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其他作品同人

Tags: 盜墓筆記  幻境  小張哥  大張哥  張起靈  張起靈受  窮奇x麒麟  

Comment (0)  Trackback (0)

小大張*【傾盆】

*盜墓筆記同人二次創作
幻境。
小張哥x大張哥啪啪啪



雨在村頭這兒興匆匆地迎接他們,等他們真正進了村,個個是恰到好處淋得五分濕。

張起靈抬頭看了看天,小張哥領頭往客店去,蛇祖有點在意地瞥了一眼任由雨水打在臉上眼睛卻眨也不眨的張起靈。他大概永遠搞不懂這個麒麟紋身的男人在想些什麼吧,這麼想著,也只能撇下張起靈逕自進客店。

小村的客店總是看來大同小異。掌櫃的看到小張哥放到桌上的東西便熱烈招呼他們上樓。小張哥和蛇祖把裝備卸了。有個姑娘晚他們幾步送來已燒暖的火爐,小張哥笑咪咪地道謝,從她手上接過爐子,還不小心碰了人家閨女的小手。

「啊、抱歉!」小張哥眨了眨眼,致歉得言不由衷。蛇祖總是納悶為何這樣輕浮的人對女性而言具有吸引力。眼下那看來不過十四五歲的小姑娘便紅著臉捏著手說:「不會…客人您手好冰吶、請趕緊暖暖身子吧!」說著便惱羞似地轉身就要跑,結果砰的一聲撞上正上樓來的張起靈。

張起靈穩穩扶住小姑娘,確定她不會跌倒後便閃過她,把裝備卸在一邊,也不管姑娘還在那兒,直接反手就把自己的上衣給脫了。

「妹妹啊,多謝妳,接下來等到雨停前都要麻煩妳咯!」小張哥瞇細他的桃花眼,送小姑娘下樓。

小張哥回到房間見張起靈剝到剩條底褲,裸著身子烤火。一旁的蛇祖卻還穿著衣服,顯得侷促,但他本就對濕冷的耐性不低,只要待在室內,等衣服自然風乾就好了。

小張哥踩著跳躍般的步伐三步兩步到張起靈身邊,兩手並用慢吞吞地解著襯衫鈕釦,說道:「小蛇啊,趁雨還沒大,你去買些東西好唄?上次是我,這次輪你啦!快,趁雨還沒下大。」

「那我等下回程時不就下大了?」蛇祖回嘴。

小張哥瞇眼嘻嘻笑,蛇祖看到這笑容,輕歎了口氣,已經打算認命,拿起布包要走。

小張哥送別道:「要是真下大了,就在人家那邊躲雨一會兒嘛!小蛇腦袋硬,真不懂變通!」

蛇祖才剛關上房門,小張哥立刻雙膝長跪著從後抱住張起靈。

「族長,我快凍壞了!」小張哥的鈕扣解了但還披著,袒露的胸口貼著張起靈的背。他呼在張起靈耳邊的口氣熾熱,他的肌膚與那濕了透明更顯慘白的襯衫卻濕冷,冰涼滑膩的感覺像爬蟲類…不同於蛇祖的是他把蛇豢養在體內,永遠在內側,或說是蛇餵養著他更切合事實。

張起靈拉開小張哥的手,上身轉了半圈,然後往側邊躺倒下去,握著小張哥手腕的手沒有放開,小張哥也沒有抵抗,順勢便呈現撲在張起靈胸膛上的姿勢。

「嘻嘻……」小張哥邊笑邊摘下眼鏡放到前面,張起靈的視線追著他伸長繞過自己頭部的手臂,又追著那白肌下的青色血管到趴伏著的他往上看自己的眼,細長如蛇。張起靈於是閉上了眼睛。

小張哥以此為開始的暗號,興匆匆脫了襯衫,打溼的白襯衫透明像蛇蛻,在他柔韌的裸體旁皺成一團。小張哥張口卻只是用嘴唇抿吻,從張起靈的頷骨往下到鎖骨,在唇瓣包覆喉結時那塊硬物反射性地縮了縮,小張哥從鼻間逸出輕不可察的笑聲。

也可能沒那輕,只是因為外面雨勢猛地變大了。連續不斷墜下的雨粒子打在簷上樹上土上和村口那條淺流上,即使萬馬奔騰也敵不過這些雨粒無所不在的離散、撞擊、爆裂、又復匯聚造成的撼動天地的咆哮。

「啊,好暖。」小張哥環抱張起靈的腰,指尖沿著脊椎往下滑,輕挑的搔癢感令張起靈不由自主弓起背來,對小張哥而言就像引導一樣,自然而然順著凹陷的觸感繼續往下,纖長的中指鑽進底褲,手掌包覆一邊臀瓣,稍微施力撥開一小縫,中指指腹就剛好可以找到那個入口。

「嗯……」張起靈悶哼一聲,反而因為太淺微,被外頭的淋漓滂沱襯得分外搔耳。小張哥渾身不可抗拒地一顫。他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聽族長哼哼就能讓他這麼舒服,如果有閒時間,他真想試試看光聽族長的聲音自己是不是就能高潮。但那實驗大概要先把他自己的手腳砍斷才行,要他不出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指腹在後邊抹著入口處的皺褶,小張哥這邊則已經一路往下吻到了恥骨,空著的另一隻手扯開底褲,逆撫下腹部的密毛,然後上下唇叼住還未有反應的陽具。但不消多久,在他濕熱的口腔中它有了反應,後邊指腹持續按摩著的地方也附和似地收縮,與張起靈起伏的胸膛頻率相同。

小張哥抬起頭來,瞇細眼睛滿意地確認張起靈胸膛浮現的麒麟刺青。

「族長,我快凍壞了。」他又說,一邊加重中指指腹的力道,探入一個指節後,溫熱的內側在收縮之間像咀嚼一樣又吞進一個指節,沒費太大力氣便包容到了根部。而他另外一隻手非常敏捷地打開自己的腰帶釦,並連同底褲一起褪下至膝蓋,覺得這樣動作不方便,兩腳交互幫著用不上手就讓下半身解脫了。

小張哥的東西已經蓄勢待發。凶獸的刺青在白皙的皮膚上如同一塊傷疤,卻都不如他的東西猙獰。

小張哥那句不是真話,他早已經口乾舌燥欲火燒得臉紅,大雨不是在他的時空中發生的事。

因為已經是重複多次的行為了,張起靈的後穴習慣得很快,分泌體液像是期待迎接更大更深的東西進入。那種被貫穿的感覺。張起靈嚥了口唾液。那種被貫穿刨挖身不由己的感覺與射精之間的關係他至今仍不太明白。他咬著牙根,忍耐內側的刺激,類似不穩定的電流,總在麻痺之前又收了回去。

「族長,你聽不見麼?」小張哥邊說邊扶著張起靈的雙腿,置在兩側,然後兩手托起張起靈的臀部,他的東西擦過張起靈的卵囊和會陰部,才正恰當般抵在因體液而黏軟的穴口。

「……」張起靈這時才又睜開眼。他的視線越過小張哥單薄的肩膀,發現自己正對著一扇窗,木頭的框,沒有扇也沒有玻璃,是個樸素的通風口,儘管現在沒有風,但能看到灰白天空和將天地連結在一起的雨幕。但正是因為沒有風吧,窗外那誇張的大雨像是在舞台上發生的事情一樣,雖然確實在眼前,卻沒有半點真實。

「嗯。」張起靈應了一聲。他聽到了雨聲,滂沱如海嘯山崩。

「好誇張的大雨,小蛇大概被困住了。」小張哥揉揉張起靈柔韌的屁股,「不過我們也一樣吧,如果能一直被困在這裡也不錯啊!我一進去總是就捨不得出來了,呵呵。族長,你聽,雨聲那麼大,你也不用為了可能在樓下或正上樓來或就在門外的小妹妹忍住聲音了,大家一定都只聽得見雨聲,聽到什麼也都說是下大雨的關係。族長……」小張哥伸手輕碰張起靈緊閉的薄唇,然後伸長了脖子去吻他的嘴角,如此身子前傾的同時,怒張的東西便擠入窄穴中。

「呃──啊……」張起靈倒抽一口氣,牙關放鬆,自然從喉頭發出呻吟。

「啊啊…好熱……」小張哥也恍惚地輕喘,內側頑抗般地收緊,當他往後退軟熱的肉壁卻又像伸手來抓似的要把他吞回去。他再沒和一個人性交如此像他的第一次也彷彿會是最後一次,暢快盡致。

來回抽插,搖晃腰桿,攀住彼此的肩頭或掐緊腰際,以至於汗水濕了後背,下肢黏膩得像鬆鬆打了個極其複雜而難解的結……這一切僅只是為了射精。張起靈的思考只有在這種時候會變得混濁(雖然也只是片刻),任憑生理的淚水溢出流進耳廓,遲鈍地動著舌頭回應小張哥的深吻。

在蒸騰的熱氣中模糊的視線裡,張起靈又看見那扇窗。大雨依舊,好像原本天空就只是那樣空白,世界被雨絲切割成不連續的看不清的拼不齊的碎塊。但他只聽得見呼吸聲,或高或沉,或重或短促未成音。

小蛇大概被困住了。張起靈的腦袋裡沒來由地浮現出這句話,但只是一瞬間,因為高潮即至。

小張哥抬高腰部,在最深處重複淺淺的抽插,他咬咬嘴唇,盯著張起靈半開的嘴,眼神又是陶醉又是狠烈的,他很想接吻,無奈現在更想射精。他在要射出來之前及時拔出,但精液還是盡數滴在張起靈結實的大腿上。因為突然的抽出,張起靈被刺激得身體一顫,緊繃的大腿肌肉和白濁,沒什麼好形容的畫面卻因為是張起靈,小張哥情不自禁趴下去,抹開自己的體液,抱著大腿又是一陣啃吻。

張起靈的性器反立,頂端泌出的體液濡濕陰毛。小張哥的大拇指按摩著會陰處,食指和中指則揉著張起靈黏膩的後穴,揉著,特意不插入,讓穴口不知饜足地收縮。張起靈伸手過來,輕輕撥了撥小張哥鬢邊的碎髮,指尖和他的眼睫毛一樣輕微地顫抖著,小張哥不用看就明白。他幫張起靈口交,渴了不知道多久那樣吞下張起靈的精液。

小張哥俐落地在張起靈的大腿內側還因高潮餘韻緊繃微顫時,拿他的襯衫幫張起靈擦掉下肢黏膩的體液。張起靈的底褲沒髒,本來就沒什麼濕地底褲躺在爐子邊還溫溫熱熱的,小張哥替張起靈穿上。幫張起靈善後不過幾秒鐘的時間,而張起靈身上的麒麟也退得只剩影子般的輪廓了。

「族長,這回我快要熱壞了,可以把爐子澆了麼?」

「嗯。」張起靈應了一聲。那聲音就像雨點打在石頭上,清冷的一聲就沒了。

小張哥裸著身子到窗邊,捧了一手水澆熄小火爐。

這時候門外傳來腳步聲,門一開,蛇祖渾身濕透地站在那裡。

「哎呀!小蛇!不是叫你去人家那裡避一下嘛!」小張哥似乎不在意自己赤條條的,還想跑去跟蛇祖接過布包,但蛇祖往旁閃開了。

「雨太大,沒人做生意。」蛇祖看了小張哥一眼,眼神裡露骨地閃過厭惡的情緒,他不想提醒小張哥好歹綁條毛巾遮住陰莖,只好看房間裡的另一個人,躺在地上的張起靈,同時也有徵詢他意見的意思。張起靈發言少,但他講的話才是真正要做的事。

張起靈眼睛睜著,看著窗外的傾盆大雨。

「明天走。」他說,然後閉上眼睛。



完。

後記:
因為最近好不容易降下的大雨而想,啊,好想抱張起靈。然後就這樣了(淦
小張哥就是俺啦(厚顏無恥
至少俺沒有愧對自己的良心(????????
後來發現其實俺也滿喜歡鮪魚受的(毫無反應只是一條砧板上的鮪魚)就是這種鮪魚受偶爾的一次顫抖,就足以讓俺擼上十館啊(←
不過在床上的張起靈有無限可能啊,他是影帝耶!肯定什麼類型都可以,只要他願意演(爆
如果張起靈願意答應俺一次,那俺希望他演俺哥哥然後是他有男朋友的前提但其實男朋友是煙霧彈他也很喜歡俺這個弟弟(!)但卻覺得已經是同性戀了還搞亂倫豈不過分所以一直不想承認在道德束縛與真實情感的糾結下滿十八歲的我不顧一切擁抱了哥哥……(哪齣啊
想被張起靈捏捏肩膀說「你不覺得你很奇怪嗎」(怎麼回事
想捏張起靈的鼻梁,戳戳他的眉心和下巴,然後說「你敲口i」,然後他可以捏捏俺的肩膀說「你不覺得你很奇怪嗎」(???????
當然最想摸的地方是張起靈的胸部、屁股、膝蓋!!!!!!!啊,可以被張起靈夾爆頭的粽子是修了幾輩子的福(X)
不知道以後的俺看到這裡會不會覺得幸好現在我很正常,呵呵!希望未來的妳有願意給妳摸膝蓋的對象不然就不要再喜歡膝蓋了吧
題目 : 盗墓笔记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