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全職高手同人

Tags: 全職高手  方銳  林敬言  方林  

Comment (0)  Trackback (0)

方→←林*【Falling at Once More】

*全職高手同人二次創作
原創女角第一人稱,只是想刷幾個CP
依序是王杰希x唐柔/方銳→←林敬言/周澤楷→方明華。這篇是方林(雖然未滿)



我叫葉秋,今年二十九歲,目前在《電競之家》以「嚴楓」為名擔任雜誌編寫記者。父親已故,母親是退休的小學老師,底下有一個妹妹。而多虧她明年夏天將要成為人妻之福,我必須聽從母親的指示相親,寫這種不知道要給誰看的自傳……

我百無聊賴地攤開被揉得慘不忍賭隨便塞在我包包裡的稿紙。這是母親叫我寫的自我介紹信。當然是沒有提出的那一份。

這次的地點是大眾餐廳,據說是對方指定的。哎,應該是個性格開朗不拘小節的人吧!如果是的話就好了,至少能比上一個多聊幾句吧!然而我還是忐忑不安地拿著吸管攪弄紅茶裡的冰塊。老媽也真是的,事先告訴我對方是誰會怎樣嗎,讓女兒這麼緊張很好玩嗎!難道這就是老媽的陰謀?妄想在我身上發生吊橋效應麼?又不是少女漫畫!

母親給我的資訊只有一句:有鑑於上次的失敗,這次的對象跟妳的職場有關。難道是同事……好吧,同事很好,同事很好。

正當我瞪著相撞的冰塊依著它們鏗鏘的節奏像是禱告一樣默念同事很好的時候,一個溫和好聽的男中音勸慰著我回到大眾餐廳來。

「葉秋?」

我抬起頭,看清男中音的真面目,我楞了楞,自然半張著嘴。溫柔如他沒有嘲笑我癡呆的表情,反而輕鬆地說笑:「哈哈,我還想萬一真的是葉修該怎麼辦呢。」邊說邊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媽媽──妳從哪裡找來的同事啊!不對,不是同事,是與我的職場相關的……榮耀職業選手!

「林、林敬言……選手……啊不……」我不爭氣地結巴了。

「我已經不是選手了。」林敬言平鋪直述,聽上去倒不是很在意的樣子。

「說、說得是呢哈哈哈……」我乾笑三聲,知道全是自己反應過度。

我打從一開始便是S市輪迴戰隊的負責記者,和其他隊的選手接觸機會不多,對其他選手當然不至於陌生,這也不是我第一次和林敬言對話,但卻是不曾在餐廳面對面一對一啊……上次遇到唐柔是驚喜,因為那時唐柔不是我相親對象啊!

我深切地認知到,相親對象還是完全不認識得好……母親大人真是謝謝您。

「抱歉。」

「蛤?」難怪我一點也不覺得周澤楷難聊,因為我也是這麼不善於說話的人……

林敬言眉角下垂,笑得有點苦,卻笑得很好看。他說:「對象是我真抱歉。」

「蛤?哎?不不不!你什麼時候有我會覺得對象是你很抱歉的錯覺?」

「因為看妳的反應好像不符期望值……」

「不不不不不──不如說超乎期望值!」啊笨蛋笨蛋我在說什麼!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唰地漲紅,「不如說我才抱歉¬…抱歉……」我垂低頭,覺得這輩子可以不用再抬起來了。

「噗呵呵……」

噗呵呵?我情不自禁抬起頭來。啊……林敬言笑起來真的很好看,這樣忍不住發笑的樣子也很好看,薄薄的嘴唇適度地往左右延展,顴骨變得明顯,把他的眉眼和鼻樑線條襯得恰到好處。不是周澤楷那種五官精緻的美型,這是奔三的男人才會有的有稜有角的帥氣啊……對,比起年輕的帥哥我更喜歡……不不不,我在想什麼!

「抱歉。」林敬言自覺失禮地遮著嘴。

「欸嘿嘿。」然後我就很癡呆地傻笑……這什麼情況,太詭異啦!

「妳是電競之家的……」

「嚴楓,輪迴的跟隊記者。」

我習慣性地探手進包包掏名片,捏著那小硬紙片才想到對方根本不會需要,於是乎手就這樣有點可疑地插在包包裡。

林敬言似乎沒在意,翻著服務生拿來的菜單,簡單點了份套餐,飲料跟我一樣是冰紅茶,但他麻煩服務生不要加冰塊。

「原來妳本名叫葉秋。」服務生走後,林敬言非常紳士地開了新話題好閒聊。

「對啊,哈哈!」結果我又傻笑,「知道葉神其實叫葉修反而鬆了口氣。」

林敬言很配合地也跟著笑。

啊啊,怎麼會這樣!我採訪職業選手這麼多年,已經要忘記怎麼跟職業選手普通地聊天啦!(輪迴的選手因為相處得久了所以不算。)

「那……」林敬言也想了想,然後問:「請問妳的興趣是?」

「咦?」我一愣。

「就是…請問葉秋姑娘妳的興趣是什麼?我想為了往後的交往,趁餐點還沒送上來之前盡可能了解彼此比較好。」

「噗哈哈!」林敬言說得認真,可我卻被逗笑了。

「我們正在相親呢!」林敬言正色地提醒我。

「謝謝提醒,我差點兒就給忘啦!」我的心情忽然變得很輕鬆。

結果餐點送來之前我們沒有聊興趣,而是聊來到這裡之前的種種。林敬言與我同年,天曉得他的母親和我的母親是怎麼搭上線的,總之林敬言也是依從母命。

她平常都只是口頭說說,怎麼曉得這次這麼積極,說什麼時間地點對象都決定好了,你就帶著自己的誠意去吧,真是奇怪到好笑。林敬言說。

林敬言和我一樣連交往對象也沒有。但到底二十九歲單身男子和二十九歲單身女子在社會上給人的觀感還是有差的,雖然沒有表現出來,我還是暗暗在心底想,如果我是男的就好了,那麼老媽就算會嘮叨,但也不至於含淚逼婚吧。

不久餐點送上,我們很有禮貌地安靜吃著。但這氣氛很好。不是那種意識到彼此是異性的氣氛好,而是同輩朋友的好。偶爾我們相視而笑。唉,我真想告訴他,你造嗎?霸圖對興欣那場我都哭了,沒錯,就是你打的那場。

吃到一半,林敬言的手機忽然響起。

「啊、抱歉!」林敬言好像完全沒料到它會響起,有些慌張地放下餐具從口袋裡拿出手機。

「沒關係啊!說不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我搖搖頭,表示完全不介意他接電話,離座去接也沒問題。

林敬言低頭看了一眼螢幕,大概是確認來電者是誰吧,然後苦笑著搖搖頭,說道:「謝了,但大概不會是什麼重要的事。」說著邊把手機調成震動模式,然後放在一邊。

手機嗡嗡響了幾秒就停止了。雖然我總覺得看剛剛林敬言的表情有點內幕,但探八卦不是我的興趣(真的!),雖然很在意,也只能繼續低頭默默扒飯。

沒想到不出幾秒,手機又開始震動了。

「嗡嗡嗡──嗡嗡嗡──」

「……」

「……」

林敬言像當沒發現似地繼續吃,我也只好跟著吃。

「嗡嗡嗡──嗡嗡嗡──」

「……」

「呃……還是接一下吧?」

「啊、抱歉,太吵了吧?」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人家這樣接連著打,可能真的是有什麼要緊事啊!啊,抱歉,我去化妝室一下!」

「哎?」

我也不管林敬言的反應,起身就往廁所的標示走。雖然想上廁所是真的,但就當我雞婆吧!林敬言不接的理由也不一定是我的關係,真是臭美!說不定打電話過來的就是林敬言不想接的對象啊……我忍不住開始妄想起來。比如說前女友,前前女友,前前前女友的男朋友之類的……

回到位子上時,林敬言的表情如常,反而好像還比剛才還開心似的,應該不是我的錯覺。我忍不住盯著那手機看,林敬言意會到,說了聲謝謝。

「沒、沒什麼我啥都沒做啊……」是誰打來的?我好想問啊!我的內心有隻野獸在對天吶喊……

我的視線心虛地從手機上離開,同時,它又震動了,但這次不是來電時那種長震動,而是短訊一類的簡而有力的短震動。

「對了,說實在的,妳的興趣是什麼?」林敬言仍當沒發現。

「哦……我喜歡聽音樂看電影然後打榮耀吧。」我沒想太多,老實回答。

「打榮耀?真的?」

「當然是真的啊!雖然其實比起自己打,我更喜歡看別人打。」

「真的?」

「真的真、」「嗡──!」又來一次的短震動嚇了我一跳,我像噎到一樣不自然地停住話。

「打得怎麼樣?」林敬言還是當做手機不存在似的,但也並不敷衍地繼續問我。

林敬言反應自然,要是我在意反而怪。於是我繼續接著答:「江副隊說我可以成為職業公會成員,應該是客套話啦,但我聽得很開心。」

「嗡──!」

「呵呵,真的不考慮加輪迴公會?」

「嗡──!」

「……如果真的要加我要選最喜歡的戰隊……」

「嗡──!」

「不是輪迴?」

「嗡──!」

「其實我最喜歡的戰隊是霸圖……」

「嗡──!」

明明是短震動,卻大概一秒半響一次。太驚悚以至於我的注意力全投在那小小的白色手機上,根本沒感覺自己說了什麼心裡話。

「啊啊,霸圖是支好隊伍。」

「嗡──!」

「超棒的,上一場對興欣我都哭了……」

「嗡──!」

「咦?」

「嗡──!」

「你手機那樣沒問題嗎!不是中毒嗎!?」我忍不住了,真的不是基於八卦心理,而是純粹的擔心,伸長了脖子去看林敬言的手機。

林敬言像是被我逼著似的,動手操作了手機。抬眼我又看到那眉角下垂透點苦澀味道的笑容,這次更淺,但他為了看手機而半掩的眼瞼感覺有種微妙的沈重感。那份難以名狀的沈重感莫名讓我心跳。這種感覺我不定第一次在林敬言身上體驗到,記得他在那場比賽之後宣佈退役時,我的心也是這樣跳的,不是興奮,而是不捨的。

而我在剛剛那現在回想起來非常沒有禮貌的伸頸一瞥中,看到了來訊者的名字:方銳。

「方……啊。」我竟然下意識地想叫出我看到的名字,我趕緊收口。

林敬言似乎不介意我的無禮,只是繼續淺淺地笑著。

「是啊,受不了,在傳短訊上爆發手速又能怎樣呢?哈哈。」並且確實了那個人就是方銳。

結果我妄想的前女友(以及前前女友等等)竟然是前隊友。這真的沒想到。

「難道不是有什麼非常緊急的事麼?」雖然我實在想不到前隊友會有什麼非常緊急的事要這樣頻繁到恐怖地短訊轟炸。

「搶野圖BOSS。」

「這個緊急了。」

「可是是幫興欣公會搶。」

「有這麼緊急嗎!」

林敬言聽著我坦率的反應不禁莞爾,但很快又恢復原本那種帶著沈重感的表情。眼瞼半闔突顯了他短而密的睫毛。

「所以剛剛那通電話沒接所以就改用短訊麼?」

「我有接。跟他說我在相親,沒空。」

「哦、哦哦……」我緊張了起來。要說為什麼,我也不知道。「你該不會說你在跟葉秋相親吧?」

「感覺會很麻煩所以就省略了這部份。」

「哦、哦哦……」是怎麼樣個麻煩法啊?我疑惑,但沒問出口,反而追問;「那短訊是……」

「嗯……」林敬言邊看邊說:「明明是冠軍隊,卻這麼缺人手的樣子。」

我嘴巴半開肯定一臉癡呆地看著林敬言看他的手機……興欣公會缺不缺人手我不知道,不過想來興欣此時必有魏琛有方銳再加上那個包子入侵不就可以鬧翻其他公會成員了麼?何況,誰知道呢,葉神說不定也在線上……

而且,方銳大大,你與其用你的黃金右手神速打短訊,不如趕快去搶BOSS啊!還是說你是左手打短訊右手搶BOSS?榮耀分明是需要雙手操作的遊戲我好歹是職業(榮耀記者)的啊!你分明就是想要林敬言陪你一起打榮耀吧!?還不惜在人家相親的時候像前女友一樣…噢不對,這種事是現任女友才會做的吧──奪命連環call(雖然是傳短訊)!太可怕了!明明知道你的好前隊友在相親還是手速爆發不斷傳訊過來,究竟是有著怎樣的執念?!我內心波濤洶湧的妄想兼吐槽此時此刻只能跟著冰塊融化以至於有點稀的紅茶嚥下肚。

我當然不知道方銳到底傳了什麼內容或是究竟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傳的,我只知道在我眼前的林敬言,他並不是一個標準的單身二十九歲男子。為什麼我可以這麼斷言?因為我也不是標準的單身二十九歲女子。

後來換林敬言去化妝室,帶著手機。於是我悄悄去付了帳,留下一張便條:下次一起打榮耀,我們幫霸氣雄圖跟興欣公會搶野圖BOSS!P.S.我的本尊是盜賊

回家途中我拿著手機打短訊:「以為是同事,結果是大神;以為是前女友,結果是前隊友」自己吐槽這在打什麼鬼,只好刪了重來。

「好的男人不是別人的老公就是彎的。」按送出,收件人是妹妹。

妹妹回短訊的速度總是特別快,果然不出幾秒就有了回信,手機短短地嗡了一聲:「FIGHTING!FIGHTING!My dear sister!<3妳會找到妳的好男人。」


還有最後的第三篇。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