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閒扯

Comment (0)  Trackback (0)

1040810


最近工作開始學銷售了,明明該是學藥理知識的,卻不斷筆記著露骨的銷售詞彙。
我知道笑得說得都很僵硬,生平第一次被說口條要再加強。大概也是一種小時了了的魔咒。我已經二十三歲了,不是十三歲。
在搬貨的時候最有成就感,我喜歡實際流出汗水的忙碌感。或者只是單純的,我完成了一件事!如此這般的達成感。
想著明天上工大概又要考試,只好繼續練習銷售詞彙。我想,就當演戲一樣吧。我喜歡演戲,雖然沒真正演過,但當成一件喜歡的事來做總會簡單一些。
但又忽然覺得恐懼。我想要的演戲是在台子上,對著同是演員的人說話,只有觀眾的是真的。那麼是否表示我該把工作場所當成戲台子,同事是演員?客人是演員?觀眾是……?
我一直把真誠以待當作處事原則,但確實,我愈來愈無法說服自己怎樣叫做「真誠」了。
我的真心在哪裡呢?如果我看不到我的真心,如何希望別人的真心?鏡子裡的那個人總是笑得很做作,即便是面無表情也看來矯情。(然後當我發現我記錄下來的文字與鏡子的那個人無異時…我覺得我只能去睡個覺,強迫自己不要思考!)
所以我才開始懷念孔孟…怎麼能相信人的真性情就是善呢?那麼「善」的意義又是什麼呢?「理性」是什麼?這個問題最為弔詭,因為思考本身,就是理性驅動的。確實,我有理性…但這到底代表了什麼?希臘哲人相信實踐理性就是善?但若理性導引出「何為理性」的問題尚且無解,該如何是好?
除了鏡子、馬桶之外,我可能又會新增另一個恐懼又厭惡的東西了,那就是問號。
會有疏離感,不是別人的關係,都是我的問題。
食指上的破洞好了,但卻換了滿臉痘子。好久沒長痘子了。我已經忘記要如何克制自己不去摳它了。
我想該給自己訂個目標,或許日子就不會這樣過。但我真的不想要任何目標。母親會走,我會走,這個我的世界還能再有什麼其他的東西?
問號!我曾經發誓再也不要使用問號!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