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全職高手同人

Tags: 全職高手  王杰希  唐柔  王柔  

Comment (0)  Trackback (0)

王柔*【Falling at Once】

*全職高手同人二次創作
原創女角第一人稱,只是想刷幾個CP
依序是王杰希x唐柔/方銳→←林敬言/周澤楷→方明華。這篇是王柔。


我叫葉秋,今年二十九歲。說到葉秋這個名字,在電競界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過很遺憾,我不是那個葉秋,雖然我的工作也和榮耀息息相關,我是電競之家的記者,主要負責S市輪迴隊伍的新聞,因為真名太容易造成誤解,我還特地取了個代名叫「嚴楓」。

電競界不僅職業選手,就是記者也是男性多於女性,猶記得當年還妄想以工作之便與職業選手來場近距離網戀(?),如今執筆七年,我可以很大膽地說不管是同事還是選手們都不曾把我當作異性看待過。當然我並不特別覺得這是一件壞事。

然而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現在不婚主義流行,我是順著潮流的未婚者,雖然現在連交往對象也沒有。這回趁著夏休期,工作告一段落回家一趟,母親含著眼淚逼我好歹找個男朋友,一問才知道我妹和她男友想婚了,最快年底就會訂婚,明天夏天正式成婚,母親說如果弟妹先成事了那姊姊一輩子都嫁不出去了,我反問為什麼,母親說以前人都是這麼說的。什麼以前人,我又不是以前人。而且就算我從現在開始積極聯誼怎麼可能趕在妹妹前面論及婚嫁?於是母親提出了我真沒想像過會親身體驗的事──相親。

以上大概就是我會坐在這間燈光美氣氛佳的咖啡簡餐館的緣由。

「我就先問問,請問這次相親是出自您自己的意願麼?」

「啊──嗯……」

對方是西裝筆挺的男士,目測大概比我年長幾歲。我對別人的長相很難做評價,老實說自從輪迴有個周澤楷,我心中帥哥的標準就有點扭曲了。總之是個乾淨的人,瘦瘦的,不高,還是可以說是儀表堂堂的類型。從早先拿到的資料得知是S市知名貿易公司的經理,確實是結婚的好對象。

我眼神一飄、嘴巴一糊,對面的大概也就懂了,感覺不出情緒地長嘆了口氣。

「那,很抱歉,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吧,告辭。」這麼說著竟然就真的拎起掛衣起身就走。我呆愣地半張著嘴看他瀟灑地結完帳逕自離去,忽然覺得他還滿帥的而有點後悔……

唉,人家是第一次啊,為什麼不溫柔一點。我假嗔假怨毒地一手支頰一手捻著小杓子攪亂漂亮的咖啡拉花。

算了,這家的咖啡聽說很好喝,但價錢真的很高所以一直捨不得來,既來之則安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悄悄地把對面那杯根本沒被動過的咖啡移到我這半桌來。

做這種事還是有點小羞恥,我略心虛地縮著頸子東張西望。不看還好,一看竟然發現窗邊坐了個出乎意料的人物。

俐落削齊的短髮,墨黑鬢角襯托出飽滿粉嫩的雙頰,只上了護唇膏的自然唇色水靈如櫻,那眼睫毛,怎麼這麼長,三張桌子外的我都看得見那羽毛般的影子啊,而且肯定不是假的,濃密得很自然,就像周澤楷一樣……哎,那是興欣戰隊的唐柔啊!

大概是我的視線太熱情(天知道我想訪問她很久了真想跟常先交換我也好想認識興欣老闆娘雖然如果要我採訪葉神那真是壓力山大……),唐柔原本看著窗外的,毫無預警地往我這邊轉頭過來,視線就這樣撞上了。我羞得別過頭。嗚嗚,我以為我已經習慣漂亮的人了,這樣簡直無異於我站到桌子上大喊唐柔我稀罕你,羞上加羞,希望她大人不計小人過……

「請問,是電競之家的嚴楓麼?」

啊,長得漂亮的人連聲音都特別好聽……我的臉頰熱到不行,等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笑咪咪地站起身向她遞名片了。

「對的對的,我是嚴楓,哎呀,沒想到唐柔選手記得我。」

「常常看到妳的文章,所以滿有印象的,常先說妳是少有的女記者,在和輪迴總決之後記者會上也有見面,不小心就這樣記起來了。」

「不敢不敢──」我也不知道我在不敢什麼總之我跟唐柔說到話了等等一定要發文炫耀一下,保證連總編都要嫉妒我!

「不介意的話請坐啊!」我幫唐柔拉了椅子,她說了聲謝謝,也就配合地坐下了。

「還真巧呢,妳……很喜歡這邊的咖啡?」唐柔看看我桌前並排著兩杯咖啡,好奇地問道。

我的臉又更熱。好,沒關係,就順著這樣打馬虎眼──「哎呀其實我是被母親逼著來相親的,果然不成啊,所以就想說喝喝咖啡也好……」啊啊啊我這麼誠實幹什麼!被美女漂亮的眼睛一看就不會說謊了嗎?我是初中小男生麼?

唐柔好像也沒料想我會有這種回答,楞了楞,才又緩頰道:「這裡咖啡真的不錯,不算是白來一趟。」

「真的嗎我來嘗嘗……」我端起杯子小心翼翼地嗅那獨特的咖啡香,嘴唇剛碰上杯緣,就聽唐柔那好聽的聲音說:「那就更巧了,我也是來相親的。」

我猛地又把杯子放下了。好險還沒喝不然肯定噴了。

選手的年齡不是祕密,唐柔對我而言還年輕呢,二十不過五。雖然唐柔的家世似乎非凡……但豪門相親不應該是在六星飯店頂樓的西式餐廳麼?這間咖啡廳雖然也是不俗的店,來約會倒是不錯……

「……是家裡人安排的?」我有點戰戰兢兢地問,怕問得太私密像在探八卦(雖然確實是我八卦……)。

「不,是我自己的意思。」唐柔回答得十分乾脆。

「真的?!相親這種事,不覺得挺古板的麼?」

「但這不失為找到意趣相投對象最直接的方法吧?」

「但怎麼能確定就是他了呢?只憑這樣見上一面聊個天就有可能判斷麼?」

「這就要實際看到了、遇到了、碰到了才知道能不能吧,可能能,可能不能,對方大概也是這種心情吧。」

「聽起來總覺得有點像賭博啊……」

「呵呵,任何決定都一定有賭博的成份在,畢竟會有什麼結果沒人說得準,即使有信心,結果卻出人意料也是常有的事。」

「說得真有道理……哎,說來也不怕妳笑了,我活到這把年紀還真沒什麼經驗,就是有過喜歡的對象,也總是沒有結果,我想我是覺得自己沒有賭博的本錢吧。」

「嚴楓……」唐柔大概想安慰我,輕輕喊了我一聲。

「哎,嚴楓是我的化名,只有總編想挖苦我時會被這樣叫!我真名叫葉秋。」

聽了我的真名,唐柔果然也有些意外,但很快也瞭然地笑了笑。葉秋這名字到底不稀奇。

「好,那就叫妳秋秋。」唐柔笑咪咪的,我覺得我快跟砂糖一樣融化到咖啡裡了。(不過後來我想到,難道唐柔會叫葉神「修修」麼?……嗯……)

我臉一熱,又想轉移話題,很笨拙地丟了個問題:「那,面對這次的賭博對手妳覺得勝率高不高?會不會賺吶?」

「嗯……」唐柔雖然點了點頭,但總覺得語氣聽起來有些曖昧不確定。好歹當了幾年記者,還常常採訪那個周澤楷,這點察言觀色的能力還是有的。她大概是不想說清楚,我想也是,畢竟我們才剛有可能開始熟,身份又有點微妙。

後來我們開始聊咖啡和食物,沒再觸及相親的話題,倒也挺開心,我本來對唐柔的想像是偏高貴冷豔的那種類型,沒想到她挺可愛,笑起來讓我想起我妹妹。

我的兩杯咖啡很快就喝完了,不好意思繼續打擾唐柔的終身大事(?)便欠身告辭。

拎著包包心情很好地離開咖啡廳,走沒幾步我卻發現一件嚴重的事……這裡是S市,怎麼唐柔會在這裡?她是S市人麼?是麼?雖然選手是哪市人一點也不重要,也沒辦法寫成報導,但我好在意啊……如果她是S市人的話,說不定我們可以趁著夏休期一起去吃剛剛講到的那些餐廳。對啊,比起男朋友我更想要可以一起吃吃聊聊的女朋友……

好奇心與探究心基本上是我的職業病,我走過半條街後還是忍不住,轉身又往咖啡廳的方向走回去。

如果她的相親對象已經來了,我就坐遠一點再喝杯咖啡看看書低調地等她結束…雖然這種行為微妙地有點變態,但我實在不能就這樣離開,不然我會三天睡不好。

然後我就看到一個頗熟悉的身影走進咖啡廳,我一個閃身晃進旁邊的防火巷。以我清明二點零的模範視力是絕對不可能把那個人看錯的!何況那個人有放眼職業圈獨一無二的明眸大眼!正是微草隊長王杰希啊!

這也太巧了吧!王隊不是B市人麼?難道我記錯了…還是說今天S市有什麼活動嗎,為什麼我都不知道……嗚嗚我忽然好想打電話給江副隊求安全感啊!難不成王隊也來相親……還那麼巧對象就是唐柔……不不不,怎麼說這也巧過頭了……

我躡手躡腳靠近咖啡廳,在要走到玻璃牆的範圍時強作正經模樣,若無其事地緩步走過去,眼角餘光看到王杰希直直走到唐柔那桌,在她對面──幾分鐘前我坐過的位子──坐下,動作行雲流水不帶絲毫猶豫一點也不像碰巧見面,很顯然根本就是提前約好的!

微草隊長王杰希與興欣強勢攻擊手美女唐柔在S市約會聖地共進午茶──是為了友誼?為了榮耀?還是為了──我用大概可以去公會當幹部的職業手速在手機上敲下這行字,然後按下傳送……送給從來搞不清楚女兒是寫什麼樣報導的娘親。

大約一個小時後,我回到家,母親用手機敲我的頭:「妳是改行當八卦雜誌的記者了麼?叫妳去相親!叫妳挖新聞!」

我搶過母親的手機:「這是詐騙訊息啦詐騙訊息!才不是我發的哩!」說著便按了刪除。

唉,我好想知道唐柔和王隊到底是不是S市人啊。


還有第二篇。

後記:
第一人稱就是俺自己在碎碎念,搞得像俺想跟唐柔談戀愛一樣!確實!俺想跟唐柔談戀愛(凎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