秋而言有點太衝擊了。

「外套脫來給哥穿唄。」葉修理所當然的語氣讓葉秋回了神,反應極好地在葉修真想剝下自己的外套之前捉住他的手。

「混帳哥哥,你是故意的麼?是故意的吧!?」葉秋氣道。

「不過是件外套要不要這麼小氣!知道你對哥哥都這麼見外你媽會哭的!」葉修很配合地來氣駁道。

「走!」葉秋拉過葉修,就要往來時路走回去。

「停停停,有傘不打還是不是文明人啊?」

兩人各打開折疊傘,對將近一米八的男人而言實在有點小,所幸雨勢有變小,不至於太狼狽。回到入口,葉秋用手機叫了車,葉秋問司機知不知道附近最近的旅館,葉修有些驚訝,他以為要直接回家,怎麼葉秋還想找旅館?

最後司機還是載著他們回到市中心,葉秋隨意挑了間旅館拉著葉修下車。

「我的好弟弟,這是要帶哥去哪呀?」葉修嘖嘖問道。

「開房間。」葉秋知道葉修明知故問,也沒客氣,露骨地回答。

「我的弟弟哪有這麼流氓!」葉修一歎,倒也沒有阻止葉秋往櫃台去登記訂房。

填寫入房資料時,櫃台小姐笑盈盈地閒聊道:「兩位是雙胞兄弟?」

「是啊。」葉修笑著應道。

「感情好真好。」

「是啊。」

葉秋拿了房卡,就抓著葉修匆匆搭上電梯。

「櫃台小姐一定以為你內急得不得了。」葉修促狹地笑笑。

「……」葉秋不理,盯著不斷上升的樓層數,一手仍緊捉著葉修的手臂,像怕他隨時會溜掉一樣。

「雙胞胎這點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不用說別人也知道我們是兄弟。」葉修回想除了剛剛那位櫃台小姐,今天遇到的兩個司機也都不約而同說了同樣的話。若不是他們分開了幾年,這些話不知道會聽上幾百遍呢。

葉秋總算瞅了葉修一眼,葉修朝他笑了笑。

「就不知道好弟弟你訂的是兩張床呢還是一張床?」

當然是一張,葉秋想,卻抿嘴不答。他有種衝動很想說你不只是我的哥哥還是我的Omega,這才真的應了蘇沐橙所說的,抓住這點不放的卑鄙行徑。


進了房,兩人貼在一起磨蹭輕吻,倒躺在雙人床上,氣氛還十分溫情,要不是磨蹭間葉修發現葉秋的東西以非常驚人的速度漲硬起來,他很想相信弟弟帶他開房間只是怕他著涼要他沖個熱水澡而已。

葉修有沒有故意撩撥葉秋,答案那是肯定的,但就像他對蘇沐橙說的一樣,他只是當玩笑,以哥哥的身份調侃弟弟,偏偏就是這點打開了葉秋的開關,或說是壓到了他自己都沒意識到的地雷。他們的關係自然而正當,卻不能公開,兩相矛盾下,偶爾還是會感到鬱悶。葉修是真覺得無所謂,葉秋本也可以毫不在意的,但他希望葉修能好好意識到這一點,而不是彷彿這問題從來不存在。

葉秋知道從來都是自己想多了。葉修坦然地接受他,分明是比任何話語或承諾都要有說服力的事實。

葉秋先脫了自己的衣服,外套和襯衫隨意往床下扔。

「哎哎哎,多糟蹋,拿衣架掛起來好唄,回去還要穿的。」葉修一方面真心覺得不妥,一方面也有些顧左右而言他。

「不是發情期不想做?」葉秋俯下身,緊緊攫住葉修的視線,溼熱的氣息近在咫尺。

葉修一顫,倒不是因為被葉秋說中了,而是葉秋開始散發信息素了,空氣瞬間氣溫和氣壓都轉變了,像厚重的布毯,緊緊裹住葉修,害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看著葉秋的表情苦澀地扭曲起來,葉修就知道他會錯意了。確實他們每個月就只有發情期會做,但不代表以外的日子就不行或不想做。葉修反省了下,對葉秋而言,他真的離家太久了,害得弟弟的思考變得這麼負面。

「笨蛋弟弟,起來起來,別壓著哥。」葉修推開葉秋。

葉秋終究不是想要強逼葉修,表情陰鬱但還是聽話地從葉修身上起來,正沮喪地吁了口長氣想伸手去撿床下的衣服,卻被葉修壓著肩膀往後撲倒。

「今天換我壓你唄。」葉修語罷,閉起眼睛吻住葉秋愕然微張的嘴巴,熱烈地纏綿深吻,毫不掩飾唇舌攪弄下發出的嘖嘖水聲和逐漸粗魯的喘息。

兩人的信息素交融在一起,完全分不清哪邊比較強烈。不用幾秒,兩人的臉頰都潮紅得像酩酊大醉,卻感覺比平常還要清醒,五感澄明,和發情期時的恍惚感截然不同。

葉修舔了舔嘴角,呵呵笑了笑。

「臉好紅啊,還想要做更多麼?」

「……哥哥……」

葉秋口乾舌燥的,一開口聽起來竟然有些哽咽,葉修心一軟,幾乎有種不忍的憐愛之情,卻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在葉秋看來也十足誘人難耐。葉秋抱住葉修的背,兩人又情難自禁地相擁而吻。


完。

後記: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

很顯然俺已經迷路了>_>所以強制中止……不然俺真的不知道俺要去哪裡了!當然有機會俺肯定要努力啪完它…
蘇沐秋對不起,俺是認真想給哥哥您掃墓的……OJZ
想說的話太多了,只好什麼都不說了。(←


最近被社團評鑑資料逼緊得要神經衰弱了,還有期中考,各式各樣個人報告團體報告還有明天午餐在哪裡的問題什麼的…
人活著好難啊。只想做那天地一沙鷗(艸)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