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其他作品同人

Tags: Free!  宗遙  山崎宗介  七瀨遙  七瀨....  山崎.....  

Comment (2)  Trackback (0)

宗遙*【聽說今天是宗介的生日】

*聽說今天是宗介的生日,好想做些什麼也只能想像他幸福快樂了。而在俺腦內幸福快樂的捷徑就是跟遙在一起(淦

宗遙への3つの恋のお題:すき、きらい、すき/もう待てない/いつまでも交わらない、ねじれの関係のように



【すき、きらい、すき】*中學時期

宗介的出現總是很突然。算得恰恰好,總是在遙一個人的時候突然出現。

這個時候宗介已經長得比遙高半顆頭有餘,遙需要稍微抬起下巴才能對視。兩人腳尖距離一公尺,相交的視線卻感覺近得過分,他們都在對方眼裡,只在此時此刻。

遙眨了眨眼睛,想別開臉躲避這種不習慣的莫名親密感,卻是宗介先移開,轉而看向地面。

「……山崎。」以往都是宗介先開口說完他想說的然後轉身離去,這次卻是遙打破了沉默。

「跟我來。」宗介說,旋踵逕自邁開大步往來時路走。

遙皺起眉頭。去哪裡?為什麼要跟你去?你到底想做什麼?一下子腦內便充斥著這幾個問題,但他卻一語不發,以自己的步調不疾不徐地踩著宗介被夕陽拉長的影子尾巴前進。

兩人搭上電車,中間隔了兩個人的位置。宗介靠著窗,橘紅色的玻璃染著太陽的餘溫,他瞄了瞄前傾著身子、鬢髮遮住側臉看不清表情的遙。

「你什麼都不問啊?」

「你什麼都不說。」

「……你也差不多。」

你不問的話我要怎麼說?你不說的話我要怎麼問?他們想著差不多的事情,總歸只是想。電車卡搭卡搭地響著,他們之間的對話又再度斷絕。然後他們又想了,徒勞地想像如果中間坐著的是那一個遠走的人會有什麼反應。

他們在兩站後下車,宗介又領頭走了一段路,來到地方的公立體育館,地下一樓是正規水道的游泳池。

遙一直跟到更衣室,看到宗介開始解衣,總算忍不住,語氣帶著慍氣:「這是什麼意思?」

「啊?」宗介看來心情也欠佳,不耐煩地回:「游泳啊!」

「為什麼我要……」

「你不游的話就在旁邊看吧。」

「……」

泳池的方向傳來陣陣打水的聲音,遙沒有猶豫多久,逕自找了個櫃子把書包塞進去,脫下外套,解開褲頭,裡面已經穿著泳褲了。

宗介一愣,遙卻不再理會他,邊帶上泳帽和蛙鏡邊走出去。

宗介換完走出泳池,遙在最裡面的水道已經不知道游的是第幾趟了。自由式,速度一般,但姿勢很漂亮,直直地將細長的水道一分為二,流暢又自然,水花和漣漪左右擴散,整條水道都像是活物一般,而領頭的遙像被追求的目標,水包覆住他復又從他身上退去,從容自得,進退都是他的自由。

這就是自由式。宗介默想。他戴上蛙鏡,跳進隔壁水道,兩腳往壁上一蹬,腰一轉,手腳划動,便是標準的仰泳姿勢。他側眼看著隔壁道剛好濺在邊緣沒有越界的水花,即使他們在同個水池裡,卻覺得像隔了層透明玻璃,那裡是他的海,這裡是自己的五十公尺競泳道。

宗介一直想知道凜之所以想要和遙一起游泳的理由,他如今仍然不明白。

「七瀨。」宗介在五十公尺的終點叫住遙。

「……」遙直立身子,沒有剝下泳鏡,不過宗介還是感覺得到他的視線,直接而強烈,跟在陸地上時有難以言喻然而徹底的不相同。

「跟我比一次一百公尺。」

「不要。」

遙幾乎在宗介說到一半時就拒絕了,更即時重新潛入水中,往另一邊游去。

宗介憤憤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吸氣、下潛、蹬腿、打水……他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追上了遙。

陌生的水壓緊逼而來,伴隨著陌生的顫慄感,遙的心跳加速,手腳划水打水的頻率也跟著愈來愈快。不想被追上。遙的身體為了這個未經思考的念頭拚命向前游。被追上的話、如果被追上的話……

宗介明顯感受到遙的速度愈來愈快,每每以為就要超過了,對方的手又伸在更前面一點的地方。他沒來由地感到興奮,享受著這個宛如追獵般的過程。一次迴轉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一百公尺已然到了盡頭。

他們冒水,連著泳帽把泳鏡剝下,扶著岸大口喘氣,好像用盡了一輩子的力氣。

「哈……哈哈……!」宗介邊喘氣邊笑,遙奇怪地瞅著他。

「是我贏了!因為我比你晚出發啊!」宗介得意地咧嘴大笑。

「……我沒有要跟你比賽。」遙撇開頭,明明還微喘不止,表情卻恢復成平時冷淡的樣子。

「你幹麼這麼排斥比賽?」宗介不以為然地揚眉:「如果是你贏了你還會這樣嗎?明明剛剛游得那麼拼命?」

「……」遙不語。其實剛剛那一百公尺他並不覺得討厭,雖然很累,但拼命游過之後有種解脫的感覺,水的觸感反而變得更清楚。他低頭捧起水,任水由指縫間流淌。雖然不討厭,可是不習慣。

「七瀨。」

「……」

遙抬眼看見宗介藍綠色的眼睛,閃爍著一種他曾經在別處看到的光芒,熱烈得幾乎令人難以直視。

「如果想贏的話,就給我一直努力游下去!」

「……不要。」

「啊?!你說什麼?」

宗介湊近想聽清楚,遙甩了甩頭,髮梢的水珠毫不留情地打在宗介臉上,還有一顆不偏不倚撞進眼睛裡,宗介緊閉起眼,再睜開時遙已經上了岸。

「嘖!任性的傢伙。」宗介碎碎念,跟著上岸。

對遙而言游泳只是感受水的一種方式,但宗介的「游泳」卻好像不只是如此,和之前凜說的又不盡相同,但對遙而言都一樣「不同」。

喜歡游泳、討厭游泳,喜歡、討厭。遙每踏出一步便換了一個想法。同樣是游泳,為什麼會有所不同呢?


【もう待てない】*賽後的暑假

大家來到了海邊。

原本只是渚提議的玩樂計劃,卻在能幹的經理松岡江的策畫下,幾乎變成兩校的聯合小暑訓。

人數一多,自然變得熱鬧,場面多少有些混亂,為了跟上話題幾乎每個人都無暇顧他,以至於只有遙看到了悄然走開的宗介。

宗介雖然穿著泳褲,上半身卻套著T恤。他爬上一塊不小的礁岩,然後在渾然天成的凹陷處坐下,背向岸,面向海。

「山崎。」遙喚了一聲,宗介沒有回應,遙確定他聽到了。他站在礁岩下,剛好太陽被遮住了,海風吹來忽然有點涼。他站在原地,低頭想了一下,然後抬起手臂攀了上去。

「你幹麼。」宗介挑了挑眉,煞是不悅,但卻往旁縮了縮,讓出位子給遙坐。

「……」遙也不回應,默默抱膝坐下。

「你不是最喜歡水了嗎,看到海這麼大的水體怎麼不去泡一泡。」宗介說,語氣頗有挖苦的味道。

「……你呢?」遙說,側著頭看宗介,視線直落在他的肩膀上。

「哈…連你都在意這個?」宗介左手握上自己的右肩頭,擠著眉頭露出苦笑。

遙皺起眉頭。宗介看了倒有些意外,也不知道是遙和之前不一樣了,還是自己改變了,他竟然能確定這是遙不開心的表情,不喜歡自己那種帶刺的說法。

「你對我說過,要往前進。」

「啊?」

話題來得突然,宗介反應不及,只見遙藍得彷彿透明的眼睛直盯著自己。

「真琴要去東京的大學,凜要去國外……你呢?」

「……你在意?」宗介反問。

遙睜圓了眼睛,好像很驚訝,又像被提醒恍然方悟似的,宗介原本抱持著半開玩笑的心情,看到遙的反應,卻也有了些奇怪的感覺。

在意嗎?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意的?總覺得是從很久以前……

「你怎麼不先說說你自己?決定要去哪了?」宗介繼續把問題丟回給遙。

「游泳的夢想‥你放棄了?」遙沒有回答,反而又再問。

「不是放棄,只是不一樣了。」

「……結果不是一樣。」

「或許吧。」

「……」

遙站起身,微微傾身向著海,他的影子在海面上搖盪。

「不游?」遙簡短地問。

「不了。」宗介簡短地答。

遙輕輕踮起腳尖,與礁岩接觸的面積愈來愈小,小道不足以抵抗重力,他便像被海拉扯一般墜進自己深藍色的影子裡,意外地無聲,只見水下黑影躍動,時而綻開水花。

「像魚一樣。」宗介低頭看著遙自在的泳姿,沒有自覺露出了笑容。

宗介也站起身,毫無準備地往海的方向傾倒,落水時聽見海咕嚕一聲吞掉自己的聲音,他閉上眼睛,立刻右手臂就被一股力量支撐住。

宗介左手往前擁抱一般划水,張開眼睛後就看到被自己揮出的泡沫中遙那雙色藍如海的眼睛。

遙抱著宗介的右手臂,擺動雙腳往上游,出了水面後,不知為何變成是宗介抱著他的肩膀。

「山崎。」遙皺了皺眉,宗介知道這是有些困惑不解的表情。

「我還在等你的回答怎麼你就跳下來了?」

「回答…?是我先問你問題的吧?」

「那你不等我的回答?」

「是我先問的……」遙歎了口氣,這樣我問你也問,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有答案?

「算了。」遙撥開宗介的手臂,對方沒有用力,很輕易就掙脫了。

「不等我的回答?」

「不等。」

「七瀨,出乎意外地很性急呢。」

「……」遙不理會,深吸口氣就要再往下潛,宗介卻忽然從後面抱住他,這次抱得可緊,胸腔滿滿的空氣一下子又全吐了出來。

「你先告訴我,我再告訴你,因為我比你在意得早,所以你先說。」

「什--呃。」遙因為左臉頰溫熱的觸感一愣,這倒不是他第一次體驗,真琴家的一對雙胞胎偶爾也會這麼做,但那是弟妹對哥哥那樣的親情接觸。

山崎宗介和他七瀨遙之間的親吻又算是什麼關係的接觸?

「快點說,」宗介說,「我也很性急的。」濕掉的襯衫緊緊貼住肌膚,他從遙光裸的背部吸取太陽的熱度,遙卻也覺得熱,流向他的是宗介的體溫,通過他胸膛的怦通心跳,運送著血液的溫度。

還沒回答的問題只能愈積愈多。


【いつまでも交わらない、ねじれの関係のように】*未來捏造

宗介去機場接凜,幾年不見,坐辦公室的他變白了,不斷在各處游泳的他變黑了,他們倆剛見面就笑個不停。凜穿著運動衫,頭頂鴨舌帽,還像個學生一樣,反觀宗介卻穿起了西裝。凜把自己的墨鏡戴到他臉上,用粗野的口氣說「喂你混哪的啊王八蛋」,宗介苦笑,很驚喜地發現凜就跟以前一樣。

陪著凜回家放行李,兩人再度出門,進了一間料理亭。凜感動地翻開菜單,他好久沒吃道地的日本料理了。

宗介說,要不要點點看今日定食?凜倒也爽快地說隨便,於是宗介就幫凜點了今日定食,自己則點了可樂餅定食。

凜沒有發現當宗介說要一份今日定食時店員露出了短暫驚愕的表情,但當餐點送上發現是鯖魚味噌煮、鯖魚味噌湯等如此合某個人胃口的鯖魚特餐後,凜再遲鈍也覺察到了不對勁。

「聽說遙那傢伙去當了廚師,該不會……」

「這是今天特別招待的烤鯖魚。」

「不需要!!」凜抬眼看到穿著深色圍裙的遙,忍不住大聲吐槽,引得店裡其他客人紛紛面露不悅或好奇地看過來,凜立刻捂起臉低頭後悔。

在怎麼說,這也是遙的心意。凜深呼吸,想重新好好打招呼,卻發現遙把那盤烤鯖魚送到宗介面前。

「哎,那不是要給我的嗎?」

「不是。」

「是要給宗介的?」

「嗯。」

「咦咦咦不應該是招待我嗎!」

「凜,我可以讓給你。」宗介立刻插嘴。

「為什麼要招待凜?」遙反而發問。

「給我接風啊!我好久沒回來了耶!我們好幾年不見了耶!」

「……好吧,那我再去準備一份。」

「啊、該不會還是烤鯖魚吧?」凜及時拉住遙。

「嗯。」

「那算了。」

「凜……」遙皺起眉頭,「你還是一樣好麻煩。」

「什!我才不想被你這麼說!你這鯖魚中毒者!這麼多年不見你還是一點也沒變真不知道該說令人安心呢還是怎樣……」凜說得激動,倒有注意音量。

「哈哈,凜就別鬧彆扭了,我這份給你真的不要客氣。」宗介默默把烤鯖魚的盤子往前推了推。

「是說為什麼要招待宗介?」凜也默默地把盤子推回去。

「今天是山崎的生日。」

「什麼!」

「哦?」

「你哦什麼哦啊!」

「這麼一說確實是。」

「拜託你自己不要忘記啊……不過為什麼遙你會記得宗介的生日?」

「江說的。」

「啥?那傢伙?我才剛從家裡出來,怎麼剛剛她又沒反應?」

遙歪了歪頭,應該是他也不知道的樣子。

「嗯……」宗介邊沉吟邊拿起筷子夾起了一塊鯖魚肉,意興闌珊地送進嘴裡,輕啃著筷子抬眼瞅著遙說:「生日只招待一塊烤鯖魚麼?七瀨。」

「……」遙直直對上宗介的視線,然後像是停格一樣,良久才眨了眨眼睛,撇過頭悶悶地嗯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又走回裡邊去了。

「宗介?」凜隱約感覺兩人之間氣氛微妙,卻說不上是好還是壞。

「你快先吃吧,冷掉就不好吃了。」宗介笑了笑,倒沒有任何異樣。

「啊!說到這個,你早就知道今日定食是這個吧?!」

「哈哈哈!」

「竟然不否定!」凜氣結,也只能悶頭吃起來。雖然遙的料理一點也不難吃,但他還是決定等一下要把宗介的可樂餅搶走當作報仇。

過了幾分鐘,宗介的可樂餅定食端上桌。

「這、這是……!!」凜瞠目結舌。

一般可樂餅定食就是兩片可樂餅,可這簡直就是可樂餅丼,海苔飯上滿滿的都是可樂餅,隨便一數就至少有六個,每個都炸得金黃飽滿。

「難道這就是生日招待?根本是想撐死你吧!」凜抬眼看宗介的反應,結果這一看才真是本日最驚訝。

「噗嗚呼呼呼……」宗介摀著嘴,肩膀顫抖不已,大概是不這麼作的話會笑得整間店的人都知道他今天被招待了一盤烤鯖魚和一大堆可樂餅吧。

這一天是山崎宗介二十六歲的生日,大概也將成為對七瀨遙而言不同一般的日子。



後記:
呃,從記事本貼到WORD上才發現塊五千字,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覺得宗遙很萌呢,難道俺真的犯賤嗎,誓不拆熱門cp不為人是嗎
不!宗遙真的很萌啊!!!!(無限迴圈)
一切的開始就是早上搜p站哇好開心宗遙有更新!!!啥啥啥啥今天宗介生日嗎!?噢噢噢噢噢噢
剛好俺又在整理網頁書籤,就發現3つの恋のお題,想說就測測看宗遙好了,結果不測還好,一測俺就爆炸了。
宗遙への3つの恋のお題:すき、きらい、すき/もう待てない/いつまでも交わらない、ねじれの関係のように
這3つの恋のお題真的會讀心啊!!!!!!!(抱頭)為什麼每次都覺得這麼適合呢!雖然俺打出來一點都不適合啦!!!拜託誰請賜給我宗遙好嗎!!!!!!(孤單北半球
宗遙的萌點很多,但俺自己列出來都會想吐槽呃妳是怎麼回事啊這有什麼好萌的(←)比如說free大家大多都互稱名字,惟有宗介跟遙互相就是叫姓氏而且叫了不少次,一聲七瀨一聲山崎的,俺覺得好酸甜,好萌啊(妳是怎麼回事啊這又什麼好萌的
還有俺覺得宗介跟遙的體型非常剛好(X)
宗介跟遙一定會溝通不良但完全不會影響關係的進行(X)
與其說話不如對看,與其對看不如不看,與其不看不如做運動(!?!?!
彼此都覺得我不懂你可是會想努力懂對方,但最後愈繞愈遠,連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不過沒關係,可以在一起(?????????
其實有很多相似點
但其實又處在對立面
偏偏又有很多相似點
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受到周遭人的關切以及助攻,但仍然迂迴難就的兩個人
就在迂迴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習慣彼此……
呃!萌!!!!!!!!!!!!!!!(痛苦不堪←
題目 : Free!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同樣一枚拆熱門cp的我OwO
宗遙超萌,可惜是冷cp QAQ

好萌啊!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