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未分類

Tags: 全職高手  翔葉  孫翔2017生日快樂  

Comment (0)  Trackback (0)

翔葉*【你想想看禮物是我這句話誰說得出口】

*全職高手同人創作
孫翔x葉修
2017年孫翔生日快樂。俺只是想打翔葉初夜而已,所以文不對題。




世界聯賽落幕,聯盟給選手們慰勞,免費吃住當地高級度假酒店四天三夜,有人連袂外出觀光,也有人沉浸在酒店的各項休閒娛樂設施抱括房間內一流的電競設備而樂不思蜀。然而誰也不知道孫翔和葉修在這場世界聯賽上約定了什麼事,孫翔沒想別的,好不容易盼到在瑞士的最後一晚,要葉修兌現。

孫翔洗好澡,胡亂擦了擦頭髮,就跟同房的隊長打了聲招呼,說是要在酒店網吧的個人包廂裡過,周澤楷沒多想,點點頭當作知道了,孫翔該慶幸隊長性情寡默,要是再多被問個幾句,他隨時會說溜嘴,不管是他真實目的地是葉修房間這件事,還是他將要在那裡過滿整夜的計畫,或者是他跟葉修正在交往的事實。

孫翔一路把玩手上葉修給的房門磁卡,喜形於色。這趟蘇黎世行收穫太多,他回憶著大賽,也回憶著和葉修……這是第一次能這麼光明正大和葉修相處那麼久,認真接受他的戰術指導也是第一次,今天甚至要第一次過夜了,忍耐著不雀躍跳著走已是極限。

刷卡進門,孫翔打了聲招呼,穿過玄關就見葉修已經躺在床上等他了。葉修剛洗完澡覺得涼,便縮在被子裡用牆壁大螢幕看視頻,抬眼看見孫翔的頭髮還濕著,搖搖頭:「你萬一發燒被限制出境怎麼辦?」指揮孫翔去拿毛巾,順勢給他擦了擦。

到了這骨眼,孫翔什麼都好,葉修擦得有些粗暴也很舒服,一聲不吭任由他,這股興奮情緒葉修自然察覺到了,姑且無視。今天他要兌現的只是「一起過夜」,怎麼過可沒說好。

「好,差不多吧。」葉修將毛巾隨手晾在床頭櫃上,拉開棉被一角拍拍彈性極佳的床墊,孫翔立刻像訓練有素的大型犬跳上指定位置,捲著被子躺到葉修旁邊。

還真的會緊張。孫翔用力眨了幾次眼睛,順著自己亂掉的呼吸,沒想到卻聽見旁邊的葉修懶洋洋地說:「好,晚安啦。」還抬手一按把除了空調之外的電器總電源都給關了。

啥?

孫翔在黑暗中瞪大眼睛,遲疑了好幾秒反應不過來。

啥?

反應不過來。

啥?!

怎麼能就這樣說晚安,難道你就沒有半點期待……孫翔忽然覺得自己可以當流行音樂填詞人,但現在最要緊的是他不能就這樣說晚安。但直接說出口孫翔總覺得面子掛不住,好像都是他自己一頭熱。難道你不期待?難道你對我沒感覺?無論如何都問不出口。

「欸葉修,真睡了?」

「真睡了。」

「騙誰!這不是沒睡嘛!」

「這不就正要睡了?」

「……」

孫翔一時接不上話,錯過了開口的時機。他的眼睛漸漸適應黑暗,憑著透進窗簾的月光可以看清天花板的雕紋。心中原本的興奮變成緊張,緊張又再被失望蓋上,然後他腦袋一片空白,發呆了十多分鐘。

「欸,葉修,睡了沒?」孫翔的生理時間只感覺過了幾秒鐘,他重新問了一遍。

「‥‥」

沒有回應。

「葉修?」

還是沒有回應。

「……葉修?」孫翔擺頭過去看葉修正躺著的側臉,發現他眼睫毛還挺長的。

「睡了。」冷不防地葉修也擺頭過來還睜開眼睛瞅著他,孫翔的心怦怦急跳,好像做了什麼壞事似的,那種緊張的感覺又回來了,手心滲出汗水。

「想嚇死誰!」

「我才想問你是想吵死誰,不說以為你藍雨的。」

「這干藍雨什麼事?」

「好好好,快睡,這麼好的床可不是天天睡得到,晚安啊。」

葉修伸手過來拍拍他的腦袋,這下孫翔又說不出話來了,望著葉修重新闔上眼瞼的側臉發呆,等他稍微回神,又是一個十多分鐘。

「葉修。」這次孫翔特意壓低音量,像呼吸那樣輕。

「……」

「葉修,你睡了?」

「……」

「真睡了?」

「……」

「……唔。」

孫翔撐起身子,震動著耳膜的心跳聲像催促著兵團出陣的太鼓聲,他又慢慢低下身,目標葉修的……臉頰,先臉頰好了。孫翔吞下口水和必死的覺悟,就算剩最後零點幾趴的血也要輸出到最後一刻,如今只有前進,破釜沉舟,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小朋友,你想幹啥?」

「───!」

葉修瞇著眼睛,含著笑意,孫翔心臟就這樣被葉修掐著,驚嚇得叫不出聲,整個人誇張地往後彈,差點沒掉下床。

「這麼下流,想偷襲?跟誰學來的啊?」

孫翔的血液循環好上大約十倍,不僅臉頰根本全身都燒到不行,前一刻的覺悟已經是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孫翔決定後退,更準確地說是他下意識地選擇了後退,幾乎是基於本能的判斷,他旋身,左腳已碰地,右手臂卻被葉修抓住。

「欸、去哪呢你!」

這一手倒是會心一擊,孫翔僵直著,葉修看不到孫翔不爭氣的表情,卻想像得到。他想像過,孫翔一定也想像過,而現實不符想像雖然是理所當然的,真正面對又是另外一回事。

「就來做唄。」

「……欸?」

「都特地洗好澡等著了,就來做唄。」

孫翔回頭看見葉修與平常無異的嘲諷笑臉,在不知道是異國月色太美好還是其他符合孫翔期待的原因之下,顯得特別有感情,亦顯得有特別感情。

孫翔再度聽見戰鼓聲,他前進、前進,然後閉上眼睛,血條彷彿出了BUG負負得正似地逆著走,葉修的鼻息搔得他心頭很癢,順勢跟葉修一起倒回床上,然後發現把葉修圈在自己手臂間竟是這麼有成就感的事。

「呵呵。」葉修輕輕笑,揉著孫翔仍帶著濕氣的頭髮。

「你對我可以老實點。」孫翔悶聲說著,語氣彆扭,與其說是生氣抱怨,在葉修看來更接近撒嬌,雖然這麼形容一個即使年紀比自己小但體型比自己大的成年男子略嫌肉麻。

「好吧,我的錯,畢竟你是第一次,作為長輩我總得主動點……」

「什、什麼第一次!你就不是第一次麼!」

「是啊。」

「啥?!誰!跟誰!」

「唉,第一次有點氣氛好不?」

孫翔還意會不過來,逕自受著打擊,又是一波僵直。

「好吧,就來介紹一下我之前的對象--」葉修邊說邊解開孫翔褲頭的扣子和拉鍊,孫翔還來不及阻止,葉修已雙手並用很靈巧地掏出孫翔的傢伙來。

「───嗚!」雖然驚訝,直接的刺激還是讓年輕的孫翔忍不住屈服,兩手依舊撐在葉修兩側,既沒阻止也沒有閃躲的意圖。

「真年輕啊……」葉修低聲嘆了口氣,孫翔的東西在他手裡以倍速成長,以至於他自己或孫翔都沒發覺因緊張而微顫的指尖有多誠實。

「葉修……」孫翔的呼吸一下子就亂了,自己碰跟被別人碰──那個別人還是那個葉修──簡直天壤之別,第一次什麼的話題已經消失在九霄雲外。

「還可以吧?陪了我好幾年呢。」

「啊?」

葉修看孫翔被摸個幾下就腦筋轉不過來的傻樣,換他覺得心頭癢。騰出一隻手拉開孫翔支撐著的右手臂,孫翔重心不穩,差點整個壓在葉修身上,最後是撐住了,還就著剛剛好的距離接吻,因為太興奮,情不自禁連舌頭都伸了,自然得兩人都沒意識到這是第一次。

孫翔本能地進入狀況,好像被賦予了特殊使命的右手往下學著剛剛葉修的套路,照顧起了葉修的分身。

兩人時不時像嘆氣一樣輕喘,邊觀察彼此的反應邊模仿對方的操作和手勁,短短幾分鐘就摸透了過去幾年和右手之間的『親密關係』。

「葉修、不行……快要……」

「嗯?什麼不行?可以啊,我給你接著。」

「接、接個頭!」孫翔猛地挺起上身,挺立的東西滑出葉修的手掌心,「還、還沒完!要做到最後啊!」

「……」

難得葉修無語了。他現在也已經習慣了房間的暗,可以看見孫翔的表情,那可謂壯士斷腕般毅然決然。葉修愣是愣沒想到孫翔已經想到之後去了,畢竟是第一次,同性總是有比較麻煩的地方,本來互相愛撫很舒服就足夠了……原本是這麼想的,但看看孫翔,反芻他說的話,葉修對體溫明顯上升的自己的生理反應最感驚訝。

「你那什麼表情?」孫翔皺眉,「諾,你看,我都準備好了。」

「啊……嗯……」葉修看著孫翔從褪到膝蓋處的褲子口袋裡掏出套子和攜帶型潤滑液,不得不再次感嘆年輕人的行動力。

「所以說你那什麼表情啦!說來做唄的可是你喔!事到如今不准說不要!」孫翔可能沒自覺語氣愈來愈像孩子耍任性,雖然大腿之間很有精神的東西一點也沒有兒童該有的可愛。

孫翔俯下身吻葉修,頗有阻止他做任何發言的意思。事到如今不准說不要,這淺淺的只感覺到嘴唇柔軟和門齒堅硬的幼稚的吻傳達著這個堅定的訊息,葉修失笑。事到如今,說不要也太矯情了。葉修的手這次將自己的和孫翔的握在了一起,孫翔的腰明顯縮了縮,立刻又不甘示弱地挺回來。

「孫翔。」

「嗚……」

一切都很好,月色撩人。孫翔忍耐著,好不容易撬開潤滑液的瓶蓋,胡亂倒了一大坨在手心,一些滴到床單上也顧不著,整個手掌往葉修的臀部去,葉修緊張地繃緊身子,反射性地閃躲,孫翔的手從哪裡過來就往反方向閃。

「呃、我說孫翔小同志…你現在是…」葉修雖然也想過這個可能,但想像跟實際操作總是不一樣,需要的覺悟不一樣。

「……」孫翔一語不發,欺身過來就想堵住葉修的嘴,葉修投降,擋著他的肩膀說:「換個姿勢好做些。」

孫翔默默聽話,拉開了距離讓葉修自己喬姿勢。葉修出走多時的羞恥心忽然歸來,他先是背對孫翔,盡量迅速地去掉下身多餘的束縛,然後趴下。想像中這樣看不到對方應該會好過些,但其實沒有,其實並沒有,與其說完全沒有不如說是反效果,葉修把臉埋進枕頭裡一不作二不休抬高臀部,就這樣,孫翔盯著這個快三十的大叔的屁股,再次感受到想像跟現實的差距。

是到底要做不做。葉修的羞恥心已經很久沒有達到這個極限的數值,才想瞥一眼孫翔在等什麼菜吃,卻撞上剛靠過來的那顆腦袋。

「呃!」葉修悶哼一聲,反射性地轉回跟枕頭親,孫翔卻豪不在意地吻他耳後,好像他原本就瞄準好的。

飯店洗髮精和沐浴精的味道,香得很不真實,但仔仔細細地還是嗅得到葉修慣嗜的那種香菸味,孫翔努力在雜陳的甜膩中尋找那苦味,一開始他很討厭,現在呢?

「葉修……」

孫翔沒有意思地喚,葉修的下肢卻起了明顯的反應。事到如今,真的無法回頭。孫翔倒無暇發現葉修的反應,他忙著撩起葉修的上衣,與他體溫一致的潤滑液濕滑得恰到好處,無法解釋為什麼當他的手從尾椎往臀辦之間滑下時,葉修會有種彷彿觸電的感覺。

「呃……」

揉著入口,不小心似地伸入食指的三分之一指節,除了緊沒有其他感想。孫翔口乾舌燥,竟無法控制地俯身去吻葉修的腰啊臀啊甚至張口輕咬。葉修一下緊閉著眼又覺得觸覺被放大而又瞪大眼睛,只是埋在枕頭裡是一片黑暗,而他仍選擇不看。可能想讓葉修放鬆,孫翔還幫忙套弄葉修縮下去的分身,不知道是看片學的還是臨機應變。葉修的大腦也差不多罷工,畢竟所有腦容量都被羞恥心塞爆了,什麼都不想,也不能想。已經是第三根手指了,一切都很好……

「葉修……」葉修又聽見孫翔在他耳邊叫他,他茫茫然側過頭,很軟的深吻,他才意識到孫翔整個人覆在他背上。對方的心跳比自己的還清晰。有什麼出去了,換上別的,抵著入口,剛剛他摸了好一陣子的,他還記得,只是熱度和硬度又升級了。

「呃、嗯唔—……」葉修的呻吟又被孫翔吻著吻著隨著交換的唾液吞進去,無法適應的異物感讓他擠出生理的淚水,就是孫翔把整罐潤滑液都用上了,只是讓進入到最根部時發出的肉體碰撞聲更顯淫靡而已。

「啊嗚……」孫翔喘得更大聲,尤其在往後抽時,儘管只是被緊緊勒住的感覺,快感卻是來自全身。不知何時他的汗已經讓上衣緊貼在身上,他單手往上掀只能脫一半,腰一扭,他又自然而然與葉修前胸貼後背,沒有任何意思地張口輕咬撞著他胸膛的肩胛骨。

正當葉修覺得啊不行了,分不清楚痛的是哪裡,孫翔忽然猛催油門,也放棄了葉修的背,挺著身子抓著葉修的臀部抽送。

「啊、孫、孫翔、等──」那種難以解釋的觸電感覺如浪潮間歇然而不規律地襲來,葉修拱起背,本能性地接受著,餘光他瞥見自己有了明顯的生理反應,潤滑液和分泌物混在一起變成黏質性更高的液體,沿著大腿流下。

「嗯呃──…」葉修的漸入佳境孫翔也確實感受到了,意識到時已為時已晚,腰桿憑著本能動著,直接在裡面吐精。

「呼……」孫翔抱著葉修倒躺回床上順著氣,葉修則徹底沒了力氣,任由孫翔往他淚濕的眼角又吻又舔的。

「啊,是不是會痛?」

「……這問得有點晚啊。」葉修無奈苦笑,但看孫翔大概進了賢者模式,露出從沒見過的喪氣表情,忍不住心軟,抬手將孫翔因為汗而又徹底打溼的前髮往後梳,親吻他眉間,像安慰孩子,更像安撫寵物,雖然孫翔歸不了任何一種。

孫翔撇撇嘴,似乎不太滿意,又爬起身來。葉修懶懶地看孫翔又想做什麼,未料他竟然又往自己下半身去。

「等!」

「換我來。」

「啥、等──嗚!」葉修咬緊牙根才不至於發出太奇怪的聲音,因為孫翔竟然掰開他的腿,毫不猶豫就把他的東西含進嘴裡。

孫翔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大叔的屁股跟大叔的小弟弟,光是字面就足以讓人倒退三尺,實物卻讓他難以把持,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興奮什麼,只要是葉修的就連大叔的肩胛骨都很性感,太可怕了。

「孫翔……你真的是‥都跟誰學壞了?」

「嗚凹喔呃你──」「要辦事要說話選一個!」葉修今晚可真是體驗足了各種第一次。

孫翔離開了一下,看一眼葉修,再看手中還是沒什麼精神的小葉修,決定不廢話,專心辦事,邊套弄著邊含住前端,積極而確實地給予刺激。

葉修深深倒抽了口氣,想逃開腰卻被孫翔緊緊抓著,隨時抓到空檔還到處亂撓,恥骨的凹側和腰際最軟的那塊肉,葉修推著孫翔腦袋的手愈來愈無力,後來就像撫摸,指甲刮著耳骨時,孫翔自己又硬了。

「噗!」

葉修一驚,這聲音無疑是從那裏發出來的,而且還有東西流出來的感覺。他覺得很不好,剛剛累積的熱度一下降了一半。

「我看網上說要摳出來不然會壞肚子,我來幫你。」孫翔的語氣莫名雀躍,一下子就插入中指。

「咦?但是…那個…套子呢?」

「嘿嘿,不小心給忘了!」

「靠!」葉修發自內心罵了一聲,但孫翔才不管,就著方才的成果一下子又探進三指,技巧還顯著提升,與口活一同搭配進攻,不可不謂絕妙…葉修覺得眼角濕潤,絕對不是錯覺,身體正慢慢習慣那從來沒想過的刺激,並且接受,甘之如飴。

不消數分秒,葉修終於繳械,渾身酥軟再起不能。高潮後的解放感徹底麻痺葉修的思考能力,以至於孫翔欺身過來索吻時也沒在意這張嘴才剛剛給他口交過。被動地承受著孫翔小鳥般的輕吻啄了好幾次,葉修才回了點神。

「呼…真心建議你換個職業,小流氓一個。」葉修掐住孫翔的臉頰,無奈自己也真是明知有坑仍往坑掉,只見那章魚嘴吐出了一句:「這次從正面來,我想看你的臉。」

「……啥?」

孫翔一手端起葉修的膝窩,顯然已經殺紅了眼,不知何時衣服也早脫透,可謂萬事俱備,不消東風!

「啊…等……」

「放心吧,這次我有記得戴上了。」

這到底是要他放哪顆心,葉修半自棄地閉上眼睛接受命運,卻被孫翔以為索吻的暗示,很自然地貼了上去。

算了,這樣的發展也不能說是在想像之外。


完。



後記:
OMG
雖然今天已經三號,但孫翔生日快樂,俺沒有這麼記得一個角色的生日並且堅持打賀文過,聽說你今年十三歲,太美味了(危險
這麼喜歡翔葉結果沒有好好打過一次兩人的ABC,今年下定決心一定要全壘打,結果就是這樣
俺眼睛好累,昨晚太晚睡。
喔。
俺根本不想回頭看俺打了什麼鬼,但明年俺一定會覺得自己真棒!(爆
人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希望明年的俺也能抬頭看著天空露出笑容或流下眼淚。
題目 : 全職高手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