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其他作品同人

Tags: 刀劍亂舞  和泉守兼定  堀川國廣  兼堀  

Comment (0)  Trackback (0)

兼堀*【彷彿日蔭】


*網頁遊戲 刀劍亂舞二次創作
和泉守兼定x堀川國廣


堀川國廣倒下了,原因是過度疲勞,切洋蔥切到一半倒下的身影比在戰場上硬扛敵方長槍攻擊的他更顯脆弱。剛好在旁邊的燭台切光忠趕緊將他帶到房間休息。本丸一陣騷動,這還是第一次有刀劍男士因疲勞而昏倒。既沒有擔任近侍,也不在出陣隊伍裡,甚至在過去好幾個禮拜中都沒有輪到內番,宛如放暑假的堀川國廣竟然會過度疲勞到這種地步,看似不可思議的情況,主人和刀劍們面面相覷,交換了一些意見後彼此心知肚明,大概只有堀川國廣自己不明白。

原來大家這幾天都常常聽見堀川國廣說這句話:「啊,這我來就好,反正我閒著沒事。」說著自己閒著沒事的他其實幾乎包辦了本丸裡的大小事。堀川國廣閒不下來的個性是與生俱來,但最近有明顯加劇的傾向,肯定跟某把刀脫不了關係。加州清光首先將目光確定地投向和泉守兼定。

後者也沒驚訝,甚至異常淡然。他和堀川國廣因為以前主人的關係被稱為對刀,堀川國廣也總自稱是他的夥伴兼助手,兩刀一前一後同進同出的情景稀鬆平常。然而最近和泉守兼定就像享受暑假的小學生一樣東跑西跑,昨天拉著大和守安定訓練一整天,今天又和次郎太刀從上午開始喝酒,好不充實,另一方面堀川國廣也是到處跑,卻是四處找活做,看到短刀們洗完衣服就搶去晾,讓三日月宗近坐在緣廊喝冷泡茶(茶也是堀川國廣泡的)代替他照顧田地,收好新鮮的蔬菜就抱去廚房順勢幫著燭台切光忠準備起晚餐來……仔細想想,甚至他們倆已經好久不曾同席用餐了。

「你上次和人家對話是什麼時候?」加州清光問道,語氣如同偵訊,帶著肯定的預期等待嫌疑犯破綻百出的答案。

「就今天早上。」

「是什麼情況?對話內容是什麼?」大和守安定不留間隙地補問。

「在走廊上遇到,他說早安,我回喔。」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沉默了下來。畢竟這對話實在太平淡無奇了,堀川國廣的禮貌和和泉守兼定的不拘禮數也都和平常一樣。

「欸,總之,和泉守兼定你今天稍微照看一下堀川國廣,沒問題吧?」長曾禰虎徹的詞句像是指令,聲調卻有長者的寬容。和泉守兼定應了聲喔,倒是理所當然似的,還很不客氣地把大家通通趕了出去。

最後房間只剩下他們。和泉守兼定在堀川國廣的身邊盤腿而坐,垂眼注視著那稚氣未脫的睡臉片刻,隨即低聲喚他:「國廣,喂,國廣!」

堀川國廣的眼瞼顫了顫,有些遲鈍地慢慢睜開眼,一雙海色的杏眼睜得圓圓的,充分確定了眼前是誰後,堀川國廣囁嚅道:「啊…是兼先生……」

「是啊,是我。」

堀川國廣轉了轉頭,很快便理解了發生什麼事。

「剝洋蔥剝到一半昏倒,也太遜了吧?」

「哈哈……」

堀川國廣沒什麼力氣地乾笑,和泉守兼定為此莫名窩火,伸手捏著堀川國廣的下顎,硬是把他的臉轉向自己的方向。

「你知道你現在是什麼表情麼?」

「兼先生…?」

「脇差的表情。」

「我是脇差啊。」

「你是堀川國廣吧!」

「是啊,我是,我是脇差、堀川國廣…兼先生、和泉守兼定的助噗!」堀川國廣的兩頰猛地被和泉守兼定的食指和拇指捏住。

「你只是因為那樣才待在我身邊的麼?因為我跟你說不要做了,不需要你做了,你就到處做像人家說打零工一樣的事,還盡量不出現在我面前麼?你只是因為那樣才待在我的身邊的?啊?國廣……哈,你看你,一臉茫然的,有夠呆的表情,你在想什麼?還是根本什麼都沒想?總是這樣,什麼都沒想就只是做著你做為脇差該做的事,從以前到現在,什麼都……」和泉守兼定放任情感說了一串後,乾脆地放開手,同時主動避開堀川國廣的視線。

沉默在三秒內占領了整個空間。和泉守兼定一面有著想撤回前言的後悔,一面又覺得這樣就好。或許它們本來就不該擁有語言。和泉守兼定無意識地摀著莫名悶痛的胸口。明明沒有受傷,卻會因為「心理」因素而感到疼痛,這種時候會讓他懷念只是把刀的那個時候。

「兼先生,我‥我想…嗯,就像兼先生說的一樣,我什麼都沒想,我不知道‥不知道…如果兼先生不再需要我,那讓我感到疼痛,卻不知道是哪裡痛,但只要一直做事,就會好一點,我以為是那樣的…」堀川國廣努力地陳述自己的想法,這或許是他成為有意識的付喪神以來第一次的嘗試。他看和泉守兼定低著頭摀著胸口不發一語,就像心臟被刺穿而鮮血汩汩流出一樣,不安地爬出被褥,有所顧慮地揪緊和泉守兼定的衣角。

「兼先生也感到疼痛麼?因為我在旁邊所以痛?那我……」

「笨蛋!」和泉守兼定猛地一把拉過堀川國廣的手,將重心不穩往前傾的堀川國廣順勢收入懷中。

「是相反‥是相反啦!你懂不懂?」

「……」

「回答呢?該不會又什麼都沒在想了吧?」

和泉守兼定情緒激動,每個字都像用盡了全力,在他懷中的堀川國廣可以清楚感覺到那聲波的震動,就像直接從身體裡側傳過來那樣,讓他想起以前,他們在那個人的腰間,鐔角斯磨碰撞。

「我在想‥這樣子好溫暖好舒服,如果可以的話好想要一直這樣子,兼先生也有這種感覺麼?」

「根本答非所問啊笨蛋國廣…你看看你這表情。」和泉守兼定又捏住堀川國廣的臉頰,這次力道輕了點,堀川國廣還可以講話,只是口齒不清:「捨摸標清?」

和泉守兼定沒有回答,只是凝視著堀川國廣。他們看見彼此相同虹彩裡的自己,不知為何胸口又有種疼痛感,卻不同以往那樣難以忍受,反而牽動嘴角不由自主地想笑。儘管這種感覺現在還無以名狀,只要能再繼續待在彼此身邊的話,總有一天可以明白的吧。




後記:
好久沒完成一篇了,滿足感真不是蓋的。
其實俺一直覺得和泉守兼定是特別有人味的刀,然而相反地,在他身邊的堀川國廣就少了那麼點人味,可能是因為堀川國廣給俺那種重視功能的感覺太強烈了,一直強調自己是和泉守兼定的助手和夥伴,好像沒有和泉守兼定自己就沒有什麼價值一樣(和長曾禰的對練對話也被指出太習慣以有伙伴為前提的戰鬥方式),另外就是和泉守兼定情緒比較多XD
所以雖然堀川國廣是官方認定(笑)的送上門的老婆,說不定即使和泉守兼定也這麼認為但堀川國廣本人只是基於身為土方脇差的義務和使命而已,對象是誰並不重要,這麼一想就覺得兼→堀很胸熱(
當全世界都以為兼堀結婚恩恩愛愛甜甜蜜蜜結果只是和泉守兼定的單相思時。好萌喔(淦
談戀愛一點都不簡單啊,一點都……
題目 : 刀劍亂舞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