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其他作品同人

Tags: 盜墓筆記  邪瓶  

Comment (0)  Trackback (0)

邪瓶*【暗潮】


*盜墓筆記二次同人創作
吳邪x張起靈
 為你彈奏蕭邦的夜曲~紀念我死去的愛情~跟夜風一樣的聲音~心碎的很好聽~(?



吳邪走進城南的一家骨董店。店內窗明几淨,店內最顯眼的不是商品,而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老闆娘,看上去四十來歲,剛步入中年,打著濃淡適宜的妝,是有雙丹鳳眼的古典美人,看到來人,也不是一味陪笑,衝著吳邪眨了眨眼睛,好像她才是來找東西的客人。

吳邪不自覺地牽起嘴角笑了笑,有點無可奈何的味道。掃了店裡的物事一遍,他意會到外頭招牌以「古玩」代替「骨董」二字的意義。真正有價值的東西頭次光顧的是絕對看不著的。

「老闆好生面熟啊。」

「是啊,下榻在附近,隨興晃晃。」

老闆娘說了附近某家旅店的名字,吳邪應是。

「老闆娘會算命不成?」

「哈哈,」老闆娘的笑聲是不符外表的爽朗豪快,「好奇的遊人多著了,您不就是其中之一麼?」

您就隨您的意思隨興晃晃吧。老闆娘歛歛笑容,支頤斜傾著櫃檯。吳邪下意識以觀察的目光看她細長骨感的手指頭,又立刻覺得可笑地輕輕搖了搖頭,順勢掃了櫃檯前精緻木架上陳列的小東西。

他的目光被一只金色的紙鎮擺飾吸引,老闆娘沒漏看,伸長了纖白的手替他拿起,放到櫃上,燈光照得紙鎮熠熠生輝。

「這麒麟工真地不錯。」

「不錯是不錯,但不算年代物,也不是真金。」

「是嘛?」

看穿吳邪是故意裝出驚訝的樣子,老闆娘會意地笑了笑:「做生意講得是誠信,更講緣分,如果老闆您看中這尊麒麟,多少您說得算。」

吳邪拿起那金色的踏火麒麟,比想像中還沉些。

「雖然只是閒話,但這尊麒麟可說意義有些不同尋常。」

「…怎麼說?」

「麒麟是瑞獸、仁獸,人盡皆知,不過呢,這尊麒麟卻不是保平安求吉祥的意思,而是跟姻緣有關。」

吳邪沒答應,但老闆娘看得出他不是毫無興趣,就繼續說道:「不知道是遠行的男子先送給女子呢,還是反過來,或者兩者皆有……」

「然後最後團圓了麼?」

「哈哈哈,當然希望如此咯!」

吳邪放下金麒麟,輕笑著低喃,如果是黑色的……老闆娘沒聽清,但曉得大概緣分到此為止,這回確確實實陪了個服務精神極好的笑容,對著此生只有這一面之緣的吳邪道再見。

如果是黑色的,那也沒怎麼樣。當晚吳邪夢到他千辛萬苦上了長白山,開了青銅門,門裡走來目測二十來歲的小哥,司空見慣的男式短髮下有雙似深又清澈見底的墨黑瞳仁,看他的眼神就像十年前一樣涼涼的,淡然若無其事地走到他面前,好像什麼都沒有變、甚至什麼都不曾發生。忽然那人卻說:「你老了。」吳邪啞然失笑,覺著這句話有多切合現實就有多不合時宜。

他想那人怎麼會見面第一句就說這個,自己怎麼這樣夢的,卻又彷彿理所當然,撓了撓自己生著短粗鬚的下巴。永遠不是別人變得太多,是你變得太少。小哥,我……

明明是自己作的夢,自己的話卻不給說完。吳邪醒來,後頸微汗,不知不覺太陽攀在背上,眼角瞥見手裡亮晃晃得有個東西,低頭一瞧竟是那只金麒麟。

冰涼的金屬質感,卻因講究的作工而十分細緻滑手。這會兒是幾月幾日,又是幾年啊?吳邪想伸手摸索任何可以報時的東西,手上的麒麟卻沉得不像話,好不容易撐起上半身,他卻踉蹌了幾步。我看,這八成也是夢吧!他哈哈大笑,放任重力扯住他跪坐在地。太陽依然在背後,溫著他脖頸。



完。

後記:
借梗古劍奇譚2裡出現的金麒麟!俺就是看到麒麟就不能不想到張起靈的末期患者……恐怕俺現在看十二國記也滿腦都是張起靈了T_T
如果吳邪看起來像個神經病,那是因為一俺是個神經病,二俺腦內的吳邪(沙海)是個神經病(←
這種東西也好意思叫邪瓶,這一切都是因為愛啊……
什麼?三叔填坑了?那不是俺的夢麼?(神經病
題目 : 盗墓笔记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