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其他作品同人

Tags: 刀劍亂舞  長谷部大俱利  はせくり  

Comment (0)  Trackback (0)

長谷部大俱利*【二律背反】

*ㄟL切長谷部x大俱利伽羅801拉郎就是任性,反正是冷門拉郎(←



下午一層厚雨雲壓在本丸屋頂上,雷打在遠征部隊歸來的腳步後方,大家加速收拾整理,包括內務種種,安撫敏感的馬兒、確認排水溝暢通、收進晾在外頭的衣服……好比鎗彈般的雨點瞄準本丸墜落下來的時候,長谷部已經在房間裡攤開紙筆,拈好了墨,做他身為遠征部隊隊長的收尾工作。

正當他蘸了墨要下筆時,紙門卻被拉開。他知道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大剌剌地打擾他的作業時間。長谷部依舊面案背門,在紙上起了頭,如同預料中的聽見那個人低沉略顯壓抑的聲音:「不會吵你,就借個地方。」然後是沿著榻榻米傳來的嘶嘶摩擦聲和輕微震動,長谷部不由自主地用眼角餘光往左後方瞥,半輪鮮紅如日奪目,是大俱利伽羅纏在腰上的那塊布。

頭朝東面南,曲肘側躺。長谷部下意識判斷了大俱利伽羅的動作,同時又覺得好笑,這裡不是戰場,會這樣背對著自己躺下來的也不可能是敵人。這就是主人曾說的「職業病」現象?不,別亂想了。他將視線重新拉回書案,接著剛剛落下還濕潤的墨跡劃下去。

紙門外雷雨轟隆滂沱,紙門內響徹毛筆尖掃在紙上的颼颼聲,處在兩者中間的大俱利伽羅卻不知道有什麼時候比此時此刻還要寧靜適合午睡。他闔眼,反而嫌棄自己肉身的脈搏聲和呼吸聲聒噪不動聽。他在晚上反而睡不好,這是最大的原因。獲得人身不滿周月,持著大俱利伽羅召喚他出來的那個人(主人,長谷部是這樣叫那個人的。)說時間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就是要他習慣的意思。能習慣麼?他想。是他先習慣這個肉身,還是這個肉身先毀壞?他老實這樣問了那個人,那個人卻沉默不語。(之後長谷部還特地跑來追問他為什麼主人跟他談過之後氣色那麼不好。我怎麼會知道。他淡淡地陳述事實。長谷部是什麼反應呢?說得也是,是我思慮不周。長谷部回答。雖然大俱利伽羅也不知道主人的氣色好不好跟他的思慮周不周有什麼關係,但他覺得長谷部是講理的。至少,長谷部不像某些人總喜歡無謂地纏問他一些根本沒有答案的事。)

大俱利伽羅藉著回想,反而恍惚了精神,漸漸沉入睡眠。

才決定不亂想的長谷部卻又因為大俱利伽羅趨顯悠長勻稱的呼吸而分了心。睡著的也太快了吧?外面雨聲這麼大,還真睡得著,平常明明不是這麼悠閒散漫的傢伙啊。長谷部捏著筆,竟忘記下個字要寫什麼。他放棄地擱下筆,心想:奇怪了,是因為下雨麼?明明大俱利伽羅來這裡午睡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為什麼事到如今還會因為這件事而無法專心作業?

「嘶──…」物體和塌塌米摩擦的聲音讓長谷部的神經瞬間緊繃起來。猛一回頭,原來是大俱利伽羅翻了半圈,從側躺變成仰躺,兩手自然垂在兩旁,腰上的布也被壓皺了。

「……」長谷部盯著大俱利伽羅的睡臉,略長的前髮間看得見那雙微微下垂的細眉,就因為這雙眉,一旦少了那一對凌厲的眼神,大俱利伽羅看起來就只有少年那樣的年紀,拙稚,但並不是不成熟,不對稱卻又有著獨特的平衡,比如那俱利伽羅的刺青,不知道是為了凸顯殺戮的痕跡而懾人,還是一種信仰的紋飾,或許兩者都有。如果問他本人,長谷部心想,他大概會淡淡地說「我怎麼會知道」吧。(雖然長谷部猜錯了。主人曾經問過類似的問題,大俱利伽羅的回答是「是什麼都無所謂」。)

長谷部想起當他跟主人報告大俱利伽羅老是愛午睡的事時,主人笑了(但長谷部覺得那個笑容不是單純的「笑」,雖然他說不出來是怎樣不單純。),莫名其妙地說:像貓一樣呢。

貓……刀怎麼像貓?可是現在算是「人」麼?人又怎麼像貓?說起來貓到底是怎樣的生物?長谷部一定露出了很疑惑不解且難以認同的神情吧,主人又笑了(跟之前那個笑又截然不同,這個比較接近一般單純的笑。),繼續莫名其妙地說:而且大俱利伽羅的頭髮也跟貓毛很像呢。

這樣難道不是可以說是貓像大俱利伽羅麼?長谷部直截了當地擅自下了結論,主人笑得很開心,他覺得自己說得不錯。主人還明說過喜歡貓,是不是表示也喜歡大俱利伽羅?就是這種頭髮可以取悅主人麼?不知不覺長谷部已經轉過身跪坐在大俱利伽羅身側,手還懸在半空,正要去摸那散在米色榻榻米上更顯出微紅色淡的髮尾。

這無異是故意要吵醒大俱利伽羅。長谷部心知肚明,停頓了一下,卻又繼續行動。明明摸了也沒有意思,知道像大俱利伽羅的貓是怎樣的生物也沒有意義,他根本就不懂被其他生物取悅的主人的心情是什麼……但長谷部還是伸了手,撈起大俱利伽羅柔軟彷彿自有生命般的髮尾,俯下身用自己的嘴唇觸碰對方的。他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他想這麼做。

長谷部馬上收了手,趕著什麼似地站起身,大步流星拉開紙門走進淋得到零碎飄雨的廊下。

他不可能不知道,至少不可能沒察覺:他早就醒了跟他早就知道他早就醒了。只是那一瞬間亂序的吐息誰也不確定是誰的。

大俱利伽羅又翻了半圈,背對紙門外的滂沱大雨,讓榻榻米吸收半邊的猖狂雨聲。即使他一點也不介意。長谷部經過主廳被今日擔任近侍的藥研藤四郎叫住,問到怎麼報告書寫好了嗎,長谷部搖搖頭,回答雨停了再寫,藥研藤四郎不禁詫異,難道你也會因為雨聲煩躁到不能工作麼?

「煩躁?不,不對,不如說是焦慮!焦慮得什麼都不能做!」說到底也不是因為雨聲。長谷部沒有再解釋。一道閃電撕裂天際,跟隨一聲震耳欲聾的雷鳴。




後記:
在無可救藥的俺的變態腦中,唯一不會馬上浮現滾床畫面的刀劍CP,長谷部和大俱利伽羅,可說是俺的良心蟋蟀也說不定(?????)可是是拉郎(淦
可反正現在沒有回想跟任何人也沒有內番對話的大俱利伽羅不管跟誰都是拉郎啦(自暴自棄)
唉俺又忘記俺原本後記想打什麼了>_>打文的目的咧(意義是三小我只知道義氣
俺很想看長谷部的眼淚,不知道為什麼。
ㄟL切有看到被翻成壓切。壓切長谷部,俺腦內的新注音很自然換成鴨切長谷部,感覺很像那啥,地方土特產(????
長谷部跟鴨子啊…真是萌組合(????????
只要是主命,就算是切鴨子……(不不不
大俱利伽羅就是試吃役(燭台切是料理役,鶴丸是飼養役,日本號是看好戲役←
試著想像兩個人滾床,俺腦內有看著有反應的小丁丁滿頭問號困惑不已的兩人(情趣零)然後如果知道怎麼做,就是會覺得很麻煩嘆長氣之類的…這麼說來俺腦內兩人還真有默契(X)俺腦內這兩個人真是微妙地相似,因為同一個繪師麼(是這邊喔
結果俺腦內都是鴨切長谷部,唉……好想吃鴨肉飯
題目 : 刀劍亂舞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