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其他作品同人

Tags: 刀劍亂舞  審神者  

Comment (0)  Trackback (0)

刀劍*【日誌】刀帳116

*目標:全刀帳
第一人稱。「我」覺得每把刀都是折翼的天使。



─大俱利伽羅─

大俱利伽羅是把話不多的刀。不是單純無口那麼可愛呆萌的屬性,而是無語地不斷傳達一個強烈的意念:「哼我一點也不想跟你講話不要靠近我你這豬玀小心我給你一個痛快」(審神者翻譯,一點也不保證正確性)。與其說傲嬌,不如說是傲暴。

以為這種個性勢必會對戰鬥產生影響,畢竟六人一隊若不能互相配合,好好利用陣形進攻的話,將會事倍功半。但事實上他的戰鬥表現不俗,到底還是一名武士。將與別人的交流減到最低限度的他就連被稱讚也不會有反應,只有戰鬥能讓他有別的表情,那俱利伽羅龍就像挾帶著雲雨降生於世般,氣勢淋漓,懾人心魄。確實是像龍一樣的武士,我想,強大而孤傲離世,有多危險就有多美。

「我一個人就夠了。」只有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會特別認真的看我。每次出陣前都是這樣,也真是不膩啊。

「好啦好啦,總之你拿著拿著這個拿著!」今天要去新區域,為了安全著想,我把剛做好閃著暖暖金光的刀裝塞進他手中。

「……」大俱利伽羅低頭瞅著剛好塞滿掌心的金色圓球,皺緊了眉頭。啊,他大概是看到了吧……在那刀裝裡面的小小兵。

「我一個人就」「因為資源有限所以一人只能帶一個,要好好珍惜喔!」我故意提高音量,叮嚀第一部隊的所有人,答應聲此起彼落,這種時候特別佩服他們平常看來一盤散沙,到了戰場卻能合作無間的戰鬥本能。

大俱利伽羅顯然因為我的行為顯得很不開心。我知道他一旦開始戰鬥就會忘記,放心地對他露出最友善親切的笑容:「敬祝戰功碩果,光榮凱旋。」


出陣返回後,大俱利伽羅來向我報告戰果,明明他不是隊長。機械式地報告完後,大俱利伽羅便從腰帶上取下那顆刀裝,拿到我面前給我看。完美的圓弧形表面上有著蜘蛛網般的龜裂痕跡,大概消耗了一半左右吧。

「啊,不用擔心,放著就會恢復的!只要不完全壞掉,回來本丸後不用多久就會恢復原狀。」

「完全壞掉?」

「如果在戰鬥中這龜裂的程度大到讓整顆球體碎裂時,就是完全壞掉了,不能修也不能怎麼樣,只能再重新做過了。所以我叫你們好好珍惜,以免浪費有限的資源。」

「…這到底是什麼?」

「這是可以幫你們承受衝擊和輔助你們戰鬥的刀裝啊,我以為你們帶去打一場就會明白的了。」

大俱利伽羅表情很難看,雖然他沒什麼好表情過,但這麼臭的臉也是難得一見。幹嘛?我到底哪句話說不對了……看他低頭瞪著刀裝,那裡面有蜷縮成一團像是小倉鼠一樣在睡覺的小小兵,一副非常不能接受的樣子。我搔搔下巴,試著說出自己的猜測:「覺得捨不得?」

「……」大俱利伽羅抬起頭來看我,然後露出了筆墨難以形容的……臭臉。嗯,總之很臭。好像我是新鮮的馬糞。或許比那還強烈。

「啊、捨不得的是我啊,我捨不得你們受傷啊!」雖然知道動之以情對大俱利伽羅應該也沒什麼用處,這畢竟是我的真心話,多說無妨。

「…我不需要。」大俱利伽羅見我沒有要接過那顆刀裝的意思,只好把它置在坐墊上,也不管我的反應,逕自轉身離開。

「嗯…結果還不是捨不得嗎……」我輕輕戳了戳那顆孤單的小東西,它大概是被我吵醒了,解除了圓形外殼,化成一個小小兵的樣子。這孩子是輕步兵,大大的草編帽盔和小小的佩刀(雖然以它的身形而言,那也是一把俊逸上等的打刀),圓圓的體型和兩顆黑豆子眼,十足惹人憐愛。

小小兵左顧右盼,抬起頭來看了看我,然後繼續東張西望。

「嗯嗯?想找主人麼?他剛剛往那邊去囉。」這小傢伙倒是比大俱利伽羅好懂多了。它壓著腰際的刀鞘,微微向我鞠躬示意,十足武士氣度,忍著想抓起它又親又吻好好疼愛的衝動,點頭默許,看它踩著小跑步(對他而言可能是急速狂奔)追著大俱利伽羅走過的路。啊啊,戰爭真是殘酷,再差那麼一點我就要闇墮了。


之後小小兵大概有順利追上大俱利伽羅。就算是大俱利伽羅也會被那啪搭啪搭的小腳步聲給融化的吧。之後每次出陣,小小兵不是被「裝」在大俱利伽羅身上,而是跟在大俱利伽羅身邊甚至站到他肩膀上。儘管大俱利伽羅繼續說著「我一個人就足夠了」,卻是愈來愈沒有說服力了。

然而好景不常。一次出陣回來,只有大俱利伽羅一個人非常不自然地受了輕傷,根據隊長石切丸的報告,大俱利伽羅好像在後盤衝得太前面,陣形雖未被破壞,但他卻成了對敵方而言最好的突破口,被緊盯不放,因此受了點傷。命石切丸做隊長,就是因為他的佈陣皆以將傷害減到最低、保守安全為上,這是我們行前約好的,配合刀裝,不求急攻,基本上可以輕鬆取勝。

「損害只有大俱利伽羅一人輕傷?」

「是。當然,他的刀裝也……」

「嗯,真沒辦法,等會兒來做幾個吧。你先去休息,等等要開飯了,飯後三十分鐘再來作業吧。」

「我明白了。」

石切丸離開後,我開了裡側手入房的拉門,向走廊那邊喊:「來唄,處理一下傷口,很快就好啦!然後乾乾淨淨快快樂樂地去吃飯吧!」

問我為什麼知道大俱利伽羅就在外面……因為他完全沒有要藏的意思,那紙門上的人形陰影散發出一股哀怨的意念。明明很介意卻假裝不在意,心裡有話卻保持沉默…雖然可能都是我會錯意。而且非常有可能。

大俱利伽羅面無表情走進來。我很快看了看他的情況,只有左上手臂有道比較明顯的傷口,略長,但並不深。他沒有多說什麼,像往常一樣把腰間的刀卸下放到我面前。雖然我不喜歡他們受傷,但這種時刻往往讓我有特別的感受。是譴責(間接讓他受傷的是我),也是鼓勵(又因為信任我而將他──刀本身──全部交給我)。

我拿個工具邊幫刀身修復保養邊喃喃念著禱詞。白刃散發出柔和如月般的螢光,並漸漸變成太陽那般燦爛奪目的光亮。大俱利伽羅的傷在光芒包圍下癒合,漂亮得沒有痕跡,要說什麼是奇蹟,這大概算得上是一種吧。

因為傷口小,一下子就治好了,但我還是繼續念禱文。大俱利伽羅也沒有客氣,站起身來從上往下用睥睨的方式看我,示意我夠了他想走了。

「你要再做一個麼?那個。」

我讓禱文停在一個段落,然後拿起大俱利伽羅仔細端詳一番:「是啊,這次給你做個比較不容易壞的重騎兵吧。」

我也站了起來,慎重地把刀交還給他。大俱利伽羅用鼻音難以覺察地輕哼一聲,我以為他還要說些什麼,但他拿著刀直接離開了。將那小傢伙當成夥伴,因失去夥伴而激昂而神傷……大概都只是我的妄想吧。

飯後,石切丸按照說好的時間來到刀裝室。這次的預定目標是什麼呢?我摸摸冰涼的玉鋼,思考了一會兒,然後替石切丸分出材料來。石切丸看著材料,不確定似地猶豫著該不該動手。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千萬不要有壓力地做出特上來喔!哈哈哈!」


幾天後,我在放大假的午後驚奇地發現靠在走廊緣柱上打盹的大俱利伽羅。午後的太陽剛好照不進走廊,他的坐姿自然到粗魯的程度,一腳彎、一腳直,左肩斜倚著柱子,頭垂得低低的。仔細一看,他眼睛是半瞇著的,視線落在交握雙腿間呈碗狀的手上,在裡頭的豈不就是那像倉鼠一樣的小小兵麼?反而是小小兵在打盹,姿勢和大俱利伽羅如出一轍,頭靠在大俱利伽羅的手指上。

「我一個人就可以…我一個人就好。但有你…也沒什麼不好……今天又是快樂的一天對吧?明天一定會更快樂的喔!」

「呃,請問您在做什麼?」

我都差點忘了我後面跟著近侍石切丸。我對他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盡量用氣音說:「我在幫大俱利伽羅說出內心話!」

石切丸微微一笑,露出充滿包容力的謙和笑容:「那您現在可以說說看大俱利伽羅想對您說什麼嗎?」

我回頭一看,差點被大俱利伽羅的眼力打成重傷。

「嗯,是『去死』呢,平常出陣時砍敵人的語氣,可能溫度還要再更低一點,呵呵。」我乾笑兩聲,希望那小傢伙能睡得熟一點,這樣大俱利伽羅應該就不會……

石切丸啊了一聲,我一看,大俱利伽羅竟然站起來了!啊!小小兵不知何時已經變回球狀,和刀一起繫在他腰間。什麼!他已經能夠這麼自如的控制刀裝了麼?根本就是刀裝大師啊!這樣一個人出陣真的不是夢!不愧是大俱利伽羅!

我想今天的日誌就寫到這裡。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嗯,總之我還活著!哈哈哈!

後記:
手入是不是可以翻成保養?感覺好像在養車(X)俺知道太刀手入一點也不快,但俺還真的沒手入過輕傷太刀,只有手入過輕傷大太刀,耗費的資源跟時間真是把俺嚇到翻過來…從此以後輕傷俺都不手入了^_^(淦)俺出陣都超級保守的,基本上刀裝快爆掉俺就會撤退,所以輕傷的機率也非常低。俺絕對不是鬼畜審神者,至少在勞動方面(?)
在打的時候高等一軍在推地圖(5-3到5-4),俺推地圖是想撿刀齊刀帳(刀匠小精靈只會給俺打刀或石切丸),雖然目前一點成果也沒有,但俺的收取箱塞了一堆大俱利伽羅!為什麼刀解不能一次選多個要一個一個按呢T_T
題目 : 刀劍亂舞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