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全職高手同人

Tags: 全職高手  周澤楷  方明華  

Comment (0)  Trackback (0)

周→方*【Falling at Only One】

*全職高手同人二次創作
原創女角第一人稱,只是想刷幾個CP
依序是王杰希x唐柔/方銳→←林敬言/周澤楷→方明華。這篇是周→方。



失敗兩次對母親而言好像沒什麼大不了。與更加意興闌珊的我比較起來,反而像是從中找到樂趣似的。

於是我現在正在前往第三次的相親地點,是我最喜歡的甜甜圈店。沒錯,甜甜圈專賣店,只要走過那條街就會被濃濃糖味重擊的甜甜圈專賣店。這次的地點是我選的。就希望對方剛好是喜歡吃甜食的人囉!哈哈哈!(我承認我是故意來亂的。對不起!)

老媽還是神秘兮兮地不告訴我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只是笑得甜蜜蜜像復古少女漫畫裡的女孩子一樣翹著小指戳我的手臂說:是超級大帥哥哦--

我才不管是不是超級或大或小,喜歡的話媽妳自己去啊!我把幼稚的頂嘴吞回去。好說歹說,我已經二十九歲了,不小不老,但無疑是個大人了。

我照著平常的習慣提早十五分鐘到約定地點,沒想到我卻遠遠看見在店門口站著一個身材修長穿著低調但時髦的男人,那身影我非常非常眼熟……

「小周!」我忍不住驚喊出聲,小跑步過去。

沒錯,這身材修長穿著低調但時髦的好男人正是當今榮耀第一人槍王周澤楷啊!

周澤楷也朝我的方向走來,就像平常那樣沉默地露出靦腆的笑容,然後很有禮貌地輕輕欠身。

「買甜甜圈?」我伸出大拇指指向裝潢粉紅夢幻的甜甜圈店。

周澤楷搖了搖頭,我因為剛剛小跑步而醞釀出的熱度在我的後頸處一下子蒸出一層…冷汗。

「Why are you here?」我緊張得竟然說了英文。

「跟秋姊…相親。」周澤楷簡潔明瞭地回答。

啊。這樣啊。確實是超級大帥哥呢。還提早到了不只十五分鐘。哇。我是知道的。周澤楷的存在本身就是世界遺產啊。所以我這次的相親對象是世界遺產……我何德何能啊!此刻我的心情就像是老媽心血來潮買了一張彩券她卻懶得對逕自丟給我我百無聊賴地邊吃晚餐邊看電視看開獎卻發現中了頭彩金額上看億元,誠惶誠恐,覺得收了這筆錢反而會有報應似的……不!用錢比喻周澤楷也太下流了!

等到我回過神來時,我和周澤楷已經站在擺滿甜甜圈的玻璃櫃前,他那眼神禮貌到像是懷有歉意似的。

「秋姊……」周澤楷懇切地要我在口味繽紛的甜甜圈中做出選擇。

我抬頭,看見大概是工讀生年紀應該不超過二十二歲的櫃台小妞一手拿盤子一手拿夾子,輕抿著小嘴唇,那副表情可用含羞帶怯小黃花來形容。姑娘,別被周澤楷這副皮囊騙了喔,他不僅僅是個帥哥這麼簡單,榮耀還打得好,性格還只能用天使二字來形容……不能輕易愛上他,除非妳有拋卻俗世上至天界的覺悟……哎,我到底在想什麼?

我選了兩個原味一個巧克力一個草莓,其中原味一個跟草莓是幫周澤楷選的,另外點了兩杯糖另加的熱紅茶。

我以周澤楷沒辦法反應的速度遞錢給雖然向我伸手眼神卻沒有離開周澤楷半寸的黃花小姑娘。周澤楷明顯地露出了不知所措的樣子,哎,真可愛,也不知道是因為錢還是因為姑娘的視線太熱烈,大概都有吧。

我指指店裡面牆角空著的兩人座位,周澤楷點點頭,在我把錢包放進包包裡時,他已經小心翼翼地端著盛裝甜甜圈紙籃子和兩杯馬克杯裝紅茶的托盤。

就座後,我暫時不做他想,迅速地咬了原味的甜甜圈一口。啊,幸福!吃甜食就是幸福!

「剛好草莓正是季節呢!」我催促著周澤楷也不要客氣地吃,「啊,不過先吃原味的!果然原味就是經典啊!」我誠實表現貪食的一面,大口咬下,再慢慢咀嚼,讓澱粉和砂糖的甜味充分滋潤舌根……

「謝謝。」周澤楷一樣有禮地朝我點點頭當作鞠躬,然後就著紙巾拿起粉紅色的甜甜圈。

周澤楷是不挑食的好孩子。我知道他不會討厭甜食,但吃不多,比較喜歡口感酸甜的甜食,比如加了莓果類的糕點或是有加柑橘原料的餅乾。因為記者的身份,尤其周澤楷是選手裡數一數二的偶像型人物,這種問到個人喜好的訪問已經做過很多次了,平常聊天也不免聊到食物,輪迴每個隊員如果有什麼偏好我基本上都知道。

於是我開始和他聊起食物的話題。從甜甜圈擴展到甜食,從甜食再到茶品,從茶品再回到配茶的鹹味點心,再從鹹味點心到港式飲茶,港式飲茶說到一半不知怎地轉回戰隊,然後開始了榮耀的……雖然基本上都是我在說,周澤楷偶爾點頭或應諾幾聲,但我們平常就差不多是這樣,沒有覺得尷尬或不自然。

對嘛,和周澤楷相親什麼的,我連這種美夢也不敢作呢!一定是為了治癒我才陪我吃甜甜圈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可以說是非常成功。不愧是槍王!當今榮耀第一人!你就是大家的榮耀啊小周……嗯,我覺得我的腦袋已經不太清楚了。

「所以說,小周,是我媽找你來的?」啊啊啊──我還是問了!話題是怎麼跳到這裡的啦!也太突兀了吧!?可是我從一開始就想問了啊!

「呃……」看吧!周澤楷露出多困擾的表情啊!我這個壞蛋!周澤楷陪我吃甜甜圈難道我還要挑剔嗎?!

「沒關係,老實跟秋姊講。」我這語氣是怎樣,流氓嗎?假裝斯文的流氓麼?甜甜圈已經吃完了,我只能兩手捧著熱呼呼的馬克杯,若無其事地對冒著蒸氣的表面吹氣。若無其事地,好像我一點也不在意似的。

周澤楷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老媽,這次真的太過分了!像第一次那樣吃閉門羹的相親要我體驗上一百次都沒問題,但讓小周這麼煩惱太不應該了!上次也是。雖然林敬言會答應可能有他自己的理由,但……好吧,從一開始就不坦白的是我。都是我害的。

我放下馬克杯,看著水面搖曳,水面映著我陰沉的臉,染著深紅近黑的混濁顏色,幾乎可憎。我陷入了自責的情緒。

「是方前輩。」周澤楷說。

「明華?」周澤楷會提到的方前輩只有方明華沒有別人了。平常他在方明華面前會應對方的要求直呼名諱,但在他人面前提起時卻還是稱方前輩。周澤楷就是這麼禮貌周到可愛到可敬的人。

不過這個答案我真的沒想到,不禁抬頭瞪圓了眼睛。未料看到周澤楷的表情後我眼睛只能瞪得更大了。

這表情我知道的。應該說這表情透露出的訊息我是懂得的。在和林敬言吃飯時也有過這種感覺:強烈的「感同身受」。

其實若把現在的周澤楷拍下來,那還是帥哥一枚毋庸置疑,可能就是有點憂鬱氣質的文藝型帥哥如此罷了。他低著眼睛,長長的眼睫毛不時隨著眨眼的動作脆弱地顫抖,好像會有閃亮的鱗粉翩翩掉落般,惹人憐惜。

此時在周澤楷身上感受到的強烈的感同身受甚至比上一次更甚。

啊,也可能只是我過度的自我投射,不是麼?

「為什麼明華他……」我的語氣明明是低沉的,音調卻不自然地往上飄。

「先答應方前輩…才知道是秋姊。」

「你就答應了?」

「知道是秋姊……鬆了口氣。」

周澤楷嘴角微微上揚,但眼睛仍然低低的看著桌前的馬克杯。馬克杯杯身是乾淨的瓷白,和裡頭盛裝的黑紅液體不知是因對比而互襯還是互斥。

我睜圓著眼睛看著周澤楷,有點像目瞪口呆的表情,但其實我只是不敢眨眼睛。不知何時也不確知為何,我的視界模糊蒙上一層水罩。淚腺發達的我只要被風一吹就會流眼淚,所以我很熟悉這種感覺:就是要流眼淚了。

「鬆了口氣是啊,我也鬆了口氣,我根本不想相親我根本,也不能相親我喜歡他啊,從以前到現在!」我的斷句變得很奇怪,嘴上說鬆了口氣語氣卻是劍拔弩張。我以為就懸在眼角的淚珠應該會掉下來可是沒有。事到如今我不會為了這種事實哭泣。

「我也是。」周澤楷的嗓音不偏高也不過於低沉,語速較慢但咬字清楚,仔仔細細地悄悄說給你聽的那種感覺。他以與我的激昂相反的款款的語氣像剛學會說話的孩子般重複我的話:「我喜歡他,從以前到現在。」

當然我的「他」和他的「他」是不同個「他」,雖然我們的「他」在無名指上都有了一個「她」。不過我們都沒有進一步釐清這點,就像好不容易擠上一艘救生艇,我們一心努力維持平衡在大海中央隨波擺蕩,前方不見港,回頭沒有岸,稱不上是喜悅但僥倖地相視而笑,儘管明白我們已經絕對不可能到達原本理想的目的地了。也或許就是因為到不了,才可稱之為理想。

「我也去買個草莓口味來吃。」我站起身,周澤楷的視線追著我抬起來。我做作地自以為專業般點下手指,「一人一半。」

櫃前還是同個姑娘,她在給我夾甜甜圈時假裝不在意其實很小心地說:「喜歡吃草莓甜甜圈的男生真少見。」她大概看到了周澤楷吃草莓甜甜圈的樣子,以為這個也是他要吃的。

「是啊,雖然不分著吃的話可能會吃不下。」我雲淡風輕地說,姑娘臉色丕變,但我沒去確認,將整數的錢放在櫃上,拎著小紙籃坐回周澤楷對面。

我邊就著紙巾小心翼翼地將草莓甜甜圈掰成兩半,邊像念什麼咒語一樣說一人一半感情不會散。周澤楷被我誇張的語氣逗笑,接過那半甜甜圈,道了聲謝。

我和周澤楷在交通站道別。我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老媽,問她有沒有要我順便買回家的東西。她當然第一個問的還是相親怎麼樣,我大笑出聲,似乎引來幾個路人的側目但我無所謂。

「很美味!」我誠實地說。

老媽沉默了一會兒,可能是不知道怎麼回吧,但聽我語氣這麼歡快,應該是成功的,所以她很快便興匆匆地建議我可以先定下來再慢慢看日子,我帶著原本那樣開朗的笑意說:「媽妳說得對,接下來我會慢慢看日子的,天時地利人和很重要呢!」

老媽欣慰地連答好幾聲是啊。不知道有沒有日子是宜相親的?

隔天照常上班。雖然選手們在夏休期,記者是沒有這種東西的。這是對上個賽季總整理的時段,反而很忙。

「嘿,嚴楓,相親怎麼樣?」總編一看我進來就問這句。感覺好久沒見到他了,事實上只隔了幾天而已吧。

「總編大大您怎麼會知道?」我比他更玩笑的語氣反問。

「聽說妳逢人就抱怨令堂的猴急。」

我聳聳肩膀默認。

「有什麼關係,雖然也不是說嫁了就如何好,但成家是很好的事啊!」

「總編您已婚十三年當然覺得理所當然。」

「當然也不全是好事,只是整體而言是好事。」

「說不過您。」

「下次換我幫妳安排吧?」

「哇,我好高興,謝謝總編。」我不帶感情的回應卻把他逗笑了,他習慣性地抬起左手半掩著笑開來的嘴巴,我看見那銀色戒指閃閃發亮。

已婚人士都這樣,不理解不婚族的想法,以為結婚是成家的必備條件,而不婚只是一種任性。我們也很多無奈的好嗎!好吧,或許我的無奈對他人而言也就是任性的另外一種寫法吧。

上午我窩在辦公室寫稿子,中午照例去輪迴蹭飯,那邊可以算我內部價,還可以和選手或公會職業成員交流情報,某方面而言也算是工作的一環。

不意外地遇上了周澤楷,他旁邊則是家就買在附近所以夏休期還是幾乎每天出現的方明華。寒暄幾句後,方明華不免問昨天怎麼樣,語氣多少有點隱含期待的曖昧。所以我說已婚人就是這樣!

我看向周澤楷,很平常地說:「甜甜圈很好吃!草莓口味棒極了!」

周澤楷點點頭,抿著唇靦腆地邊笑邊答是。

「你們去吃甜甜圈?」方明華原來不知道我選了多棒的相親地點。

「對啊。我只吃了一個,小周吃了四個。」

「不是反過來麼?」

「小周你說說看你吃了幾個?」

「二個……三個……」周澤楷稍微歪了歪腦袋,好像很不確定。

方明華看向我,皺皺眉帶著疑惑的樣子。我泰然自若地聳聳肩,和周澤楷對視到了便交換一個笑容。

小艇不知道會順著海浪盪去哪裡正如轉盤上的珠子不知道會滾到哪個幸運數字上。航行與賭局之於生活與選擇。在數不清楚的輸贏之中我知道我會一次又一次地擺蕩、搖晃、投注,然後有一天終於落下。

終於沒了。


後記:
不知道為什麼會打這麼久又打這麼長,拖了好一段時間還是果斷地給它斷開連結斷開鎖鏈斷開一切的牽連(蛤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