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全職高手同人

Tags: 全職高手  喬一帆  葉修  喬葉  ABO  

Comment (0)  Trackback (0)

喬葉ABO*【騷】上

搬運補記>H部份沒有文字檔須另外再傳圖。似乎不全有遺失。

*全職高手同人二次創作

喬一帆x葉修,ABO設定哈哈哈

因為期末俺實在忍太久了,俺要斷開一切的牽連……Just do it!!!






01.Alarm



偏偏就是那個晚上,那個月黑風高鴻鵠叫的晚上。



榮耀女神剛在螢幕上方送出一行頓時把人打回現實的溫柔警語:「現在已經午夜十二點整囉!呼籲玩家合理安排遊戲時間,健康遊戲<3」葉修也就聽話地伸了個懶腰,雙手捏來捏去做做手操,倒是沒有要退遊戲的意思。



上林苑靜悄悄的,大家都回房休息了,葉修卻還佔著客廳公用電腦不放。退役後的他也沒閒著,除了幫自家搶搶BOSS刷刷本之外,更在各大公會底下勇敢臥底,玩得是不亦樂乎,就算不再是職業選手了,也不見他有多寂寞,殊不知他多有手癢的時候,偶爾緊揪著各大公會不放就想逼得他們會長開門放大神上網遊來一起鬧一鬧。本來葉修就是一個知足惜福的人,只要有香煙有榮耀,還有這興欣戰隊可以帶著闖,就是幸福人生。



「前輩。」現任興欣隊長喬一帆輕手輕腳走到葉修身邊,怕嚇到對方,先出聲喚道。



「咦?一帆啊。還沒睡?」葉修看著喬一帆將一杯熱牛奶放到滑鼠旁邊,在後輩像哄小孩一樣要他喝了牛奶快快睡覺覺之前先搶著問,並且輕輕蹙眉,重申長者的威嚴。身為隊長怎麼能不做好榜樣早睡早起呢?他相信聰明如喬一帆不消多言。



「嗯,有一點……」喬一帆果然像被訓斥了一頓似的露出深深深的歉疚。



「欸、明天也沒啥特殊行程,不打緊,就是有什麼煩惱的話就說說唄!我們的好喬隊。」葉修笑了笑,不到平常嘲諷的程度,就只是有些小小的逗弄意味。



喬一帆怎麼樣也無法習慣被叫隊長,何況是被大前輩兼前隊長的葉修叫?年輕皮薄的臉頰很快染上兩圈羞窘不知所措的紅暈,抿抿唇欲言又止。其實喬一帆就真的只是覺得今晚精神特別好,倒沒有失眠那種想睡不能睡的焦慮感,也沒有什麼煩心的事,只是很偶然的偶然有不想睡的感覺。



葉修看喬一帆這反應,也知道大概沒多嚴重的事。回想自己年輕的時候,過十二點才睡什麼的簡直家常便飯,也就不甚在意地悠悠等喬一帆開口,隨手撈起馬克杯,喝了兩口牛奶。泡得勻稱剛剛好,溫潤的奶香頓時暖和了胸口以至全身,倒真的引起了絲絲倦意。



「……前輩也趕緊睡吧。」喬一帆最後乾脆不講自己了,把話題帶回葉修身上。



「好,再三十分鐘。」葉修爽快答應,不及喬一帆想繼續勸說,把牛奶塞到他手裡,並拍拍後輩的肩膀說:「小孩子喝完奶就趕緊去睡吧!」語罷,轉頭又專心向著電腦螢幕了。



「……」喬一帆兢兢業業地兩手捧著還剩下一半牛奶的馬克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他已經沒在想要怎麼樣勸才能讓葉修關電腦就寢了,反而是窮盡萬般思緒煩惱這剩下的半杯牛奶要怎麼解決。不是他不喝牛奶。怎麼說,這是前輩喝過的牛奶啊!這樣豈不是那個啥,間接的那個……



喬一帆茫茫然地退開了,走到廚房,還想著是不是要拿另外一個杯子裝,這樣就不算是間接的那個了,但這是前輩喝過的牛奶啊!年輕人運算速度不輸競賽用電腦CPU的腦袋很快覆讀出方才葉修喝牛奶時的畫面,還是經過腦補後的縮近放大版本:前輩的上唇輕輕抿在杯緣,然後啜了兩口牛奶,人中還因此沾上了一點白,前輩就伸舌來回舔了舔,那動作有點孩子氣,卻偏偏令人覺得可愛……



於是喬一帆心跳著臉紅著就一口氣把那杯牛奶灌乾了。嚥下後他竟然覺得一陣暈眩彷彿酒醉。他渾然不察這是一種警告,匆匆沖洗完杯子,躲回房間鑽進被窩。



他當然睡不著,甚至是更無絲毫睡意了。輾轉翻覆好一陣子,在棉被與床單之間擦來磨去像烤香腸……結果他竟然真的覺得自己要熟了。



燥熱,渾身燥熱,並且覺得口乾舌燥。喬一帆身為一名健全的有為青年,就是不太懂床第之事,該有的知識還是有,該有的經驗也沒缺,當然知道這熱是什麼樣的熱。喬一帆難以忍耐地終是下了床,把自己鎖進浴室。



轉開冷水,喬一帆扶著牆壁,水淋得他止不住哆嗦,但仍然覺得熱。下腹部騷動著,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02.Bear



三十分鐘時限將至,葉修倒真的打算遵守約定關機睡覺,卻在退出榮耀的時候聽到浴室有聲響,緊接著是蓮蓬頭灑水的聲音。這麼一個隆冬夜晚,怎麼有人不等水先燒熱再開水淋浴呢?葉修隱隱有種不尋常的預感。



躡手躡腳走到浴室前,因為夜很靜,葉修不用特意側耳傾聽也能聽見隔間裡頭傳來與嘩啦水聲互相牴觸不和諧的低喘聲,光聽就可以想像那個聲音的主人現在表情該有多難受。



「是一帆麼?」葉修不由分說關切地開口問道。



喬一帆猛地倒抽了口氣,心臟在漏跳了一拍後又更加猛烈地收縮運動起來。從上而下沖打在背上的水柱愈加冰冷如刃。



「前輩……」喬一帆努力穩住語氣,但還是控制不了發顫的尾音,在換氣的時候更明顯,但他又必須要說:「不要管我……」



葉修楞了楞。怎麼剛剛還好好的,現在就變成這個樣子了?一個男人突然在半夜邊沖冷水邊喘息不止……葉修設想了各種情況,想來想去似乎就只有一個答案最科學。



「一帆、呃…你忍著點,我找找看老闆娘準備的醫藥箱裡有沒有抑制劑!」葉修知道喬一帆是Alpha,而抑制劑都是Omega在吃的。但對他這個既不會被Omega信息素影響,也不會被Alpha鎖定為對象的Beta而言,發情徵狀就是發情徵狀,Omega跟Alpha的差別哪裡懂得。



喬一帆想阻止葉修,雖然他也不知道Alpha吃抑制劑有沒有效,畢竟要吃抑制劑的總是只有會自主進入發情期的Omega,哪有聽過Alpha吃抑制劑的?但他來不及出聲,他知道葉修已經走開了。



為什麼他這麼確定?喬一帆反而因此愣住了。事實上他從葉修走過來的時候,就忍俊不住前屈蹲下身,抱住膝蓋縮成一團了。為什麼前輩明明是個Beta,他卻感覺得到他走近的氣息,像那杯熱牛奶上甜甜軟軟的蒸氣,而聽到他的聲音更讓自己動搖,腿間的物事就算根本沒去打擾它仍兀自抖擻。



自己的欲望是向著前輩的嗎?喬一帆覺得自己靈肉不和諧得要被撕裂成兩半了。



另外一邊葉修從客廳電視櫃下抽出了家庭醫藥箱,急急翻了一遍,結果什麼都沒發現。想來也是理所當然,因為他們興欣沒有Omega。



實在沒聽說過單身的Alpha在沒有任何刺激下會主動進入發情期的……葉修不死心地又胡亂翻了翻藥箱,棉花、紗布、棉花棒、碘酒、酒精、創絆膏、痠痛貼布、止痛藥、體溫計……仍然沒找到半個堪用的。



既然這種情況前所未聞,就表示他突然遇到了什麼刺激吧?只要把那刺激排除的話……葉修推想著。然而憶起方才喬一帆光是擠出不要管我四個字就像拉得極緊的弦,再多一分力氣就要斷裂的樣子,真的問他是什麼刺激了你,恐怕不僅幫不了他,反而是把他逼得更緊更痛苦了。



嘩啦嘩啦的清冷水聲在這樣的夜晚裡格外的響,幾乎震得耳膜也感到凍,牙根隱隱酸疼。葉修還是走回浴室前,雖然知道一定上了鎖仍握住鎖頭轉了轉,金屬徒勞摩擦鏗鏘呻吟。



葉修是真的不甚明白所謂發情徵狀是怎麼回事,專注榮耀十多年的他在這種事情上面真是生手得很,雖然也會自瀆,但就當是一種釋放,和上廁所差不多,舒服歸舒服,出來後就沒什麼感想了。於是他就把發情徵狀想得比晨勃嚴重…不只那麼一點好了。那解決方法很直接明瞭,就是擼出來。



葉修放棄探尋刺激喬一帆賀爾蒙的原因,眼下最要緊的還是讓喬一帆別再做這種自虐事。怎麼光想像著葉修自己也要覺得痛苦了。捨不得嘛,那一定是捨不得的。喬一帆是後輩啊,他半路從微草抱走拉拔到現在的優秀陣鬼選手啊,繼他之後的現任興欣隊長啊……他知道平常喬一帆給自己的責任壓力只有重沒有輕,稍早對他說有煩惱就說,也不全是玩笑話,不如說是葉修自己的真心話。



數一數相處也有約三年了,如今喬一帆在葉修面前仍然是下敬上前輩好的姿態,甚至還更拘謹幾分。葉修也知道這就是喬一帆的性格,但看他認真拚命的模樣,就是忍不住想要他緩一緩。偶爾靠靠他也好啊,三不五時還是需要被依賴一下來滿足虛榮心的。雖然就連葉修自己也沒察覺到這是對喬一帆限定。



「一帆,這樣對身體不好,別沖了!不過就是那啥……咳咳,總之,出來不就好了?」葉修靠著浴室門,極盡善誘之能事地勸道。



待續。



後記: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原本信誓旦旦想要一發做到底,結果很顯然……事實證明沒那個屁股就不要佔那個茅坑。

喜歡一個人說不出口,討厭一個人也說不出口…這種心情…只能啪啪啪了(why

俺想ABO設定可愛的地方就是讓大家可以砰砰砰砰~變誠實變坦率~不寂寞人人有得愛~

打完報告寒假真正來臨時首先一定要啪完這篇。阿彌陀佛。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