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有話想說

放文這樣那樣。

Category: 其他作品同人

Tags: 伏見猿比古  宗像禮司  K  猿禮  伏見x宗像  室長說的都是對的  室長命  室長廚  全力讓猿禮幸福快樂隊  

Comment (0)  Trackback (0)

猿禮*【少年不識愁滋味】

*K二次同人創作。伏見猿比古x宗像禮司
這次本格地要來談戀愛了!!!!!
俺已經放棄組織故事所以就小短篇好了(爆


【在積雪以上的世界】

軍靴在看似柔軟的白雪上踩出喀沙喀沙沈重的低音,剛下過一場暴雪的街道有接近世界末日的風情。東京法務局戶籍課第四分室的室長宗像禮司帶著隨侍──儘管本人極力反對這種說法也絕不承認──伏見猿比古以關心民眾的熱心巡視著,儘管一路走來還沒見到一隻鳥更遑論一個人。

「沒有半個人呢,大家是被埋起來了麼?」

「差不多那個意思吧。出門前要先處理門前的積雪也夠嗆的了。」

「嗯……這樣啊。」

「室長您門前的雪永遠不會是您要處理的問題所以肯定無法想像吧。」

「是呢。」

「……」

伏見低下頭,幾乎是習慣性地不悅皺眉然後咋舌,覺得剛剛自己呼出的白氣真比拿鈔票丟進火鍋裡煮還浪費,可以統統吃回來該有多好。下次絕對不要再理這個總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的電波上司了!這種想法幾乎成了伏見的座右銘。所謂座右銘嘛,就是不放在桌前就會忘記,就算別在胸前也還是做不到的一句話。

宗像不急不徐的腳步像在散步一樣,不過那姿態又凜然不亂,既是隨興又是嚴謹。一些崇拜他的人說這就是王的氣度,伏見倒是不以為然。如果這個男人在想什麼別人都不明白的話,其實就等同於這個男人什麼都沒在想的意思。即使說是「王」,也只是靠個莫名其妙的石板來決定,難道每個人都相信石板的決定麼?在這之前說石板有決定的「意志」便是一件荒謬的事。人們信仰的只不過是力量罷了。

所以只要誰能把這個男人殺死,證明自己的力量在他之上的話,青之王宗像禮司的價值瞬間就會比自己呼出的白氣還要不值一提了。想想不久前被宗像斬殺的周防尊吧,在這條街上,究竟還有多少人記得他?可能最記得他、最惦念他的,還是這個青之王宗像禮司吧。

「伏見在想什麼呢?」宗像再放緩了腳步,和一直與自己保持約兩步距離的伏見能齊肩而行。

「……什麼都沒有。」於是伏見也跟著放緩腳步,硬是要拉開兩步之差。

「是這樣的啊。」宗像微笑應著,面對伏見拒絕的態度既不覺得不滿也沒有要進一步詰問的意思,但也不是沒有任何反應。這反而使伏見不知所措。非A即B、A似C則C必異於B等正常邏輯完全沒辦法套用在他身上。

伏見再咋舌。告訴自己,聽好了,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下次不管這傢伙說什麼,都不要再陪他了,不管是上街還是做什麼,都不要再妥協了。至少不要是單獨。

「呃!」「哎呀,伏見的手好溫暖呢。」伏見怔然,左手被纖長的冰涼包覆,才發現宗像在自己的左邊,在還有一步之差的地方,伸出右手牽起了他的左手。拇指按在手心,四指嵌著手背,要說牽手也是有點彆扭。

宗像冰涼的手指吸著伏見手心手背的熱量,讓後者覺得冷,前者卻覺得溫暖。

「嘖!你手也太冰了吧!你還活著麼?」伏見幾乎反射性地出聲抱怨著,但還是讓左手被宗像抓著。自己對這個男人到底是沒有反抗之心的事實,伏見是沒有自覺的。

「伏見,請使用敬語。」

「……恕我失禮。」被宗像厲色叮囑,伏見極不可耐地闔上眼瞼,聳了聳肩膀之後卻把宗像的右手給握緊了。

「呵呵。你知道麼?手冰冷的人表示內心很溫暖喔。」宗像瞇眼而笑,語氣透著不客氣的喜悅。

「有人會自己說的麼……」伏見覺得無趣地別開視線。

「我要說的是,那麼反過來而言呢……伏見。啾。」「……!」溫熱的柔軟感觸伴隨清晰到不真實的啄吻的聲音,伏見猛地後退好幾步,喀沙喀沙響的軍靴簡直像雪鏟一樣清出兩條紊亂的小道。

「哎呀,會不會逃得太遠了呢?」

「……能不能請您稍微看看狀況行事?」

伏見用左手背擦著左臉頰,恨恨地瞪著宗像。心跳頻率高漲又血液沖紅臉頰的理由姑且可以用憤怒這個心情概括解釋。

「是指什麼呢?」

伏見憤憤地看著宗像依舊是那麼優雅從容地微笑著,就站在原地,朝自己伸出右手。眼前的這個男人大概什麼都想到了,其實等同於什麼也沒想。他想起曾經在哪裡讀過一句像繞口令般的哲語:無為而無不為。

「嘖!」這次一定是最後一次。伏見心想,重重打舌一聲,繞到宗像的左側,用右手牽起他的左手。

「哎呀,右臉頰也想要來一下麼?」

伏見撇過頭去不予回應,卻沒自覺自己的右臉頰整個毫無防備。

「真冰冷啊,伏見。」

「……那就趕快回去吧,室長。」

宗像微愣,明明冰冷是在說伏見的態度,伏見的回答卻好像是針對環境而言。是真的會錯意呢,還是變相的害羞邀請呢,大概問出口伏見又要生氣了,於是宗像只是又再笑了開來。

**

【提問】

「室長有什麼討厭的東西麼?」

「嗯……哪方面而言呢?」

「嘖…那就吃的好了。」

「這樣的話,大概是難以入口的東西吧。」

「籠統……」

「是伏見問得不夠具體啊。」

「……那麼就像現在我和室長您在這裡的情況之下,沒有其他人會來干涉,也沒有其他多餘的要素有可能影響這個情況……我要做什麼您才會覺得討厭呢?」

「這看似具體其實更籠統啊,伏見。怎麼了,為什麼想讓我覺得討厭呢?」

「您覺得討厭的話,會生氣麼?」

宗像瞇眼而笑:「那麼要看你為什麼要讓我生氣囉。」

「……」伏見下意識握起了拳頭。他實在看厭了宗像皮肉上只堪作修飾的笑容,如果能看他生氣失控的樣子不知道該有多好。

宗像瞅著他,好像在重新審問一次「為什麼?」。伏見厭惡地皺起眉眼,不想回答,更是不能回答。

**

【答覆】

楠原剛殉職一百天後,宗像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點起了焚香。伏見不太懂那是什麼種類的香而又有什麼意義,只覺得有股悼念的氛圍。但除此之外整個組織仍照常地運作著。

宗像發現在做口頭報告的伏見似乎很在意在角落燃著的焚香,毫不客氣打斷了報告,問道:「說起來,伏見應該是沒有見過他的吧。」

「……是。」

伏見是在楠原剛殉職後才轉入特務隊的,不管是他還是楠原都資歷淺得沒有機會相遇。不過那件事就算伏見不願意也知道得很詳細,在SP4裡已經傳得像是傳說般、具有無限膨脹的故事性了。有些人恐懼,有些人為此慷慨激昂不能自己,覺得自己也應加強鍛鍊以成為室長的劍、室長的盾……至於伏見,他只覺得無趣。他正處在因為找不到何謂意義而輕易貶斥所有意義的時候。大家對王的信仰與服從便是他最為不齒的意義。

「先說,我是絕對不會幫你擋劍擋子彈的。殉職什麼的,饒了我吧。」伏見以不客氣的態度、口吻表現自己的獨立不依。

宗像看著眼前這個聰明的、還可以稱作少年也不過份的年輕人,露出溫和的笑容說道:「那真是令人安心呢。」



完。


後記:
放置很久了,就如前面所說,俺懶得把這些片段組織起來了OJZ
看完青組小說之後,就更喜歡宗像了。煩耶!(喜歡宗像的俺自己很煩
小說也把伏見的年輕才智有一番陳述。
俺印象深刻是伏見面對宗像和善条衝突而豪不動搖,還有看到宗像的達摩克雷斯之劍嘲諷地笑道「真是的,大得離譜啊」而他只是從遠處看到一小部份而已(真想看原文啊(痛(←
總覺得伏見很誠實,真的很可愛耶吼!煩耶(覺得伏見很可愛的自己很煩
小說確實不錯,但如果沒有動畫俺應該會覺得這三小(爆)但如果沒有小說,只看動畫也會覺得這三小……到底K要不要好好做好一系列的、架構完整的東西出來呢?
小說中的宗像還是一個青之王,根本就不是個「人」。
小說以這句話作結「青王宗像禮司。他的存在,足以成為命運的霸者。」因此看完小說宗像禮司就像康雍乾三個盛世皇帝一樣那麼遙遠(爆
對比之下就會顯得伏見真的很可愛(邏輯迷子
兩人一比之下就像大人和小孩,但並不一定大人就比較厲害,小孩就比較笨,而且也有可能看起來像大人和小孩其實卻是小孩和大人(?????
俺心中理想的猿禮差不多就是這樣(哪樣????
宗像禮司才24歲的事實。想想俺已經21了耶…咦?
唉,真想知道宗像是怎麼長大的。
另外在此感謝動畫死大腐讓兩個人一起忘年會。老實說比起妄想兩個人的基情,俺只是單純對還是有人願意陪宗像室長感到寬慰。(←老媽子視角
想到宗像室長想弄懂伏見為應付而做的簡單魔術,就覺得……潸燃淚下(爆
俺想宗像絕不會希望自己那麼讓別人難以理解,可不管他怎麼做,就是沒辦法消弭他和別人之間的距離感和「無法共有感」,大概是因為他是個王,且是個有自己理想與價值觀的王的緣故吧。
宗像廚乙!(自己說
請伏見同學加油吧!畢竟你一定會活得比室長久(爆
最美莫過於得不到的、不會有結果的愛情,您說是吧,哼哼哼(←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題目 : K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說不出口的

頹毛

Author:頹毛
我喜歡你。

最近在幹這些↓
蝦?
[全職高手]給葉神唱征服
[盜墓筆記]給小哥唱征服
[戰國無雙]大谷吉繼男女適用老少咸宜
[戰國BASARA]島左近的屁股是國寶
[Fate/Zero]綺禮配麻婆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大俱利伽羅、陸奧守吉行、蜻蜓切……都在我碗裡!

俺正在說
一步一腳印
搜尋欄
加啦加啦加啦加啦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2018