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其他作品同人

Tags: 伏見猿比古  宗像禮司  K  猿禮  伏見x宗像  室長說的都是對的  

Comment (0)  Trackback (0)

猿禮*【大約等於】

*K二次同人創作。伏見猿比古x宗像禮司
動畫13集後續。
已經不知道在做什麼了……(←


伏見注意到了宗像的眼鏡鏡片有了裂痕,而淡島則注意到了宗像的雙手浸著觸目的鮮紅色,她知道那不是他自己的血,但一雙漂亮纖細的眼眉仍下意識垂擰成深深的憂慮。

伏見在旁靜靜看著淡島拿出雪白手絹,宗像接過手絹的同時大概收緊力道握了淡島兩手,她楞了楞,眼神瞬間從副室長變成因情感波動而動搖的年輕女子,在宗像露出平常溫和然而有距離感的微笑道謝,並讓手絹印上猩紅指紋後,淡島才覺得失態般搖了搖頭凜然道:「不會。」

宗像低首垂眸看來認真但動作顯得漫不經心地翻著手絹,很快它變成幾乎難以想像原本是何等潔白的一片血紅。伏見繼續面無表情漠不關心似地觀察著,但在他發現宗像在大致擦去血漬的同時輕輕嘆了口氣時,他不免覺得驚訝。那個嘆息含著深深的疲倦,那個眼神卻是悲傷鬱悶到懷著恨意似的。伏見頓時意識到所謂青之王終究還是個人呢。

室長贏了!不知道是誰先高聲喊了出來,大家便一起騷動了起來,樂不可支地彷彿要即刻辦場盛大慶功宴似的。伏見當然毫無興趣地冷冷旁觀,看著宗像極不由衷地翩翩笑著。伏見咋舌,別過頭去,右手下意識撫上胸口,那作為赤之王族屬的印記消失了,卻不如他曾多次想像過的那樣感到解脫,因此更加煩躁。

無論如何,曾經的赤之王周防尊已不在了。


幾天後,伏見為進行例行的報告敲了室長室門,在得到口頭應許後開門的瞬間,他的五官因不可內藏的嫌惡皺成一團。

「不知道原來您會抽煙。」

「呵,當然,因為平常是不會抽的。」

「所以現在是非平常,是麼。」

「……」

「煙味很臭。」

「抱歉。」

「您道歉也沒有用。」

「……抱歉。」宗像苦笑著把煙撚進已有許多煙捲殘骸的玻璃淺皿中。

伏見垂眸逕自關心報告書上的文字,宗像難得往後躺滿了椅背,歎了口氣道:「真是毫不留情呢,伏見。」

「只是覺得看上去很寂寞的您有點噁心。」伏見露骨地表現出厭倦,抬眼卻意外對上宗像盡失平常冷靜的驚訝眼神,被傳染著也莫名地慌了起來。但那也只是一瞬間,一次眨眼後整個世界就又恢復了常態,足以讓人否定那短暫的不正常。

宗像依舊是那令人搞不清楚為何而笑的微笑,伏見漸漸習慣視這種微笑等同於面無表情。青之王的嗓音沉穩溫和,比起命令更善於說服:「倒是伏見,你看上去總是很寂寞呢。是有想要回去的地方麼?」

「……是啊,」伏見瞇細眼睛,不愉悅之外還有近似敵意的怒氣:「想去個不用工作的地方。」

「呵呵!」宗像難得大聲笑了出來,「真是令人安心呢。」

「……」伏見默然,在意識到今天的宗像確實不同平常的同時,驀地想起周防尊。

那是個強大可畏的男人,彷彿是天生的王,他強大的威迫感不僅來自於那紅色的超人力量,更是因為他的眼神和氣質。伏見從來都不喜歡他,不管是吠舞羅內部對赤之王幾近盲目的崇拜,或是彷彿總是目中無人、自在無拘的赤之王本身,都讓伏見在嫉妒同時感到不屑,或在不屑的同時感到嫉妒。

之後伏見遇到宗像,曾經一度覺得所謂王大概就是這麼回事:被敬畏、被膜拜,不為任何事曲眉折腰,獨自穩坐在最高處,以俯視的方式看著自己以外的人。伏見持續地感到嫉妒與不屑。

伏見眨了眨眼,重新省視眼前的青之王。青之王與他僅隔著一張四方桌案,上面疊滿文件,平常墨水和茶攪和在一起已顯和諧的氣味如今被菸草侵略,刺鼻變得更刺鼻,苦澀變得更苦澀。案頭一張文件署名室長宗像禮司。這裡沒有人稱呼這個人為王,而名他為「室長」,僅只是字面上的不同,其意義似乎就完全不一樣了。與其說大家站在室長的後面,不如說室長站在大家的前面。從上下變成前後,垂直變成水平。在周防尊死後,伏見更加深刻地體會到,赤之王和青之王兩人是無比接近卻又如兩極般截然不同,在平面看上去是同個點,但在立方空間裡,他們的距離卻最為遙遠。

「伏見,稍微為我解解惑如何?」宗像伸手接過報告書,同時丟給伏見事實上沒有選項的問號。

「嘖。」伏見只能咋舌。

「你想他們會怨恨我麼?讓他們的王在白雪裡永眠這件事。」宗像淡淡說著,但沒有笑容的撲克臉卻反而讓話語顯得謹慎重要。

「不管他們會不會,都改變不了他們對此無能為力的事實。」伏見直覺而答。就算那些人真有怨恨,沒有了赤色之力的他們與平常人無異,遑論與青之王相比。況且只要不是笨蛋的話,就應該早有所覺,周防尊的毀滅幾乎是註定好的事。

「真是毫不留情呢,伏見……那麼你呢?」宗像抬眼瞅著伏見,對比後者總是老大不爽的表情,宗像忍俊不住般微笑起來。

「那個男人對我而言只是曾經的赤之王,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任何意義。」

宗像輕輕咯咯笑著,伏見依舊不確定他是為何而笑也早已放棄一一探問,只知道他笑得很開心,那也就罷了。儘管常常對方愈開心他自己就愈煩躁。

「不坦率卻很誠實,真不錯呢,伏見。」

「請不要胡說八道了室長。」

「謝謝。」

宗像直瞅著他笑,認真的語氣和不習慣的詞彙,簡直令伏見發窘,只能不自在地撇過頭。撇過頭的瞬間他又後悔了,何不乾脆轉身離去比較好,這樣豈不像是他在害羞似的。思至此他更加用力地擰緊了眉頭,憤憤地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熱了起來。

伏見只好嘖了一聲,繞口令般快念道:「那麼失陪了。」正要轉身卻又被叫住:「啊、伏見!」

「走之前順便幫我把這個丟掉,不知道方不方便呢?」

「……」

伏見冷冷看著宗像將玻璃淺皿輕輕往前推,那人畜無害到明顯在裝傻的笑容格外可憎。

「整個處理掉也沒關係麼?」

「請。」

伏見不滿地想著自己沒有必要做這種事,但又在這猶豫中徹底明白自己別無選擇。


完。


後記:
真是莫名其妙……噢、怎麼辦!(躺平)

俺覺得尊大人和室長之間是把彼此當作一種……難得在這個世界上可以相對而言的平等關係(???
室長覺得他們是朋友,尊大人不知道怎麼想,姑且不論了,但就算不知道兩人過去發生什麼事,室長對他確實仁至義盡。
室長很了解身為王他要做些什麼,相反地俺覺得尊大人就是搞不明白的人(爆
雖然俺很認同王是孤獨的這件事,但室長應該還懂得分開身為王的自己和真正的自己。所以他在他的辦公室裡毫不隱藏但有區別地塞進自己喜歡的東西。他是有私心的,卻知道如何與「公」分離。
室長好帥胚囉胚囉(咦?!
反正俺就是盲目崇拜室長嘛(放棄一切(←
很想要猿禮幸福快樂,但就如友人所云:很困難。
俺甚至覺得俺應該打不出猿禮滾床。除非有更多官方資源吧…至少讓俺看side:blue……!!俺未看先掉善禮(爆)但這對根本沒同人我的媽XDDDD
唉,可是俺好喜歡…情竇初開小女友般的伏見喔QQ(頹毛得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題目 : K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