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其他作品同人

Tags: 盜墓筆記  張起靈  黑瞎子  小張哥  黑瓶  小張哥x大張哥  晚上你就知道大哥為什麼值那麼多錢了  

Comment (0)  Trackback (0)

小張哥/黑瓶*【不題】

*盜墓筆記同人二次創作
張起靈受。捏造〈幻境〉小張哥與張起靈,捏造黑瞎子與張起靈…



張起靈一直是這個樣子,沒事時不是發呆就是睡覺,有事時就是心無旁騖朝著目的地前進。一雙眼睛乾乾淨淨清清冷冷安安靜靜淡淡平平像兩潭子深不見底的湖,除了一天天輪替昇落的太陽月亮之外,什麼也照不進去映不出來。

他聽過很多人說他老大簡直像個吊線人偶,都說大張哥強得不是人,也冷得不是人。

這都說的是什麼話!有他老大這麼靈活的人偶嗎?又有誰有能耐操縱張起靈?是那些人不懂。他們族長流的血仍然是熱的,汩汩熱血仍然是紅色的,流了紅色的血仍然是會痛的,感覺到痛仍然是會皺緊眉頭冒冷汗的……


還有多少張起靈是人的證明不題。


他首先想到了一個讓張起靈嚇一跳的辦法。而且不能只是普通的感到意外而已,是要狠狠地嚇一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那樣的,直到很久以後都會心有餘悸的。

所以他在某個野宿的夜晚,故意和張起靈意見相左。

他倆的想法事實上常有碰撞,但最後做決定的往往還是張起靈。他並沒有為此感到不滿,在這個世界上他最不需要懷疑的人就是張起靈,他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但這次他態度強硬,張起靈的眼神略有閃爍,閃爍出一種疑惑。他知道張起靈看出他別有心思,卻又判斷不出是怎樣的別有心思。

他特別激動地撲向張起靈,張起靈已經準備好化解任何招式,他卻兩臂大張,緊緊抱住了張起靈。

他抱得緊實,張起靈的身子明顯一僵。

張起靈嚇一跳了,確實嚇了一大跳。他倆這麼近,如果他願意,馬上可以給張起靈一刀,割咽喉、切手腕、剜丹田、或是刺穿那隱在衣服和皮膚底下的踏火麒麟。張起靈不可能給他那種機會,以至於他還來不及看張起靈是什麼表情,就被張起靈掀翻了。


他摔倒在地卷起塵埃不題。


他靈活地重新跳起來。張起靈並沒有進一步壓制他,畢竟他並沒有釋放殺意,然張起靈沒有鬆懈,因為摸不透他的目的。

他邊跳起來,一邊就把衣服給脫了。

剝掉了襯衫,踢掉了皮鞋、皮帶和長褲管,踩掉了襪子,翻掉了襯衣,扯掉了底褲……眼鏡呢,早就在剛剛被掀翻時不知道摔去哪了。

從頭到尾脫光光後,兇獸窮奇在他細瘦的身板上瞪大圓凸怪眼,那種貪婪的獵捕姿態和一絲不掛的他卻極不相稱。

他就這樣宛如初生,毫無防備,將生命最柔軟致命的地方暴露在張起靈面前。赤裸,莽撞,真實,蠻橫。

張起靈沒有反應,就是在他這樣裸著身子抱上來時也沒有反應──但對他而言,張起靈沒有再掀翻他,就是最驚人的反應。

他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哼哼像唱歌一樣低喃道:哪兒有比人的體溫更好的床啊、哪兒有比人的擁抱更好的家、人間情又是何物何話……


他把嘴巴裡藏的所有東西都在這幾句話之中吐到了地上不題。


他確實成功地嚇了張起靈一大跳,但張起靈的表情很平靜。聽著夜晚的蟲鳴、風戲樹林,聽著他的呼吸和心跳,比自己的還要清晰,他的體溫隔著布料也能把那隻麒麟燒出來。麒麟踏著火焰欲走,卻被攫在窮奇霸道的意圖之中。


愛情啊。
即便善變,縱然自私,固然徒勞,自是空泛,果然脆弱易逝。
這只是一個事實不題。


我會忘了你。
到時我也未必記得你──他咧嘴笑了笑。
然後我會說嘿,你叫什麼名字?你從哪裡來?又要往哪裡去?你叫張起靈啊?你的兄弟從張起壹排到張起幾?你是第一個還是最後一個呢?沒關係。張起靈,我記住你了。我的名字呢,你可聽仔細了──


張起靈脫下了衣服,裸著身體擁抱那藏木骨灰盒。無機物當然是沒有溫度的,盒角生硬地嗑著皮肉。
你不在這裡了。
而你無所不在。
這只是一個事實不題。


那次他們衣服都溼透了,純屬倒楣的意外。

燒起營火,張起靈即刻脫下衣物,黑瞎子也跟進。兩個身材一樣好的大男人誰也沒多看誰一眼──理應如此。

偏偏在他們一起窩在火前烤身體的時候,火光照出張起靈的刺青,淡淡一層從裡側浮了出來,若隱若現,尤其在月下,格外引人注目。黑瞎子也只是不經意瞥了一眼,卻恰好是在張起靈閉上眼假寐、斜了斜身子往自己身上靠的時候。

這確實是互相取暖的手段,不很聰明,但很實際。常常在這種時候比起暖身子,更需要藉著親密行為暖暖心。黑瞎子嘴角浮出笑容,張起靈需要暖暖心這件事似乎有些滑稽,但他黑瞎子不介意當替啞巴張暖心的好人。

黑瞎子起了一點玩心,故意熱情地攬過張起靈,讓他的頭完全枕在自己肩上。他知道張起靈一定不習慣這種事,要不是他平時根本連多附和別人一聲都不願意也不會被叫啞巴,遑論非迫切必要的肢體接觸。

黑瞎子以為張起靈好歹會給點反應,比如主動挪開一點,或乾脆拍掉他的手之類的,但終究沒有。黑瞎子隔著墨鏡看那些不斷往上掙扎又萎縮回去的火舌,聽著它們劈啪作響。

人嘛,有個人陪總是好的。是個啞巴或瞎子不題。

張起靈想起了一些事,想起了一個人,在亦睡亦醒之間,他的輪廓格外清晰,月光為他鑲上柔和的銀邊,和他身上的刺青不協調到好像理應如此……但終究只是個輪廓。

一小時後,張起靈睜開眼,側頭就看見黑瞎子的睡臉。雖然臉上仍掛著墨鏡,但張起靈從均勻的呼吸知道這是睡臉。這張睡臉比主人平常的表情還要嚴肅端正。

感受到張起靈的動靜和視線,黑瞎子勾了勾嘴角。

「有這麼好看?」

張起靈果然不答。黑瞎子咯咯笑了笑,伸展手臂和肩膀的肌肉。

「似曾相識。」張起靈突然說了一句,定定盯著黑瞎子。

張起靈的眼睛和他本人一樣很少會多透露出什麼訊息,所以一有波動特別明顯。

兩人視線相交,目不轉睛,像被點了定身穴,武俠小說裡會有的那一套,只是不該在這種時候──兩個結局應該是相忘於江湖的夥伴裸著身子靠在一起的時候。

黑瞎子其實不太喜歡張起靈的眼睛,會讓他覺得像在照鏡子,太乾淨的一面鏡子,清晰映照出一個實實在在的自我,那些無意或刻意想忽視的地方不誇張也不過份地客觀呈現,於是心生動搖。

動搖。就是看著張起靈,黑瞎子才想到他還是會動搖的。

之後的事說出去誰也不會相信。先抱上去的是張起靈,黑瞎子只是回應得又快又準又及時而已。體溫重疊,肌膚相磨。

黑瞎子咧嘴笑了笑,有些無賴地調侃張起靈:「倒看不出來啞巴你有這種喜好,平時悶不吭聲的,花前月下就這麼大膽?以前和誰這樣玩過?」

張起靈沒回答,表情仍然看不出情緒,只是跨坐在黑瞎子腿上,然後伸手摘掉了他的墨鏡。

黑瞎子瞇了瞇眼睛,月光火光都不如張起靈的眼光灼眼,不知道是不是一時目眩看錯了,張起靈的嘴角好像幾不可察地微微上揚,其實根本算不上是笑。

「張起靈。」黑瞎子低聲喚著像在說悄悄話,同時一把掐住張起靈的後頸,後者則反射性地扣住了他的肩膀,對峙、緊繃,他們都感覺到了危險,下一秒卻閉上了眼睛,恣意交換嘴唇的柔軟、舌齒間的溫熱、體液的溼潤……

他們反覆多少沒有意義的行為相擁至天明不題。


後記:
媽蛋想著怎麼描寫黑瓶接吻快得憂鬱症…隨便辣!!!!!!(放棄描寫的意味
俺只是想寫個幻境感想……OJZ

先來裝裝氣質吟首詞:
恨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是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千山暮雪,吼!有沒有很有畫面!(凎
看完<幻境>之後俺內心之激動啊!簡直可以讓俺游過太平洋只要俺有體力的話(X)
請千萬不要誤會小哥把黑瞎子當小張哥的替身,對小哥而言,他們都是夥伴(夥♂伴←)是特別的那一個,卻又終究只是(或「將是」)曾經特別的那一個。
遺忘這件事,究竟是忘的人還是被忘的人比較痛苦?私以為是被忘的人。
其實俺一直覺得小哥並不可憐,並不值得同情,真正為他心痛是在藏海花三日寂靜的時候,抓著母親的手,卻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自己抓著的是人世間最後一絲自己的痕跡,最後一絲自己願意去想的東西……
除此之外,大概是因為小哥一直太沒有情緒了,俺反而覺得他再也遇不到更難以承受的事能讓他感到痛苦了。不過沒有情緒不代表「無感」,就像他還是會視胖子和吳邪為夥伴要保護他們,會慶幸自己沒有害死吳邪,會在去青銅門之前和胖子和吳邪告別,會對吳邪說你是我與這世界的聯繫…
「哀而不傷」,俺覺得這個形容詞很適合小哥!之所以說他沒有情緒,是因為他不會被這些感情影響,也就是不會像咱們一樣太過掛念某件事以至於即使美食當前仍食之無味(?????
哎總之俺反而會一直想小哥周身的人會有怎麼樣的感受。其中若有為小哥而心動(這個心動指的是情緒受影響、被激起同理心等等)的人,俺願意替他點一百萬根蠟燭(?????
首先已經有了吳邪,後來沙海又有了梁灣……雖然他們最後都會藉此發現與切身相關的一些真相,但假若他們對小哥真的有感情的話,那大概滿折磨的(?
不知道小張哥為什麼會和小哥一起行動,不過俺覺得他和黑瞎子一樣是有智慧的人,絕對能愛得收放自如(?????

說起來脫光衣服抱抱這個腦殘情節俺本來想是黑瓶的,可是一直覺得難圓前因後果下不了手。
結果看到<幻境>茅塞頓開!小張哥!!!!承蒙吳邪也說他和黑瞎子感覺很像。於是有了這篇東西。
雖然不知道小張哥跟隨大張哥的理由是什麼,但俺相信可以有愛的力量(凎
俺絕對不會說俺找不到小張哥x大張哥的文有多麼難過,都可以哭出巴士海峽了。

另外俺這篇默認小張哥=追憶張起靈裡的骨灰主人,不過還是稍微考據了一下,當然很粗略>_>畢竟俺不怎麼信任三叔的坑品,所以(←

搜尋小張哥的相關討論,看到有人說三叔說骨灰是藍袍藏人的女兒,媽蛋,俺怎麼知道藍袍藏人是哪位遑論他的女兒是哪一位……穿藍袍的藏人又不只一個!(←
要判斷是誰的骨灰,俺想追究一下追憶後面三叔說的「即使如此,他还是将这个人的骨灰从长白山带了出来,带往他自己的圣地。那个他曾经承诺要一起去的地方。」
有個問題就是「他自己的聖地」這個「他」指的是誰?應該和句首的他是同一個,也就是小哥。但其實要說是指「這個人」也可以吧。
如果是指「這個人」,那就是這個藏人女孩和小哥一起去了長白山結果死亡,小哥才帶出她的骨灰,回到她的故鄉(聖地),也就是藏地雪山。
不過用「帶了出來」這個動詞滿微妙的,個人覺得不適合。(←
而且是「逝去多年的夥伴」,如果是藏人女兒,為什麼要多年後才將骨灰帶回雪山?為什麼不當下就帶走而要先放在長白山?小哥太忙?XD俺覺得這有點不自然,除非小哥把人家娶進門了。
比較直接的解讀應該是這個夥伴的歸處原本就是長白山,所以就先葬在長白山,但小哥因為想要實現承諾,才又把它帶了出來。
另外東邪西毒是1994年的作品,既然這個人喜歡聽摯愛,應該死於1994年以後。假設他真的不幸,剛喜歡上摯愛這首曲子的隔年就死去,也不過是1995年的事。
根據盜墓二部初楚光頭的情報,2000年陳皮阿四發現從張家古樓出來失憶的小哥,而後2003年小哥與吳邪相遇
1995-2000年間有五年時間,再延伸到遇到吳邪前,也只多了三年共八年,感覺最有可能就是2000年後,恢復記憶的小哥在這三年間回到長白山帶出這位夥伴的骨灰,一起往雪山去。

基本上如果能把幻境的事件與盜墓其他事件放在同個時間軸應該會好推很多…

幻境中吳邪形容小張哥是「70-80年代典型的知识份子」,就假設幻境是發生在70到80年代之間的事好了。
那麼對照盜墓事件時間軸:
50年代後到60年代前期,老九門廣西盜墓活動,小哥帶隊。事後小哥重傷失憶。→小哥進入療養院。
70年代後期,老九門第二代的張家樓考古(有不是張家人的張起靈→尋找張起靈活動,集中全國叫做張起靈的人。此時小哥還在療養院。)
80年代老九門第三代的西沙考古。(被從療養院救出的小哥加入其中。)
咦……
所以呢,小哥60到80年代初都在療養院,幻境究竟是在什麼時候發生的XDDDDDDD
比較有可能還是更晚吧,就是西沙考古之後,80、90年代的時候。這時吳三省、解連環算是一支,文錦、霍玲另一支?小哥也可能又是另一支(和小張哥、張小蛇),小哥他們在找東西,應該跟張家密切相關。
這樣就比較說得通。小張哥在這段時間與張起靈同路,直到1995死去為止。
而1995-2000年間小哥回到張家古樓,理由不知道,只知道後來他失憶了…還被叫做阿坤當物品用(艸)
不過為什麼會同路呢?小張哥給俺的感覺又不像是單純依附強者。跟著張起靈有什麼利益啊,錢麼?可小張哥自己也能賺不少啊!ˊ~ˋ俺想還是跟張家有關。雖然小張哥說自己不是張家人……

考據起來是愈來愈複雜而沒有極限。但>_>
難道俺可以相信三叔嗎?

另外其實俺滿相信黑瞎子是齊羽這個說法的。
黑瞎子是齊羽又怎麼著?
很浪漫啊!!!(??????

「一个人,再也不敢奢求哪怕只是陪伴。」
三叔創造了張起靈這樣一個人,真不知道是懷著什麼樣的心(←
說他是神,俺不信,張起靈沒有強大到那個樣子,也沒有要悲憫誰或支配誰。
說他是野獸,俺也不信,張起靈似乎根本沒有滿足自我欲望的本能,他從小就是在滿足別人的要求,就算是被馴服的野獸也是會向主人要食物吃的,張起靈要了什麼?
說他是石頭,俺還是不信,張起靈不是感覺不到痛,而是選擇了不在乎。
那麼他到底是什麼?

俺很想說是仙女姊姊,但很多人都說很噁心,揭過不題。(←

俺又再一次創造後記比本文長的輝煌紀錄(志得意滿
題目 : 盗墓笔记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