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全職高手同人

Tags: 全職高手  架空  葉修  all葉  葉修受  

Comment (0)  Trackback (0)

all葉架空*【愚者的征途】02

*全職高手二次同人創作

莫瞧標題以為煞有其事,其實只是很隨興的西方奇幻架空腦洞文……

大家都跟俺一樣愛慘葉修,大家都是俺的翅膀(?????
所以有出現的角色十之八九都是攻(←






02.組獵隊的人狼們

  ──關於他們、牠們或者祂們,我們能確知的只有那渾然天成的美麗與無邪。





葉修抬頭確認了月亮的位置,粗估距離破曉只剩三至四小時,經過方才那一番你跑我追又你追我跑的折騰,身心俱疲,尤其精神已有些負荷不了了,遲來的睏意不問意願地襲來,葉修又不想離開自家營地太久,才想請輪迴將這次救命之恩欠著,來日有機會再還,讓他先告辭返營,一聲語氣驚訝錯愕還帶些許不屑的叫喚卻搶了白。



「葉修?!」



「哦,這不是孫翔麼?好久不見啊,在輪迴還習慣吧?」



孫翔一手抱著一疊衣物,應該是要拿來給他們輪迴隊長穿的,另一手則提著一盒急救箱。他沒多理葉修親切的寒暄,逕自走近,把衣物放在狼型態的隊長腳邊,然後左右環視一遍,皺眉朝副隊長問:「你們救回來的人咧?」



「呃……」葉修不免覺得尷尬,孫翔那急救箱八成是為他準備的。



「就是葉修前輩。」江波濤老實回答。



「啥?!」孫翔驚訝地幾乎跳起來。雖然他從沒把葉修當前輩尊敬過,但心底對於他的實力有多少是不得不承認的。身為別隊隊長的葉修出現在這裡已不尋常,儘管他做過的令人意外的事可真不少,早見怪不怪,卻萬萬沒想到他會是被救的那一個。



「不費事,我沒受什麼傷。」葉修邊說邊拎著千機傘伸展著筋骨當作證明。



孫翔繼續不給葉修回應,反問江波濤:「什麼情況?」



頻頻被後輩忽視,葉修沒什麼反應,反而是江波濤覺得窘。孫翔現在是輪迴的一員,但他是獵人,而且是年輕的獵人,恐怕沒辦法想像他們身為人狼在聯盟裡的地位有多微妙。被葉修知道老實說是計畫外的,雖然葉修值得信賴,仍怕怠慢了他會有後遺症。何況葉修對他們而言還有更特殊的意義。



江波濤看了看垂頭瞅著腳邊衣物仍然找不到機會變回人形的隊長困窘的樣子,想換個地方再好好談,姑且簡單向孫翔說明道:「出現了大量的卒士,可說是前所未有的數量。」



「不過是數量多,卒士還是卒士啊!」孫翔在年輕獵人中是數一數二的優秀後進,可謂天才中的天才,與生俱來的身體能力對付卒士簡直像吃飯一樣簡單。



「卒士之所以弱小是因為不會思考,當然也就不懂什麼叫團結力量大,所以從不會主動聚集。儘管一群一群出現的卒士並不少見,但這所謂一群裡包含的數量卻是完全不能比的,就像是一家五口出門上館子和整城的人都出動搞革命的差別啊。」葉修收斂表情,慎重地又補充:「我一開始是先發現一家五口在追精靈,甚至吞掉了一只。」



卒士吞精靈,在場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聽到,個個神情又凝重一層,就是孫翔也驚呆了。



「吞精靈?怎麼做到的?」孫翔忍不住問。



「孫翔,你還是先帶前輩去主帳裡休息,等等我們和隊長再跟上,詳細再說。」江波濤先斷了話題,葉修不好拒絕,有機會可以說明卒士異常的情況也是好事,現在春征剛開始不久,盡量讓多點人知道也好,孫翔更沒理由和立場說不,便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領著葉修走進主帳。



進了主帳,葉修隨口問了一句:「你什麼時候知道輪迴一隊都是人狼的?」



「進來了才知道。」



「哦?」



「那又怎樣?」



「人狼自古以來就是中立,組獵隊就跟卒士吞精靈一樣是從來沒聽說過的。」



「吸血鬼都能和獵人一起殺自己的同類,人狼組獵隊有什麼不可以的?」孫翔視線焦點落在葉修的手腕上,眼前這個曾連任三屆主冠的獵人可說是把吸血鬼和獵人契約關係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例子。



目前聯盟各獵隊中,最常見的配置就是一隊有一位吸血鬼領主或騎士,例如霸圖隊長韓文清是騎士,藍雨副隊長黃少天是領主,比較特殊的是微草隊員全是獵人,嘉世走了蘇沐橙後也只剩下獵人,大家也都以為輪迴和微草一樣是全獵人隊,新成立不久的義斬則全是由領主樓冠寧帶領的一隊騎士,只是最近新加入了曾負傷退居二線的獵人孫哲平。



然而葉修領軍的興欣也是獨樹一幟,一口氣有兩位領主、三位騎士。其中一位領主除外,其餘四者都和葉修訂了契約,倒是讓大家開了眼界,證明契約是可以重複的。但訂契約對獵人而言可是以性命交換信任,命只有一條,現在仍有許多獵人認為這樣交換並不明智,又有誰敢像葉修這樣亂搞?所以孫翔那樣說,想強調的不是殺自己同類的吸血鬼領主和騎士,畢竟那些心高氣傲的領主騎士壓根兒不覺得卒士和他們是在同個水平,而是自願雙手腕被那邪惡印記層層禁錮的葉修。



「呵呵,說得好。」葉修笑了笑,倒是笑得挺真的,帶有欣賞意味,孫翔受著卻覺得渾身不對勁。



「到底是怎樣啊……」孫翔嘀咕。



「那在人狼組的獵隊中是什麼感覺?」葉修又突兀地問。



「啥?」孫翔壓根兒不懂葉修的問題意義何在。身為獵隊成員,目標只有一個:獵殺卒士,有必要時就是見到吸血鬼也不消猶豫,如果有敵意就直接砍下去,甭管對方是哪個等級。這目標不會因為獵隊成員的組成而改變。



「你想為什麼叫你帶我先進來主帳?」



「……」孫翔微蹙眉,仍然有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姑且聽葉修還要扯些什麼。



「難道需要他們五個大男人留在那邊幫隊長大人換衣服麼?稍早他們出動全隊說要去救人是吧?怎麼就偏偏沒帶上你啊?」



「等等,葉修,我聽出來了,你這是怎樣?為什麼要挑撥離間!你有什麼陰謀!我沒跟著去是因為至少要留一個人看營,他們變身後移動速度快很多,不能變成狼的我當然留下守營比較正確!」孫翔堅定地反駁。



「欸,什麼挑撥離間,多難聽啊!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後輩,基於一片赤誠愛心吶!我想小羊、小翔你就是沒啥心眼,怕你被吃了也不知道進的是哪個肚子啊。」



「誰是小羊小翔啊!」



「你看,不覺得你們家隊長穿衣服有點久麼?肯定是背著你說了偏偏就是不想讓你知道的悄悄話。」



「葉、修!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不要拿小人的心眼去打量君子的肚子,隊長副隊就不用說了,輪迴裡裡外外上上下下誰能比你還猥瑣沒下限啊!」孫翔伸直食指狠罵。



「沒錯。」葉修淡定地點了點頭。



「……啊?!」怎想得葉修肯定得這麼爽快,孫翔反而愣住了。



「小人與君子的不同,可能還沒有人類與人狼相差得遠啊。」



「……為什麼你要這麼強調人狼?不就是不同種族而已嘛!」



「對,確實,就只是不同種族而已,你是這樣想,我也是這麼認為,但對其他人而言就不一定是這樣了。」



孫翔隱約意會得到葉修想提醒他的事。人狼的歷史比人類更古,目前看得到的紀錄裡,人狼之於人類就是神秘、強大、難以捉摸,而人對於未知往往不是害怕就是自衛性的排拒。讓葉修提出質問的背景是單純的不信任,今天就是他們待孫翔一視同仁也一樣可疑,這不是什麼小人的心眼,而是每個人都會有的警戒心。



然而孫翔從來是個實力主義者,對葉修給的提醒仍不太上心。輪迴是目前公認表現最優秀的獵隊,周澤楷是現任主冠,就算有人會無聊地糾結種族問題,如果不能比輪迴、比周澤楷更強,都該識相地閉嘴。



葉修知道孫翔的脾性,但見對方陷入沉默,知道他有聽進去,雖然不能確定他會考慮到什麼地步,也比完全沒意識到得好。獵隊之間大都是像孫翔這樣只在乎實力的,反而好說話,但聯盟主席領著的那一幫實質管理者就不一定了。倒不見得會有所刁難,卻免不了一些麻煩。當然,他葉修是不會隨便八卦人家的身份,孫翔雖然遲鈍了些,也不至於說溜嘴,現在看起來輪迴瞞得挺好,但紙難包火,甚至包得愈久,那火一旦竄出來可能會顯得愈猛。



兩人這會各有所思,很快周澤楷帶頭領著江波濤幾人走了進來。周澤楷穿戴整齊,完全是大家熟悉的現任主冠,五官端正英氣十足。



「還是這樣看著比較習慣。」葉修笑得一臉親切,看得一旁孫翔扭曲了個被噁心到的表情,剛剛一直揪著人家是人狼的身份大呼可疑的傢伙究竟是哪裡的哪個誰啊!當然葉修絲毫不在意,反而江波濤體察到孫翔的心情更不好暗暗無奈著。



葉修湊近周澤楷,拍了拍他的手臂,半開玩笑地問:「話說有小狼型態可選麼?一定可愛得緊!」



一旁輪迴隊員紛紛汗顏,周澤楷本人卻似乎不以為意,反而還有些開心的樣子,靦腆地抿唇微笑著搖了搖頭。



「可惜了。不然真想抱回去養。」葉修還繼續逗。



要不是這話出自葉修口中,要不是周澤楷的反應不怨反喜,江波濤他們大概會激動地獸化了。對人狼而言,領導是崇高的,豈能讓人隨便調戲?現下卻只能慶幸他們隊長真沒辦法變成小狼,否則就這樣被葉修抱走的可能性還真不是完全沒有,簡直不敢想像。



他們輪迴隊的成員個個都是發小一起長大的,平常相處就像一般平輩,不過周澤楷的特別是不顯反彰的。周澤楷從小就被選定為部落領導的候補,卻也因此有最辛苦的童年。而在那個最難過的時候,碰巧葉修出現了。偶然,這是自然最不可抗的力量。充其量只是路過的葉修沒有駐足,卻始終沒有離開過少年周澤楷的心裡,反而是他帶著夥伴們離開了部落,一反習俗混入人類與吸血鬼的長年拉鋸之中,於是有了現在的輪迴。當然其中還有其它各種因緣際會,但說葉修是開頭契機不為過。



幾人還窘著,周澤楷卻忽然捉過葉修的左手,翻掌露出袖口那抹暗紅血色。儘管葉修自己劃破的手心早已癒合得乾淨無痕,周澤楷還是蹙起眉頭,開口說了第一句人話:「前輩有傷。」



「虧你看得出來……」葉修不太想解釋,回想不久前遭遇到的卒士海,心有餘悸。自己當時確實是太莽撞了,實在不應該。雖然回去可以當作反面教材教育一下隊上後輩,但講出來給別隊知道就有點羞恥了。



「有傷幹嘛不說!」孫翔想起自己手上還拎著打都沒打開過的急救箱,就著這理由怨了葉修一聲。



「這點小傷不敢勞您費心、唔!」葉修才想嘲諷回去,掌心一股軟熱的觸感害他反射地倒吸了口氣。



周澤楷正低頭親吻葉修的手心。大家都傻了,眼看那英俊的青年往那手心啾啾兩下,舌頭幾乎要跟著伸出來,葉修趕緊縮手。倒不是覺得噁心不舒服,只是太不適當。



「小周,如果我是小女生可要尖叫著叫你負責了。」葉修故作鎮定,輕鬆一笑。



「嗯。」周澤楷紮實地點了點頭。



「嗯?」葉修不太知道對方是在肯定什麼,愣了愣。



「會負責。」周澤楷說。



葉修看著周澤楷黑白分明的眼睛,雖然不是狼形時的燦爛金色,卻是同樣的率真動人,不禁想起忘記曾在哪本書上看過有如此形容人狼的詞:美麗無邪。因美而無邪,故無邪而美。



但葉修覺得身為主冠,還是有必要入境隨俗,畢竟聯盟裡獵人還是比較多的,人類可不會互相舔來舔去當作是友好的表現。



「小江。」葉修向江波濤投以一種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沈重眼神。



「……」江波濤做了個抹汗的手勢……事實上他真的擦下了一把汗。剛剛才在慶幸自家隊長不至於被葉修抱走,怎麼這會兒反而像是隊長一心想把對方留下了?他們都知道葉修是周澤楷的理想,嚮往成為像葉修一樣強大而能幫助別人的人,可從沒想過是這方面的理想啊。



「葉修你不要再扯了,快點說正題!」孫翔重重放下急救箱,不愉快地說著。



江波濤忽然無比感激孫翔的遲鈍,適時把詭妙的氣氛破壞殆盡。



「咳咳。」葉修慎重地清清嗓,然後說道:「你們都是近幾年才加入聯盟的,可能沒什麼感覺,但近年來卒士的數量有愈來愈多的趨勢。」



「愈來愈多?這次春征我們還啥都沒遇到哩!」孫翔立刻反駁。



「我們興欣這邊也是。」葉修答。



「興欣從哪裡出發的?」江波濤問。



「西北。看你們這位置,是從正東吧?」葉修反問。



「靠!你們怎麼繞過來的?」孫翔驚得插嘴。



「呵呵,哥什麼水平,哥帶的隊伍又是什麼等級?」葉修笑。



「……什麼都沒遇到……其實我們對吸血鬼的了解還不如你們多,前輩有什麼看法?」江波濤思索後問道。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原本卒士數量變多的問題,我已經和老魏他們討論多次仍沒有結果了。卒士沒有自我意識,比尋常動物還要憑借本能行動,很難想像是它們自己有了什麼樣的改變,應該是整個環境改變了,或者是有某種力量使它們改變了,但也有可能只是自然現象,畢竟事實上卒士雖然變多,但沒有變得比較強,這也是為什麼主席那邊不怎麼在意這件事的原因吧。」葉修說到一個段落,頗感無奈地聳聳肩。



「嗯,關於卒士變多,我們也有聽說過。」江波濤點點頭。



「至於今天我在森林遇到的事,就更難解了……我一開始是看到卒士在追精靈,那時候我只發現五隻,砍了其中一隻,它們沒有轉而攻擊我,仍繼續緊追精靈不放,我還沒能破壞核,一只精靈就給它吞去了,那只精靈被核型態的卒士整個包起來,然後消失,一點渣都不剩。反正在我快要打下它們時,我遇到了第一批卒士群……很多,就是你們到的時候從天上掉下來的那麼多,那是第二批。」葉修說。



「嗯。」周澤楷應了一聲,江波濤和隊長交換了一個眼神,有些歉疚地表白:「前輩,其實我們在你被第一批追的時候就找到你了。」



「哦,就想怎麼會救得那麼及時!」葉修已預想過周澤楷他們大概是觀察過一陣子才出手。想當時自己還真是只顧著逃,狼狽得緊,暗暗發誓以後不要再一個人夜遊散步了。



「十分抱歉。」江波濤一本正經,葉修反而覺得窘,趕緊擺擺手,打斷道:「正常的正常的!」



「既然你們都親眼看過,應該就不用我多說了。」葉修說,眾人點了點頭,神情凝重,只有孫翔還是有點不在狀況。



「那到底是有多多?」孫翔忍不住悄悄問了離他最近的杜明。



「嗯……多到我覺得你不親眼看看是絕對不會相信的程度。根本看不出有幾隻,明明是蝙蝠型態,卻擠成一整片,像一塊大布幔,但又是流動著的…不如說蠕動吧……老實說很噁心。」杜明誠實陳述感想。當第二批從上而下壓上葉修時,若不是他們隊長首當其衝跳了出去,恐怕他們就要這樣呆楞楞地看著那些黑色物質把葉修給吞沒了。



「所以我在想,可能不是卒士的數量變多了,而是它們聚集的密度變高了。但這想法在沒有其他因果互證的情況下,也沒什麼實質意義,就當一種說法姑且聽聽好了。吞精靈是最直接的異常現象,我打算回去……啊!」葉修講到一半,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猛地掀開帳篷,抬頭看天空。



「葉修前輩?怎麼了嗎?!」江波濤不禁緊張急問,其他人也紛紛湊過去並且警戒起來。



「講得太忘我,忘了我早該回去的!」葉修看著乾淨的夜空,雖然經過剛剛一番討論已經沒了睡意,但他相信喬一帆肯定還在等他。總是等待的那個人比較心焦,他沒少經驗過。



「活該你偷溜出來!」孫翔狠狠諷了一句。



「偷溜還算好的,我這邊可是有約的!」葉修晃了晃手腕,眾人立刻意會,除了孫翔。



「前輩該不會發誓了?」江波濤慎重地問了一句。



「好險沒,不然我早就不知道死去哪。」葉修長吁了口氣,轉頭向大家說:「總之大概就是這樣,春征還有五個禮拜,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可不可以拜託你們往南繞,試著去通知別隊務必多多注意?我再往西北繞回去,情況未明,最好別走太遠了,也好必要時互相照應一下。」



「了解。你們也請務必小心。」江波濤作代表點頭應諾。



「謝謝。回頭有機會再好好報答你們嘿!」葉修笑笑。



「我們也只是做了該做的事。」江波濤的語氣聽不出半點客套,葉修也就點頭受之,不禁佩服輪迴就是大器,他可以想像若今天救他的是別支隊伍,就例如藍雨吧,不知會被那副隊嘲笑多久外加在隊長的謙恭微笑之下堆起山一樣的人情債。



葉修離開帳篷,甩甩千機傘拉拉筋骨,老實說要再穿過森林回到紮營地真有點累,正鬱悶地歎氣並重新回憶森林內部的曲折思考最近的一條路,後頭有個人跟了上來。



「小周?」



「送你。」



「啊?送我啥?」葉修才問完,一陣強風刮來,吹得他擋手遮在臉前,等到風散歇,抬眼一看,又是那隻金色眼瞳的銀色大狼。



「謝了,真是幫了大忙。」葉修銘感五內,帶著虔誠的心情爬上周澤楷的背。



隨著大狼輕盈躍進森林,風再次呼呼刷著響著,逆撫著月牙色毛皮。葉修在這又溫暖又柔軟的背上自然而然閉上了眼睛,鼻尖因為細密的獸毛而有些癢,但撲鼻而來的青草氣息卻勾起一種莫名懷念的情緒。



周澤楷是個不可思議的人。葉修不禁想。他沒琢磨出來人狼為什麼破天荒地組了獵隊,他甚至覺得這可能只是他們輪迴幾個年輕人的意志所就,或許無關乎種族或任何立場問題,但肯定也是有個目的的,就像孫翔,是那麼純粹地渴望展現自己的實力,那是他的追求,周澤楷、江波濤、杜明、方名華、呂泊遠、吳啟……他們一定也有,或許類似或許截然不同。



葉修沒有想問的意思,反而因為他們擁有各種可能而感到安心。





待續。



後記: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原本打算還要打到後面周澤楷回憶小時候的地方,結果講卒士這樣那樣顯然浪費了很多時間……

最悔恨莫過於沒辦法讓大家都說上話……

架空長篇是什麼,俺以前好像從來沒真的做過這種事……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