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黑子的籃球同人

Tags: 黑子的籃球  綠高  綠間真太郎  高尾和成  綠間  高尾  遊廓趴囉  

Comment (1)  Trackback (0)

綠高*【良宵】(上)

*黑子的籃球二次同人創作,綠間x高尾
近代日本架空☆遊廓設定。因為俺懶得把其他人塞進來所以這個世界黑子的籃球的要素只有綠間跟高尾兩個人既沒有黑子更沒有籃球(爆
某天早上走路上學時俺忽然覺得應該來弄一弄。結果愈弄愈長…



即使是在日出之國,每天每天那太陽還是得向西沈落隕歿。

當柔和的橘霞暮色被靛青夜色蠶食鯨吞,這條街正開始醒覺過來,充滿著急欲行的令人振奮的活力。此家彼家張燈結綵,要辦什麼謝神慶典似的,但氣氛卻有說不出的詭譎,謝的對象可能不是神而是妖,儘管究竟兩者有什麼不同是誰也說不上來的。

穿著露膀便於工作的短和服的男人們點亮門前的燈籠,互相瞥了一眼,笑著欠身互道一句:「夜安。」與其說出於親切的善意不如說只是一種習慣罷了。

木造樓房一幢挨著一幢,大部分不是二層就是三層,一條街從頭走到尾左右兩邊的景致都大同小異,令人有重複無盡之錯覺。樓上的窗戶紛紛向外敞了開來,送出脂粉和女性體味相融過後酸甜如莓酒的氣息,整條街在橘紅燈籠下變得慵懶而醉人。

有女人伸出纖細白皙如羽的手輕輕攀在窗外的鏤空欄柵上。她穿戴華麗,好幾重的和服綢緞和講究的頭飾沉得令她無法高仰起頭只能垂著首、懶洋洋地倚著木欄,臉上白粉紅脂,倒是恰到好處地凸顯了她的青春美貌。斂著眸子,她往下先從左到右俯視了整條街一次,最後聚焦到在自個兒樓下忙著開門佈置的年輕人身上。

「和。」

「嗯?」

聽到熟悉的暱稱,年輕人抬起頭,自然無造作的中分黑短髮之下是稚氣未脫的少年的臉龐,他今年滿十七,身材已經具有成年男子的標準,那五官更顯不夠成熟。樓上的女人剛好雙十,雖然才差三歲,年輕人在她眼中卻像幼弟那樣值得疼愛。女人沒有多說話,只是瞇起細長的鳳眼微微一笑。

「我知道、我知道,等我把店子張好馬上送飯上去!嘿咻!」黑短髮的年輕人捲著袖子和下擺,看起來有些吃力地把厚重的布簾掛上門樑,再回頭確認簷下的燈籠燭火充足後,脫了屐跑進屋裡。

此時樓上的女人愈來愈多,大多是一副剛睡醒的表情,但身上的裝點倒沒絲毫馬虎,也各個美得足夠以神之名做比喻,但其中使男人拜倒的魔力或應屬妖。她們向鄰近的女人交換各種眼神,那裡面究竟是友好的還是包裝在友好裡的惡毒,底下來來去去的男人們──或屬於這條街作使用人稱之,或只是偶然來之號以過客──是從來也搞不清楚的。

被喚作「和」的黑髮年輕人屬於前者,是這條街無數遊廓之一的「宵」的使用人,原名「高尾和成」,不過在這裡大家管他叫「和」,方便之外也是某方面而言的「約定」,讓他原本的名字可以乾乾淨淨完完整整地在應當使用的時後被使用。

高尾穿過主廳的紙門,跳進低了約兩個階梯高度的灶房,將已事先準備好的小餐几拿上手,再咚咚咚地爬上二樓,給樓上的女人送飯。二樓隔成數間小和室,住著七個女人,等於七張小餐几,所以高尾必須這樣上下來回跑七次。不過早已習慣的他並不以為辛苦,最怕是遇上女人心情不好的時候。

「和,謝謝你。」

「不會!辛苦了!」

高尾順利跑完七次後心滿意足地拍拍胸膛順著呼吸。今天大家心情都很好的樣子,這可是好兆頭,幾乎可以保證今天的生意平安順利。

「和,你也去吃飯吧。別因為天暗得比較緩就鬆懈了。」裝扮明顯比樓上女人們要樸素得多且年逾中年的女人以吩咐般的淡然口吻說道。她是管理遊女的人,在「宵」裡的權力僅次於鮮少露面的店主,臉上這處那處浮出歲月的痕跡,卻仍是有著獨特風韻的女人,以至於即使沒有多餘的妝抹或衣飾仍魅力非凡,淡漠的神情中卻有大方磊落的氣度。

「知道啦,媽媽。」高尾熟練地應著,像遊女們一樣稱她作媽媽。這間「宵」,不管對樓上的遊女們而言、還是對高尾而言,抑或是對「媽媽」而言,都是難以名之為「家」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適切詞彙可指稱的棲所。


夜晚降臨,外頭開始熱鬧起來。高尾一天從中午開始工作,晚上反而是最輕鬆的時段。他要做的頂多是送送茶酒,媽媽忙不過來的時候再替著招呼客人,或者有什麼意外狀況的時候隨機應變,除了最基本也最輕鬆的送酒外,遇到後兩者的機會很少,大部分時間都在主廳端正跪坐著,視客人的外掛質料和花紋來決定屈身的角度和低頭的時間。

於是觀察客人就變成一種樂趣。外掛通常能決定客人的身份和頭銜,但真正決定這個人是不是「恩客」,卻得把他整個人從表情到腳步都觀察過才能做初步判斷。而至於品行,高尾一直都拿不定標準。所以最近他給自己出的作業就是試著至少評論看看一些常客是怎麼樣的人,然後再不經意地去向樓上的女人們求證。講來是挺無趣的,但對高尾而言做起來莫名地有股成就感。或許是出自於對這些過客的背景的好奇吧。那是他只能任憑想像馳騁的世界。

今天的第一組客人是以商販手段高明而成為地方望族的綠間家老爺。才經營到第二代,卻已富可敵國、他人無法望其項背,且為人慷慨不吝嗇,又沒有以名利做囂張跋扈行徑的藉口。雖然綠間當家來這條街的次數並不頻繁,卻是街上街下每個人都熟悉且極渴望能獲垂青的貴客。他甚至在高尾上酒時會說「辛苦了」並給他些許賞錢,高尾喜歡他也是理所當然,一般人對使用人都是視而不見的。

「承蒙親臨。」高尾兩手伏地,額幾乎貼平在手背上,他不確定老爺有沒有看向他,不過憑他走進店裡那瞬間臉上的笑容和腳步的悠閒,可以知道他今天心情不錯。高尾迫不期待地想要端著酒緊跟在他身後,抬頭卻發現老爺身後跟著的不是常見的庸俗商人都有的扁嘴薄唇,而是和老爺一樣有著一頭顯眼綠髮的年輕男子。男子身材高大,五官卻很俊秀,鼻樑上還掛著眼鏡,有著即使高等文官也難以企及的書卷氣質。不過高尾最在意的還不是他和老爺的關係或是他的外表,而是他的表情。

嗚哇,看起來超不愉快!高尾驚嘆。綠頭髮戴眼鏡的年輕男子禮貌地跟在綠間當家的左斜後方,但表情卻很難看,好像就直接拿大楷毛筆在臉上直寫了老子不悅四字。高尾揣想這大概很像自己前陣子弄壞肚子連瀉了好幾天卻還是得工作時的表情,極盡不情願之能事!

八成是被綠間老爺子、他老爸拖來的吧。這種事並不鮮見,父親帶兒子、叔叔帶姪子、哥哥帶弟弟甚至有爺爺帶孫子的,不過被帶來的人通常不是赧紅著臉像個羞答答的閨秀就是興奮得像垂涎帶骨肉的野狗……或許這形容是有些過份了,不過高尾自己是覺得很貼切。然而方才那張不甘願到顯得倔強幼稚的表情真是前所未見,高尾一想起來幾乎要爆笑出聲,抿緊唇瓣才總算勉強忍了下來。

綠間當家好像和媽媽交代了一些事情便逕自上樓去了,媽媽朝自己走了過來,高尾機敏地站起身,以為要備酒了,卻拿到了一串錢。平時在工作時幾乎不苟言笑的媽媽竟語帶明顯笑意地說:「綠間大人要你煮紅豆湯呢。」

還真是奇怪的要求。高尾撇撇嘴,倒也沒多說什麼,收下錢就乖乖到伙房裡煮紅豆熬甜湯。紅豆沒那麼快煮爛,於是高尾確定柴火暫時不會滅也不會過旺後,又回到主廳。接著陸陸續續進來了幾位常客,高尾都沒心情仔細看,只在為了暖酒跑下伙房時,會積極地檢查紅豆湯可以端上去了沒,一心想看看那綠間家的少爺現在是什麼表情。

說不定已經被姊姊迷得暈頭轉向了?或還是那副閻王都不一定有的嚴峻又僵硬的表情?如果是這樣的話,說不定是姊姊給迷得暈頭轉向了。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除了那表情臭得令人難忘之外,那眼鏡難遮的好看五官也是令人過目不忘。

對花街沒有興趣,甚至面有厭倦之色的美形年輕男子,八成是心底早有個「本命」了吧?還是只是單純今天不是個時候麼?又或者是覺得這種地方就是令他渾身不自在?高尾邊舀了兩碗紅豆湯放到餐几上,邊胡亂猜想著。

端著湯小心翼翼爬上二樓,在最大的雙開紙門前,高尾端坐好,裡頭傳來綠間當家爽朗的笑聲,在高尾等著適合發聲的時機時,就聽到那正直壯年的男人沈厚的嗓音喊了一聲:「和,紅豆湯可好了嘛!」高尾忍不住笑意,難掩雀躍地應了聲是,邊維持著禮貌輕輕拉開紙門。

「就直接拿過來吧。」

「是的。」

高尾邊將餐几送到當家面前,邊快速掃視了房間一遍。兩名遊女分別跪坐在兩側,一個抱著三味線一個腳邊放著舞扇,綠間當家在正中間,而他的兒子坐在斜左後方,當家自在地盤坐,兒子卻是正坐,從沒有男人光顧花街還如此謹慎拘禮,而他的表情還是一樣冷硬,高尾覺得有趣之外,甚至覺得無奈了。不過兩位姊姊倒是怡然自得,掛著不比樓外明月遜色多少的柔美皎潔的笑,與她們相處已久的高尾判斷得出來那是發自內心而非敷衍應付。大概除了因為當家是恩客之外,兒子雖然掃興,但那美好的容姿儀態看著賞心悅目也是原因之一。

高尾照慣例,呈上餐几稽首後,便轉身匆匆離去不多打擾。但他沒有漏聽綠間當家對他兒子說的話:「這下你最愛的紅豆湯也有啦,不笑一個嘛?你這個傻小子!」原來那紅豆湯是要給兒子喝的而且還說是「你最愛的紅豆湯」呢。高尾跑下樓的途中總算受不了,噗哈笑了出來。

「瞧你笑的。」媽媽皺起眉頭,倒也忍不住勾起嘴角微笑了。大概她早就知道紅豆湯是綠間當家為了他兒子才特別要求的吧。

於是綠間家的繼承人在高尾心中的評價是「來花街只想喝紅豆湯的男人」。這麼無趣到有趣的人大概不會是個壞人吧,看上去潔癖但也可以說是有原則,雖然和綠間當家除了外貌之外不太相似,但還是能夠成為優秀的次代當家吧,總有一天娶個可能家有爵位的純真小姐回家,再生出下一代當家延續綠間的姓氏……

而他大概再也不會來這裡了吧,反正紅豆湯在家就喝得到。大概以後也不會再見面了吧。高尾心想。


然而三天後,綠間當家又來了,後面也同樣跟著他的兒子。高尾因為驚訝,迎接的鞠躬慢了幾秒鐘,這次更能清楚地看見兒子的表情,雖然還是沒有露出一丁點或羞澀或期待之情,但也不能說他是心情不好的樣子。面無表情,就像是走進一般他沒什麼興趣但逛著至少可以打發時間的商店一樣。

該不會這個人本來就是很少笑的吧?情緒表現比較壓抑?綠間當家從來沒這麼頻繁光顧過,若不是兒子想來,也沒道理這麼快就再來,況且這條街上的遊廓兩隻手都還不知道數不數得完,會頻繁光顧同一家基本上都是衝著特別喜歡的遊女。

這就叫悶騷麼?高尾心想,覺得這個詞和那端正的五官放在一起莫名地有笑點,嘴角差點失手時,招呼完綠間父子的媽媽又走過來,給了他一串錢。媽媽沒有多說話,高尾眨眨眼睛點點頭,收下錢就跑下灶房去了。

泡紅豆、準備甜湯,再把紅豆丟進去一起煮,最後覆上石蓋讓它早點悶熟。高尾邊做邊出神地想,那個最喜歡喝紅豆湯的小綠間──以小稱之和當家做個區別──為什麼要來「宵」呢?是看上了哪個姊姊呢?彈三味線的個性大方爽朗和當家很投緣,擅長舞扇的氣質婉約又細心溫柔。高尾直覺是後者,不過也說不定出乎意料地是前者,也有可能是兩者皆是呢。

不過高尾知道自己不可能知道哪一個才是正確答案。像上次一樣舀了兩碗湯的同時,他不禁反問自己:為什麼想知道呢?

高尾呈上擺著紅豆湯的餐几,用眼角餘光發現幾件令他驚訝的事。第一陪侍的姊姊不是上次那兩個,第二那小綠間好像在看他。高尾以為自己偷看的壞習慣被發現,覺得困窘,只能趕緊低下頭去,就像個稱職的使用人一樣不敢多打擾客人,碎步匆匆離去。

回到主廳,高尾深呼吸後歎了口氣,手撫在胸前才發現自己心跳極快,和小綠間對上視線的瞬間竟令他莫名羞恥。他邊順著呼吸邊漸漸明白自己為什麼那麼在意小綠間。明明他和他大概年齡相差無幾,卻在同一個城市裡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他並不是覺得嫉妒,頂多有點兒羨慕。心底萌生和小綠間成為朋友的想像,這就是他感到羞恥的原因。



待續


後記:
噢不!!!!!!!
俺還是忍不住沒辦法單篇完了……煩耶!!!!!打上待續兩個字就有棄坑的預感(凎)明明俺已經把情節都想好了……
小說課事件要說沒有影響真是騙人的…唉,俺真是纖細敏感容易受傷啊☆(←
還是想打很多故事可是明顯變得猶豫了。
好想學畫畫什麼的其實根本就是一種逃避吧,真是懦弱啊…
重點只是俺好想要買宮高本喔(咦?
還有柚太北鼻的綠高H本……(←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感覺好久沒打後記了,還真的不知道該打些什麼了呢……
題目 : 黑子的籃球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