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UNLIGHT同人

Tags: UNLIGHT  UL  艾伯李斯特  艾伯  艾依查庫  艾依  軍犬眼鏡  艾依x艾伯  艾依艾伯  

Comment (0)  Trackback (0)

艾依艾伯*【回憶之幾】

*網頁紙牌對戰遊戲 UNLIGHT(UL)同人創作
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小小短篇集中



【回憶之一】

艾依想起艾伯曾經對他這麼說過:「因為你記得我,所以我活著。」

他說,在這裡的一切都是虛偽,只有他記得他,記得從出生開始,他們就共同分享過的時光,而那些才是真的,才是他活著的證據。

所以他說:「我不會死的,除非你把我給忘了。」

艾伯說的,艾依都明白,卻無法像艾伯那樣,擺出堅定而毫不動搖的表情,即使理性接受了,令人難過的事不管怎樣還是令人難過。

知道艾依從小就是如此不善於偽裝跟說謊,艾伯緩和了表情,伸手搥了下好夥伴的臂膀,說道:「好了,你這種陰鬱的表情會讓我爆笑的,傻子。」

艾依並不領情,雙眉蹙緊,一把抓過艾伯毫無防備的手腕,說道:「我絕對不可能忘記你。」

艾伯斂眸,然後告訴他︰「所以我不會死的。」

堅定無比。

「我也不會忘記你的。」艾伯輕喚他的名字:「艾依查庫。」

「是的。」艾依刻意恭敬地回應,是為了不讓自己脫口而出那些說不出口的話。

沒關係的,即使你把我給忘了。我會為了記得你而活下去。因為記得你而活著。

**

【貴婦女的日常】

艾伯李斯特是帝國的偶像。說的更準確一些,是帝國貴婦女(年齡10-50)們的偶像,只要是他有出席的宴會,必定造成轟動,這次也不例外。

艾依查庫狩獵著會場上的美食,一方面以客觀的角度觀察著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他的任務不同於直接與政商名流應酬交際的艾伯李斯特,而是低調地,首先嗑掉一盤新鮮的冷盤。

「羅斯巴爾德先生,不好意思可以請問一下麼……」一名年約二十後半的小姐拎著厚重的裙襬來到艾依查庫身邊。

艾依查庫漫不經心地答了句:「請說。」

「請問…巴爾茲先生在哪呢?」

大概是很期待想和艾伯跳上一支舞吧。艾依查庫默想,他用叉子指向會場旁邊的小道,說道:「他幾秒前才剛去廁所呢。」

「廁所?!」小姐花容失色。

「呃…『方便』?」艾依查庫努力找著比較優雅的詞彙,但小姐仍一臉驚懼。

「怎麼會這樣!巴爾茲先生為什麼會去那種地方!」

「呃…這…我想…是人都會去的吧。」

「不!巴爾茲先生去那種地方做什麼!」

「呃…這…我想…不是小的就是大的吧。」

「不!!巴爾茲先生才不會做那種事!羅斯巴爾德先生好壞心!」小姐梨花帶淚。

「……」

艾伯李斯特是帝國的偶像。只是身為他貼身好友的艾依查庫有時候會有點害怕,總覺得大家眼中的艾伯李斯特好像已經成為很不可思議的存在了……


**

【貴腐女的日常】

貴婦女們的下午茶時間。

「我想那應該錯不了的。」

「就是說啊!大家都在傳呢!」

「我昨天託羅斯巴爾德先生送信給巴爾茲先生,果不其然他馬上變得心情超差的啊!臉整個垮了下來!」

「哎呀討厭!」

「妳好壞啊!」

「巴爾茲先生有親口說,他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哎呀青梅竹馬!」

「是啊是啊!還有、巴爾茲先生提到羅斯巴爾德先生的事的時候,那表情真是溫柔啊!好羨慕羅斯巴爾德先生!」

「就是說啊……不過羅斯巴爾德先生也只看著巴爾茲先生呢,不管怎樣貌美有地位的小姐向他搭話,都愛理不理,但跟巴爾茲先生說話時可就不同了…」

「呵呵,眼底有光啊!」

「呵呵,真美的同袍情啊!」

「呵呵…真美……」

「呵呵呵…」

「呵呵呵呵…」

另一方面,昨天莫名其妙被當傳信使的艾依查庫也正好向好友艾伯李斯特抱怨了這方面的事。

「說實在的很煩人!」

「……抱歉。」

「吼!為什麼是艾伯道歉啦!更煩人!」

「嗯…老實說我也不太懂那些女性在想些什麼…」

「唉唷!誰叫你對每個人都那麼好,肯定是誤會了吧。」

「也不是,只是很普通的禮貌應對…」

「你是這麼想那些女孩子可不是這麼想啊!」

「嗯…不過…我是不太懂她們是期望我如何回應。」

「啥?艾伯你…你有這麼遲鈍麼?」

「你自己看看。」

艾伯李斯特將小姐給的信推向艾依查庫。艾依查庫興趣缺缺,瞄了一眼後卻受驚似地瞪大眼睛仔細閱讀起來。

「……」

「很奇怪吧,直問我和你之間的事呢。」

「……艾伯……」

「嗯?」

「……呃,算了,沒事、沒事。」艾依查庫拍撫著自己的胸膛,有種好像明白了什麼卻又不願意承認的複雜心情。

**

【切腹】

「艾伯,來比一場吧!」

「想打敗我麼?艾依查庫。」

習慣的開場白,今天兩人也各自為了自己獻上忠誠的聖女之子而拿起武器。

然而今天的情況有點特殊。

「艾伯,你不要動,站著給對方打。」

「艾依,你就盡情的打吧!」

人偶少女果決地下達命令,艾伯和艾依徒然不知所措。

「可是、大小姐!」

「這樣打有什麼意思!」

「少囉嗦。」

「聽話,不然沒有晚餐吃。」

「……」

兩名身著筆挺軍服的戰士卻敵不過矮他們半截以上的人偶少女,他們毅然決然面對面。

「艾伯,抱歉了……」

「嗯……情非得已。」

艾依猶豫地舉著槍,艾伯則委屈地低著頭,勉強將劍架在身前防禦。

「幹嘛,又不是要逼你們玩親親。」

「艾依你別爛骰了喔,速戰速決。」

真想叫那兩個人偶少女閉嘴。兩人眉毛挑動,百般忍耐。人死了真的很多事情都看開了。

決定攻擊力18。艾伯受到了1點傷害。第1回合結束。

決定攻擊力15。第2回合結束。

決定攻擊力19。艾伯受到了1點傷害。第3回合結束。

「……」人偶少女們互相使了個眼色,讓艾伯主動拉近了距離。

「大小姐?」不是只要站著不動就好了麼?艾伯困惑地看著自家人偶少女給了他一張劍1。

「敲敲狗狗。」兩個人偶少女異口同聲地命令道。

「……」兩人立刻明白是要讓艾依查庫使出憤怒一擊,艾伯勉強提起劍。

決定攻擊力11。艾依受到了2點傷害。
(憤怒一擊)決定攻擊力20。艾伯受到了1點傷害。第4回合結束。

「……」

「大小姐,歹勢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艾依轉頭本來想吐吐舌頭俏皮地打混過去,人偶少女的表情卻不是普通的臭。(儘管客觀而言她還是那平常的一號表情但艾依看得出來她很不爽。)

「再敲一次,用力一點!」

「艾依查庫,抱歉了。」

「不會,艾伯,你就再用力一點吧!」

決定攻擊力13。艾依受到了八點傷害。

「什、這也太用力了吧!」艾依查庫勉強站穩了腳步,忍不住批評道。

「知道痛了吧!」兩個人偶少女很是得意,艾伯視線漂移,又低聲道了歉,然後抱著劍用只有艾依查庫才聽得見的音量說道:「所以就不用客氣砍過來吧。」

「嗚嗚,艾伯,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做這種事不可啦!」

(憤怒一擊)決定攻擊力30。艾伯受到了3點傷害。第5回合結束。

「……」

艾依查庫只好跟著自家聖女之子一起無言。

啊啊,今天沒有晚餐了,要用怎麼樣的說法才能讓艾伯看他可憐分他一些呢?艾依查庫重新整頓好架式,心裡想的都是這些。

**

【使人墜入愛河的不擇手段】*人偶少女x艾伯李斯特(爆

「艾伯李斯特。」

「怎麼了?」

晚餐後,艾伯李斯特陪人偶少女出來散步,才剛走出玄關,人偶少女扯著他的大衣衣襬,做為停下來的暗示。

「我想去。」人偶少女豎直食指,朝上指著天空。

「……」

於是艾伯李斯特找了梯子來,背著人偶少女爬到了大屋的屋頂,大約三層樓那麼高的地方。

「謝謝。」人偶少女伸手,用那關節分明而質硬的小小手掌抹去艾伯李斯特額際勞動過後的汗水。

「不會。」艾伯李斯特微微一笑,意識到自己並不討厭做這種事,反而很喜歡,也覺得有些意外。

「想來這裡做什麼?」艾伯李斯特問。

「看星星。」人偶少女回答,抬起頭往天空看去。

艾伯李斯特跟著抬眼,在一望無際的黑藍色夜幕上頭,滿天的星子被倒翻似地胡亂散著,月亮在比較遠的地方,靜靜地以柔和的銀光作為這個世界的照明……是很美的星空。他不禁感嘆。讓他想起小時候。只有小時後才會像這樣自然地仰起頭,單純為了眼下美好而感動。

「好美。」艾伯李斯特才剛讚嘆,卻發現人偶少女的視線轉而落在他身上。怎麼,難道他說了什麼奇怪的話麼?

「雖然星星很美,但是,艾伯,」人偶少女平板地念著,像是照本宣科,艾伯李斯特一愣,看著人偶少女用兩隻手捧起他的右手,低下頭在手背上用嘴唇輕輕一碰,然後再用原本缺乏抑揚頓挫的語氣說道:「在我眼裡你更加美麗。」

「……呃?」

可不可以有人來解釋一下剛剛發生了什麼事?艾伯李斯特懇切地想著。

「這是對喜歡的人做的事。不是麼?」人偶少女睜圓了明亮的雙眸,與其說是天真,不如說是絕對的無知。

「是誰告訴妳的?」

「艾依查庫。」

「唉……不該問他。」

「不是我問的。他先找我做練習,我才問的。」

「練習?」

「他說這是想要對你做的事,因為你是他喜歡的人,想讓我給他當練習,這樣真正對你做的時候才不會結巴。如果這是對喜歡的人做的事,那我也想做做看,所以我們就互相練習,這樣。」

「……」

「不喜歡麼?」

「……沒有不喜歡。」

艾伯李斯特伸手拍了拍人偶少女的小腦袋,對於方才聽到的疑似摯友的告白竟然有股想笑的衝動。真奇怪啊,為什麼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呢?

**

【俺到底有沒有打過犬眼鏡咬咬啊】*好像有耶ˊ~ˋ 

左手壓住艾依查庫的胸口,右手從大腿內側滑至身體中心的部位,艾伯李斯特動作迅速得不給艾依查庫驚訝或拒絕的時間。

「艾、艾伯……那個就是啊、我想還、還是算了……」

艾伯李斯特抬眼,鏡片後的金瞳銳利如鷹,艾依查庫乖乖地抿唇閉嘴。

「明明是你先說的。」右掌包覆艾依查庫的股間,同是男人艾伯李斯特知道要怎樣摩搓可以讓那最脆弱的地方感到舒服。

艾依查庫閉起眼睛,光是知道對方在摸自己的那個地方就已經忍不住有反應了,他無法想像若真的對方幫自己口交那會是什麼感覺。雖然這樣說好像有點微妙,不過他是第一次。

感覺到性器勃起的形狀,艾伯李斯特輕揉幾下後拉下拉鍊,將硬挺的男性性徵掏出。

「……唉…」艾伯李斯特輕輕歎了口氣,在感到害羞困窘之前先想到這種行為的不明智。充血的陰莖其實是很脆弱的,竟然放心讓別人放進口中,萬一受傷了怎麼辦。

「嗯……」相反地艾依查庫發出忍耐似的悶哼聲,性器也跟著在艾伯李斯特的掌心輕顫脈動不已。

艾伯李斯特嚥了口唾液,無法避免地傳染到艾依查庫的興奮,瞅著那漲紅的男根,才開始有些後悔。服侍男人啊,還真是想都沒想過。

不過話已經說出口也做到這地步了,沒有半途退縮的道理。下定決心傾身湊近,意外地沒有難以接受的異味,沒有多加思考就伸出舌,從根部往上舔至頂部,艾依查庫挺直腰,抬手遮住嘴巴,只是這樣一個動作就讓他興奮到不得不遮掩自己呻吟不然會害羞的地步。

總覺得有股成就感。艾伯李斯特繼續單手捧著艾依查庫的性器,邊仔細舔舐著,用舌尖感受那紋理和皺摺,包括他每一次興奮的顫抖。

「啊嗚……艾伯、不要看我……」

還知道害羞呢。艾伯李斯特忽然覺得好笑,繼續抬眼直盯著艾依查庫羞澀的反應,沒有自覺自己的身體也跟著熱了起來,變得衝動。

舔去頂部泌出透明體液,艾伯李斯特張口,一口氣含入半截,小心地不讓牙齒碰到它,一邊繼續舔弄而吮吸。雖然這種行為缺乏理性,只有人類的性愛會這麼做,不過大概也是表現互信的一種方式吧。艾伯李斯特感受著口中那碩大熱度,有些心醉。

「啊、!不、不行……」艾依查庫伸手想阻止艾伯李斯特,卻控制不了力道,反而是壓著艾伯李斯特的後腦杓往下,把剩下的半截也擠入對方口中。

「唔嗯!啊……」直抵喉頭的催吐感襲了上來,艾伯李斯特忍不住抬頭,離開炙熱口腔的性器卻在一陣激烈顫抖後噴出了白濁。

「哈啊……」艾依查庫癱軟地往後倒,在高潮餘韻中恍惚,腦中還只有艾伯願意為他口交這件事。

「……」艾伯李斯特的眼鏡鏡框滴下黏稠的白液,他呆愣地看著被精液覆蓋的視界好幾秒鐘,才緩緩伸手摘下眼鏡,再用手背抹去額頭和臉頰沾到的地方,但即使擦去了,那溫度和黏著感仍清晰。

「艾依查庫。」

「咦……哇!艾、艾伯!」聽到艾伯李斯特冷然的聲音,艾依查庫猛然坐起身。

「眼鏡,竟然弄成這樣。」

「哇哇哇、艾伯……對不起……」艾依查庫慌慌張張地抓過自己丟在床頭的襯衫,擦拭艾伯李斯特的頭髮。

「什麼、我連頭髮也沾到了麼?」

「……嗯……」

「艾依查庫。」

「對不起,我錯了。」

「你頂到我了。」

「……啊哈哈‥」

艾依查庫傻笑著,把被自己毀掉的眼鏡用襯衫包著丟到床頭,在艾伯李斯特想要下床之前,雙手雙腳並用總而言之是用盡全力地把他抓回來反壓制在自己身下。

**

【終止線】*死後世界。艾伯李斯特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哭呢?應該是眼鏡破掉的時候吧。

艾伯攀住我的肩膀,緊緊地攀住我的肩膀,用力得好像在生氣,但我知道他是在哭泣。

就在剛剛我們找回了最後的記憶的碎片,臨死前的畫面鮮明得就像上一秒才剛死去(或許這麼說也沒有錯)。

「艾伯,換個角度想想嘛,如果我們好死的話,就不會再在這裡見面了。」我也就不能和他說我生前一直不敢說的話了。

「……」我隱約可以聽見艾伯努力壓抑但仍溢出的抽噎聲。雖然很對不起他,但是我忍不住笑意。

多久沒看見艾伯哭了呢?應該說,我有看過他哭麼?好像沒有耶,真可怕。艾伯真不是人啊,他從來不會哭(不會在人前哭)。

「艾伯李斯特是智勇雙全的帝國騎士,冷靜、睿智、自信……」

「我、沒有你想像的那樣!……我…不是個強者……沒有你的話……的話‥‥」

艾伯推開我,眼眶盡是淚水又有點暈紅,好可憐啊。我意識到我也開始哽咽起來。我從來不是個善於忍耐的人,跟艾伯不一樣,我不懂什麼叫做含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該收斂。深呼吸,我也開始淚流不止。

「我知道……哈哈……我知道的啊……」我乾笑著,眼淚卻愈流愈多,連鼻涕都快流下來了,很是狼狽地吸著鼻子。

我們都沒辦法再像最初那樣嗚哇嗚哇地哭泣了,只好緊緊擁抱,把那些哭喊塞進對方胸口裡面。

我知道,我知道艾伯也一定知道。

等我們哭完這場之後,對我們而言就是一個新的開始了。

**

【現行犯】*死後世界

一直待在室內也不是辦法,所以我臨時動議,放下書本只帶了劍,擱著大衣,輕裝出門。雖然外頭太陽很毒辣,不過今天有風,且院子有不少植株,雖然大多是沒辦法提供涼蔭的矮灌木就是了。

或許是太久的安逸日子讓我忘記了一些應該要記得的事情,天真地讚嘆今天還真是個好天氣,天空藍得像懸在天空的海洋,下意識地無視風中夾帶著的濃重水氣。於是那懸在天空的海洋就開始往下流洩了。

「唰---」

令人瞠目結舌的傾盆大雨。太過突然,我忘了躲避,等我意識過來,已經全身濕透了。不過這比汗水濕黏的感覺好太多了。沒什麼不好,或許。我想。

不過我沒能享受這感覺太久,他拿著傘跑啊跑啊氣喘吁吁地跑向我身邊,明明撐著傘,卻完全沒能遮到他自己,背、四肢、胸腹和頭髮全都淋濕了。

「你撐傘怎麼撐的。」

「艾伯!你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出來啦!」

竟然對我兇。而且講的話也亂七八糟。

「我又不是會迷路的三歲小孩或是沒人在旁服侍就會渾身不舒服的大小姐。」

「你是一個人出來我就會擔心的艾伯啦!」

「……我有那麼弱麼?」

「弱的是我。艾伯,你看你都淋濕了。」

「你還不是。傘,為什麼只拿一把?你難道不是為我送傘來的麼?」

「呃……對喔。」

「……」

「啊哈哈…」

他傻笑著,水藍色的左瞳瞇成一條線。

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我和他都早就熟知這種渾身濕透的感覺。雖然那個時候浸濕衣服的並不是雨水。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軟弱的是他的決心。軟弱的是我們的靈魂。

「傘收起來。」

「咦?」

「傘收起來跑回大屋去還比較快,開著傘礙事,反正撐了跟沒撐一樣。」

「咦--好歹、有不會淋濕的感覺嘛。」

「但事實上已經淋濕了,我們都是。」

「還是艾伯只是不想跟我撐同一把傘因為會覺得害羞?」

「完全不懂你的思考邏輯。」

「那就這樣撐回去。」

「……」

即使我已經渾身濕透,他還是把傘全遮向我。看著他被豆大雨水不停拍打的肩膀,忍不住想把傘搶過來自己撐。

「你撐傘怎麼撐的!」

**

【前科犯】*死後世界

艾伯李斯特在不吵醒艾依查庫的前提下小心翼翼下了床,伸手往床頭撈了一件白襯衫,甩平後俐落地套上,兩手臂套進袖子後他唔了一聲,平常應該剛好遮住手腕關節凸骨的袖管今天卻忽然短了一截。

艾伯李斯特瞇細眼睛輕輕打了個呵欠,似乎不以為意,仍是把釦子扣上了,把外衣套上了,領帶也繫上了,在披最後一件大衣時艾依查庫終於下床了。

「早。」

「呼啊--…艾伯早…」

看艾依查庫還很想睡的樣子,艾伯李斯特確認領帶首在領口中間、尾正對衣服中間線之後,說那我先去大廳了,聽見艾依查庫懶洋洋的回應聲在他走出房門之後尾音還沒收好。

艾伯李斯特不禁莞爾,奇妙地有種懷念的感覺。

到大廳後,聖女之子已經在長桌的那頭優雅地啜著紅茶,大部分的人也都已經到齊了。

「晚了呢。」聖女之子在影子侍從替艾伯李斯特拉開椅子請他入座並且擺設餐點時,淡然地說著,只是陳述一個事實,其中沒有任何他意,艾伯李斯特不置可否地微微欠身,先喝了一口咖啡。

不久艾依查庫也來了,見他神色慌張地自己拉了椅子坐到艾伯李斯特身邊,聖女之子抬眼一瞧,卻見他扯著艾伯李斯特持叉子叉著沙拉菜葉的右手,說著很不小聲的悄悄話:「欸欸、艾伯你襯衫穿錯了啦!你絕對穿到我的了!」

「嗯。」

「不是嗯啦!這樣不是會被大家發現那個我和你呃那個……就是…我昨天晚上跑去你房間睡的事…」

「就在現在這個瞬間大家都知道了。」

「咦!」

拜託、白襯衫穿在外衣裡面誰看得到啊,穿錯就穿錯啊!大家不禁各自在心裡大肆吐槽,但真正能做的也只有繼續默默吃早餐。

**

【浸淫】*犬眼鏡生前


艾依查庫乍然坐起,額際冷汗沿著眉廓在眼角凹陷處停留,彷彿泫然欲泣。

與他同床共枕的艾伯李斯特幾乎同時地緩緩隻手撐起上身,用空著的另一隻手輕輕摟過艾依查庫的脖頸,任那金黃柔韌的髮絲纏捲他的手指。艾依查庫也溫順地放鬆,將沉重的身體託付給艾伯李斯特的肩窩。

「艾伯……」艾依查庫喚著,聲音乾啞像彈出彈匣散落一地的空彈殼那樣空虛,大概是意念太過急切而生理還反應不及,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做夢了?」艾伯李斯特悄聲問,艾依查庫繼續大口大口地喘息,只以點頭做回應。

艾伯李斯特梳著艾依查庫的頭髮,感覺到冷汗蒸出的冰涼水氣,肥皂香混合著他的體味,艾伯李斯特雖然擔心艾依查庫,同時卻又逕自覺得安心,畢竟此時此刻在懷裡的他還是如此溫熱。他明白艾依查庫不惜埋進夢魘裡的恐懼是來自於生之渴望。

「夢到什麼了?」

「……」

「不能說的內容麼?我們之間還有什麼不能說。」艾伯李斯特垂首,以額貼額,半瞇著眼睛好看清艾依查庫漂亮的水藍色眼仁,永遠是那樣率直的澄澈。

艾依查庫閉上眼睛,稍微側過臉,以頰貼頰,在艾伯李斯特耳際嘆息般低語:「喪禮。我夢見……夢見了你的喪禮。」

「那真不錯!」艾伯李斯特朗聲說道,像是聽見了前線勝利的報告,「你知道麼?現實總是和夢境相反的。」

「嗯,我知道。」艾依查庫的呼吸恢復平靜,張開雙臂擁抱住艾伯李斯特,帶著他一起側著跌回枕頭上。

艾伯李斯特輕笑了幾聲,因為艾依查庫正玩鬧似地啄吻著他的脖頸,比起情趣更覺得搔癢。

「抱歉,吵醒你了,艾伯。」

「是誰吵醒誰還很難說。」

「艾伯……」

「好了,晚安吧,把握可以休息的時間。好麼。」

艾伯李斯特比平常還要溫柔地勸著,艾依查庫默默地以在唇上清純的覆吻做為答覆,兩人一起閉上了眼睛。

他們忖度著破曉的時刻,那對他們而言雖不至於是救贖至少是片刻的解脫。否則只要是夜晚,即使聽著彼此的呼吸聲入睡,只要眼瞼垂下,那裡展開的是只剩下他們兩人的混黑世界。

現實總是和夢境相反的前設是美麗的,所以他們不惜對彼此不誠實。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