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全職高手同人

Tags: 全職高手  張韓  

Comment (0)  Trackback (0)

張韓*【點石成金】


*全職高手二次同人創作

韓文清隊長生日快樂!如果說給俺一個穿越到全職的機會,俺會第一個先衝去巴住韓文清不放,然後用力戳他的眉心!什麼?錢包臉?俺最愛錢包臉了舔舔舔舔舔舔舔舔舔舔舔舔(凎

俗話說得好,愈喜歡的角色愈難寫…對,全職同人對俺而言是愈來愈難寫了……

〈俺要和牧師談戀愛〉系列第一彈(????




韓文清的二十九歲生日與客場比賽撞期。本來生日對他而言的意義多繫於家人身上,比賽的結果才是當下應該關心的主題。當然,最後分數不錯。



張佳樂早盯準今天是韓文清的生日,加上比賽順利,一離開賽場就愉快地想拉大家一起去吃喝一頓。無奈張新杰一句「明天一早的飛機,還是早睡得好。」塞得張佳樂笑容一僵,只好轉以既期待又十二萬分怕受傷害的眼神偷瞧壽星本人的反應。



韓文清凜冽一瞪──當然他其實只是很正常地看了張佳樂一眼──,張佳樂不說二話就先欠身道歉。韓文清也有些無奈,只得輕輕拍了拍張佳樂的肩膀然後說:「謝了。今天也累了,就早點睡罷。」



隊長的固執嚴厲是霸圖招牌之一,但細心一點的都會發現其實副隊長的嚴謹秩序才最是不可動搖如磐石般的存在,一如張新傑的牧師ID「石不轉」。(聯盟裡外都知道韓文清喝斥老闆的事件,卻沒有多少人知道張新傑講究規矩到連韓文清也不大願意和他同桌吃飯。張佳樂進霸圖後對此頗有感觸,覺得應該要上網發篇文章幫韓文清平反一下:我們韓隊只是臉兇了點,嗓門大了點,聲音低了點,眼神狠了點……真正不好惹的是張副隊啊!就是威武如韓隊也不能對張副隊的堅持指手畫腳啊有木有!)



回到旅館,韓文清收到家人要求視訊的短信,同房的張新傑自動迴避,還貼心地問了句要不要帶份夜宵,韓文清邊開電腦邊反問不是說要早睡?張新傑不置可否,轉身帶上門。



韓文清當年出來打遊戲,也不是沒有被家人勸阻過。所幸母親開明,極尊重孩子的想法,父親則只說了句「自己的選擇後果自己擔」,上頭一個年長了八歲的姊姊最反對,主要還是基於擔心,整體而言離開家時稱不上和諧,卻也不似葉修離家出走那麼決絕。



畢竟年輕氣盛,韓文清打定主意沒有個拿得出檯面的成果就不回家。一直到了第四賽季,聯盟漸漸有了規模,再加上韓文清率領的霸圖奪得了冠軍,當天晚上姊姊開了視訊,硬是把父母親都拉進來。姊姊和母親誇張地哭紅了眼睛,父親則雙手環胸,就像當年看著韓文清離家時一樣的態勢,只說了句「等你回家吃飯」。



那個時候張新傑也在旁邊,對韓文清父親的這句話特別深刻。倒不是因為這句話多感人,而是韓文清在聽到這句話時的表情。他笑了,笑得自信但是內斂。韓文清平常雖然不苟言笑,這種勝利的笑容卻不是多稀有。



張新傑後來琢磨的結果,是因為那笑容裡有一股被縱容的味道,有些孩子氣,應該是只有韓文清的家人才知道的表情,卻被他看到了。他當下看得發愣,忘記應該識相地離開。韓文清也沒趕他,卻也不是當他不存在,還把他介紹給家人,說這是他們隊上新加入的,操作的是需要照顧全場的角色,很不容易云云,不過份卻也不過謙地稱讚他。



張新傑雖然是剛出道的新人,卻因優秀的戰術頭腦而備受期待與信任,和韓文清大概是性格底子有某部份相似的緣故,在賽場上尤其默契。張新傑倒不覺得韓文清長得多兇多難親近,連約四歲的年齡差也未影響他們的相處模式。



霸圖在外人眼裡看來韓文清好像是個霸王般的獨裁者,不得不承認張新傑在進入前也多少有這種感覺,事實證明那不過是偏見。韓文清雖然嚴厲,卻是更加嚴以律己的人,你做錯事他就開罵,而他做錯事,也願意接受任何責難,隊友、經理、老闆,甚至粉絲的意見他都會聽,當然會不會用他自有判斷,卻絕不是獨斷專橫的類型。



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起,張新傑就決定他要跟著韓文清做一輩子霸圖人了。他想他再也找不到一個人可以這麼理所當然地將背後交給你,而你能那麼心安理得地站在他身後。



張新傑最後沒有帶夜宵回來,而是拎了盒蛋糕。韓文清已經洗了澡,抱著筆記型電腦坐在床上看比賽視頻,隨時預備配合張新傑的時間表準時就寢的樣子。看到張新傑手裡提著的東西,眉頭皺了起來。



張新傑解釋:「張佳樂白天就買好的蛋糕。」



「不意外。」韓文清淡然應道,眉頭卻鎖得更牢更緊,然後闔上筆電,下床走到張新傑旁邊,盯著繫著粉紅色緞帶的紙盒子,好像那裡面裝的是易爆物還是什麼危險物品似的。



張新傑了然,想韓文清八成是在煩惱要怎麼回應張佳樂的一番好意。(但若讓張佳樂看到韓文清此時的表情,大概會嚇出心理陰影來,再也不敢靠近蛋糕。)



「明天一早的飛機…總不能帶蛋糕上去。」韓文清語透無奈。



「所以現在吃了吧。」張新傑乾脆地說,一邊已經拆起了緞帶。



韓文清驚愣地看著張新傑迅速俐落地拆了外盒,還在蛋糕中央安上蠟燭。



「……為什麼是七?」韓文清本來想問張新傑這麼晚還吃這麼高熱量的甜食妥嗎,看到蛋糕中央那個阿拉伯數字七形狀的蠟燭,脫口而出卻是如此無關緊要的問題。



「這是我們交往第七年第七次一起過的生日。」張新傑說。調整完蠟燭的位置,還很睿智似地推了推眼鏡。



「……」韓文清依然沉著臉,不知道能再說什麼了。心底默數了一下,他們是第八賽季互通心意的,這樣算也才第三年,但如果從張新傑出道開始,倒確實是第七年。不過這好像有些答不切題啊……



韓文清還在僵直中,張新傑卻已經拿著塑膠刀切起蛋糕來了。而那個數字七呢?已經躺到旁邊去了,只有底部沾上的白奶油證明它曾經發揮過作用。



察覺到韓文清釘在蠟燭上略顯疑問的視線,張新傑說明道:「沒有打火機。」想點蠟燭也沒法點的意思。韓文清搖了搖頭,他並不是在意這個。



好在蛋糕只是六英吋大小,兩個人分還不算吃力。只是張新傑似乎不太會吃蛋糕這種綿綿軟軟的東西,卻偏偏想要像平常吃飯一樣吃得有條不紊,捏著塑膠小叉小心翼翼地把蛋糕均分,再慢慢從最外面一塊塊吃到最裡面,每次因為蛋糕質軟塌落或是夾餡裡的布丁被擠出來,都要花好一番功夫重新調整才肯送進嘴裡。韓文清老早就吃完了,看著他的副隊奮鬥不懈,也不知道要拿他怎麼辦才好。



好不容易吃下最後一口,張新傑簡短點評道:「還不錯。不會太甜。」



「那很好。」韓文清伸手抹過張新傑嘴角的奶油。平時看張新傑吃飯吃得比當兵整內務還規矩,感覺再好的菜都沒味了,如今看他吃塊蛋糕吃得這麼認真又有些笨拙,倒是挺可愛的。韓文清下面沒有弟弟妹妹,從來和張新傑相處也是以平輩待之,此時卻意識到自己是年紀較長的那個。大概也是因為生日的緣故?二十九歲了,是早該有個家庭的年紀了。



韓文清另一隻手想拿紙巾擦,張新傑卻拉起那隻沾著奶油的手,垂首親吻般舔去。溫溼的觸感從指尖觸發一股電流般的刺激,韓文清立刻又僵直了。



「看來還沒吃完。」張新傑抬眼,鏡片後那雙眼睛認真,逼近的時候竟有鷹隼鎖定獵物時的壓迫感。韓文清下意識閉緊眼睛。交往第三年,這種事情應該要習慣了,只怪張新傑每次都很突然。(雖然張新傑本人覺得自己是有循序漸進按著順序來的。比如說現在吧,他安排好的順序就是回旅館、韓文清與家人的時間、吃蛋糕、親吻、滾床單、說生日快樂。)



「唔……」韓文清接受張新傑擠入唇縫和打開齒關的軟舌,奶油蛋糕的味道比自己嘗的時候還要重,甜膩得彷彿呼出的氣息也是砂糖做的,就著兩人份的熱度融化,重新吸進肺裡又是一陣甜,甜上心頭,遑論嘴裡吞下的津液,蜜一樣稠,滑過喉嚨還有些癢。



張新傑捉著韓文清的那隻手就順勢和他五指交扣,另一隻手捧上韓文清的後腦杓,梳過搔癢掌心的短髮,拇指去撫摸他的眉骨,順著柔軟濃密的眉毛,然後輕輕揉著那皺成川字的眉心。



「隊長……」張新傑輕舔韓文清泛著水光的嘴角。大家總說韓文清有一張讓人心甘情願繳出錢包霸氣側漏的臉,他忽地想到那只不過是因為韓文清眉骨和鼻樑長得特別好,又不知為何總習慣皺眉的緣故。



「…怎麼?」韓文清短短的眼睫顫了顫,眼睛張開一條縫,有些恍惚地問。



「嗯,沒事。」張新傑抿唇,淡淡一笑。



韓文清沒多想,轉頭就想收拾垃圾,這回張新傑卻兩手攔腰環抱住他。張新傑看起來比韓文清瘦,卻比較結實,推擠擁吻之間,沒什麼抵抗的韓文清就被壓上床了。



床陷了下去。張新傑沿著韓文清的脖頸吻下去,氣息仔細地滲入每吋肌膚,肌肉的收縮、喉結的顫動、脈博的搏動頻率都格外清晰。韓文清覺著癢,卻也沒躲,反而動起雙手拉扯張新傑的衣角,試著想脫對方的衣服,無奈張新傑穿的是襯衫,沒解釦子是很難脫的,偏偏兩人胸貼胸壓得緊,韓文清甚至感覺得到那一排塑膠鈕扣的硬度,老實說有點痛。



「新傑……」韓文清低聲喚道,聲音有些壓抑,彎脖子、屈起手臂,以手肘撐起上身想表示抗拒。



張新傑順勢理所當然地把臉埋在韓文清頸窩處,深深吸了口氣,然後說:「隊長好香。」



這到底算不算是稱讚而自己又該怎麼反應才好?韓文清頓時不知所措,首先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種調情似的話語(儘管對張新傑而言只是陳述事實)實在聽不習慣。



旅館的沐浴乳和洗髮精味道總是特別重,這次是化學合成的綜合果香,與韓文清本身的體味結合,成了一種自然清甜的氣味。張新傑下意識嚥了口唾液,奶油的甜膩感還沒消失,他卻還想再多吃一些。



於是張新傑果決地從韓文清身上起來,說:「我去洗澡。」



韓文清的反應慢了半拍,想應聲好,卻被張新傑再次狠狠壓上的唇堵成有些滑稽的單音。力道雖猛,卻只是唇瓣相貼的清純的吻。



「等我。」張新傑語氣認真又堅定,韓文清抬眼看著他,是再熟悉不過的那個守候在自己、在霸圖身邊的最值得信賴的牧師,七年以來一如既往。



張新傑轉身走進浴室,韓文清無意識地抿抿嘴,還在消化張新傑說的我去洗澡和等我這兩句話,總覺得有哪裡不大對勁。到底是哪裡、是什麼不一樣了?韓文清放鬆四肢倒回床上,捲起被子側著睡。他的生日還剩下兩個小時又三十七分鐘。舌根齒間還有蛋與麵粉與香料與砂糖的滋味,刺激著感官,提醒它們的甜多麼有侵略性,韓文清根本無法入睡。



蛋糕盒子的殘骸應該要收拾收拾的。韓文清又翻下床,把紙盒子折疊好,緞帶捲成一捆綁起來,至於那根底座還沾著白奶油的蠟燭……浴室傳來淋浴的水聲,嘩啦嘩啦直響。韓文清緊緊皺起眉頭,感到無以名狀的猶疑。



完。



後記:

本來想要有點韓文清→葉秋(過去式)的味道,但沒地方插葉神。(←當然俺心裡插了很多遍…(被檢舉

張新傑這種攻俺超不會駕馭的,怎麼說,大概是因為聰明內斂甚至自帶聖光的攻太難代入了所以……(???

要是俺是張新傑…早就舔遍隊長裡裡外外三百遍……(痛心疾首(不要蘇



本來想擼番肉的…以解答張新傑究竟能不能在他就寢的最底限(二十三點鐘)以前向韓文清說聲生日快樂

但俺累了(←)俺想看肉!!!吃肉!!!!!不想自己擼啊!!!!!!!(在世界的中心呼喊肉

最近只能打一些murmur,完全沒辦法組織文章QQ雖然本來一直都是處在蛤?組織文章?什麼是組織?什麼是文章?的狀態啦…OJZ



韓文清生日快樂……我有多愛你你一定不知道(←





〈俺要和牧師談戀愛〉系列不是說笑的(??????

俺還想再打兩篇,一篇安文逸→葉修,一篇周澤楷→方明華。都是單箭頭!至少周澤楷→方明華一定是。(←

俺真的覺得周方很萌啊!註定無果的戀情又如何!年輕人苦戀一下才算是經歷了人生嘛!!!!!!!(凎

本來想把全聯盟的牧師都愛過一遍,無奈光是這幾個牧師俺就覺得很難駕馭了何況是其他幾位……

俺超喜歡牧師的。其實整個聖職系都是俺的真愛!確實是挺無聊的私心…哈哈哈哈哈……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